发新话题
打印

悼CHENYE[转自linmic(阿林)的博客]

悼CHENYE[转自linmic(阿林)的博客]

       认识近二十年的陈煜君2017年5月19日发的病,5月21日上午因他女儿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求献血”信息被转载,戏友始得知。初始不敢相信,因为从以前的微博到现在的微信,时有恶作剧,如果可以,我宁愿相信是有人恶作剧。可惜,不幸最后证实是事实,而且我们知道时,他已经历20小时的手术而重度昏迷。从此,牵动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的心,大家能帮上忙的、不能帮上忙的,均真诚祈祷他尽快康复。可惜,天多不从人愿,正在大家觉得他有好转的时候,六一儿童节接近结束的时刻,他突然就走了。倒下十几天,走得太匆匆,走得无语,走人令人痛惜,天愁地惨。
       有人说,四十到五十五这个年龄段是死亡危险期,身边还真不乏中这魔咒的例子,去年走的至亲和亲戚的至亲、今年走的一团某知名演员的哥哥(我的同届同学),前几年我的高中室友、初中女副班长,还有更早之前走的我父亲、我的姑妈,都是这个年龄段的。这魔咒是经过科学统计出来的,还是感性归纳,我不清楚。也许,这个年龄段走的更能引人注目吧,因为正当青壮之年且大多上有老下有小,突然倒下,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难言之痛,有未成年子女骤失依傍的令人吹嘘。陈煜君就是这样的情形,令人扼腕痛惜。
       陈煜这名字估计知道的人不多,虽然他在十几年前汕头电视台曾经做过他一期专题节目,关于他对潮剧的痴爱,以及穿街走巷对潮剧画册和音像的收藏。但提到CHENYE,相信喜欢潮剧的很多网友都会熟知。他是潮剧大观园(如今的广东潮剧院官网)最早的一批网友,因经常把潮剧唱词打字共享而受大家的欢迎。他和我当年因中午在聊天室聊戏而认识,约在林伯欣广场见面。他骑一辆黑色摩托车,我骑白的,在路边碰面,之后相谈甚欢。后来,我们一起约见的小生、一起约见的李四……潮剧网友的队伍越发壮大。
       网友们也许听过“四团”,也许知道我是“首任四团团长”,而“四团”的创始人严格来说是CHENYE,是他提供了早期一个唱曲佳处,是他招待参与“演出”的网友,是他的热情,使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相聚达濠,才留下“四团”的美名。而他,因为第一次聚唱抢唱第一首曲是“劝郎迁善”,被我们戏称为“青衣”,后来他发誓练声唱生曲,知他一段时间早起爬山练声,我们还少不了取笑他,后来他确实转了行当,不过还是经常抢旦曲唱,“青衣”这外号就再也抹不去了,直到现在。如果他能一直坚持早起锻炼,这次会不会就不会走呢?当然,这只是我在瞎琢磨。如今他肉身已走,而青衣外号将永留。那天和阿火一起送他最后一程,与他永别之后,我和阿火聊起达濠“四团”往事,两人印象最深的一次,一致是那次严寒天唱到凌晨4点、然后去CHENYU家里过夜那次,那次参加的人有现在在省外工作的腾辉兄,有在广州的CHARLESSM,还有李四以及我们仨,腾辉兄有事先走,余下的人都在CHENYE家过夜。当时伴奏带不多,所以唱完大家意犹未尽,唱完已没车坐,大冷天走下山,CHARLESSM带头唱芦林会,大家附和,这种友情让人一路都洋溢暖意。和CHENYE相知于曲会,有欢乐,有生气,有融洽,有摩擦,去年到今年,他多次招我组织曲会,因为忙一直未能答应他。今年五一节,他在达濠唱曲,招我参加,而彼时我带家人去厦门旅游,没能赴约。如果能穿越过去,恨不得夜夜与他笙歌,了却此憾。
       从他亲人发起“轻松筹”时起,我一直刷手机,一时希望尽早达成筹款,二是从善人们的留言中,阅读关于陈煜的一言半语。留言几乎一致均突出他是“好人”、“老实人”。从我认识他起,CHENYE一直忙于经营他的小店,电脑、音像、复印,到最后定位于专业印刷,他一直勤谨忙碌,足少出户,平时最远也就到汕头吧,多为生意张罗,偶为小聚放松,近年买了车,加上女儿到戏校读书,来市区多接送一项内容。小生出了《腔韵》专辑后,这张CD居然成为他唯一的车载音乐,真是友中一景。在他昏迷时,我们甚至天真地想,如果在他耳边播放这CD,不知会不会唤醒他呢?当然,这也是瞎琢磨。从这些留言可知他这几十年生意,能做到童叟无欺,殊为难得。记得有一次,他叫了一辆黄包车送一朋友去车站坐长途车,到站后他把来回的车钱先给车夫,嘱他等等,他送朋友进去坐车后就出来返程。等他出来,车夫早不见人影。他回来一说,我们气得一个劲骂他傻冒,他自己反而说算了,呵呵一笑置之。他就是这样一个真性情的人,以致经常被我们指责待人无原则无个性、对所有人滥用真诚等,不过他自己却不置可否。现在想来,做个好人,何偿不是他的原则?我辈自愧不如也。只可惜人生无常,天不佑好人!
       2017年6月3日是陈煜出殡的日子,寿终于47虚岁。葬礼比较简单,来的人也不算多,而戏友只有4人,也比我预想的少。阿火有来,倒是我没想到的,他说他一夜辗转无眠,天亮时决定还是要赶来送CHENYE这最后一程。大家洒几滴清泪,聊表朋友一场。结束后临行,本想安慰嫂子几句,结果刚开口就硬咽得说不出话来,只得匆匆挥手作别。
       他曲已终,人亦已散。逝者已矣,生者徒留回忆。少了CHENYE,也许我们的人生只是少了一道风景,但缺了CHENYE,我们的曲会永远缺少了那一种欢乐。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