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制作维护

 

 

 

香港潮商互助社音乐﹑戏曲艺术的发展

(一)

 刘福光

 

音乐与戏曲的传播

联合郢庐而具雏形

开始的十年(1930-1940)

战后社务恢复音乐呈现蓬勃(1945-1947)

 

音乐与戏曲的传播

音乐与戏曲是人类最具思想感情的表现,世界上每一个地区,中国的每一个民族,都有代表着地方民间的音乐﹑戏曲艺术。中国以外的我们统称为“西乐”;中国的我们称“民族音乐”或“传统音乐”。如北方的笙管乐,西安鼓乐、十番锣鼓、苗族芦笙乐、浙江舟山锣鼓乐、福建南音……我们广东有粤乐、潮乐、汉乐、琼乐、海潮音乐……等。

秦开始,历代皇朝讨粤、征闽,百姓迁居南移,在漫长的岁月中,中原古远的音乐文化不断传入潮汕,与潮汕的地方语言和民间乐调相互渗透、溶合,形成了一种自己的风格;明清以后,潮州音乐更承袭和融汇了“正字”“昆腔”“西秦”“外江”等剧种的戏曲音乐,不断演变发展,从而形成了现在这种丰富、完整,自成体系的潮州音乐、戏曲艺术,不停地在潮州人住居的地方传播着。

潮州音乐本主要是流行于潮汕各地,但由于吾潮先有“樟林古港”的形成,潮汕“红头船”之远航,开辟了潮人移居海外的途径;及后,汕头开埠,成为潮汕地区对外的通商口岸,建设港口,通行轮船,更加强潮州人与海外的联系。因此,音乐便伴随着潮人远涉重洋的足迹,植根于海外潮人的日常生活之中。香港也不例外,早在开埠初期,即有潮藉人士到港谋生,设立商行于文咸东、西街(南北行),永乐街及三角码头一带,成为许多潮人聚集的地方,音乐与戏院便跟着发展起来。

回标题

 

联合郢庐而具雏形

香港潮商互助社在1930年成立于永乐街136号三楼,听前辈们说:建社伊始,已先有音乐活动,由本社先贤陈逊予、温国英、黄丽生、郑习经……诸人于“工余暇晷(注一),集同好于一堂”活动于永乐街“聚益堂”,靠商行“买手”们的“抽佣”支持经费;后再与三角码头(德辅道西3号)有业余“唱家班”之称的“郢庐”人员结合起来,他们有许志时、王芷轩、李琴芝、周和初、郑百卿、庄公伟、姚景铨等等。演奏范围除潮州弦诗乐外,并有外江汉调音乐及汉曲演唱。音乐的发展,雅集式的结社,渐渐地,参加的人多了,除“买手”外,有经理、司理,也有东主,彼此间又出于业务的需要,要求有一个互通声气的机构,于是在陈逊予、王芷轩、郑百卿、李绍鹰、温国英诸君的策动下建起“潮商互助社”,潮商音乐亦跟着社务的发展,渐渐地走向健全。

回标题

 

开始的十年(1930-1940)

创社之初,以潮商互助社音乐队名称进行活动,是香港最早的业余音乐团体之一。音乐队长由陈逊予、李琴芝分别担任,余伏田、郑习经曾任司库员。根据社务规定,音乐队财政独立,所有费用自负责解决,(此项原则直至现在)。起初除在社中自娱外,逢有社务活动,如游泳队组织游船河,海浴会,社务庆典,音乐队便参加演奏助兴。1933年5月,捷顺船公司林俊璋君首次将轮船“水脚”抽1/100报效本社,其中一半给社常费,一半赞助音乐队经费,一时传为佳话。1937年3月,邀请澄海莲阳峰华国乐社及潮阳阳春园乐社来港参加英皇佐治六世加冕游艺,载誉香港,轰动一时。在此期间,亦聘得汕头公益社主鼓魏松庵到社辅导,使音乐艺术日见进步。至1941年二次世界大战时,香港沦陷,部份乐友纷纷回梓,流散各方,音乐活动陷于停顿状态,赖有留港热心者极力维护,不致完全解体。

回标题

 

战后社务恢复音乐呈现蓬勃(1945-1947)

1945年和平后,音乐曲艺组也随社务的恢复而重张旗鼓,理事会中正式设置音乐部,社友来归渐众,再呈莑勃。在港活跃分子陈逊予、李琴芝、蔡少初、黄雪峰、姚景铨、王文熙、王远卫、杨元松等九人是复兴“潮商”音乐曲艺组的中坚;另方面,在丘士俊先生的赞助下,先后由汕头聘得汉剧名师余绸、许叙乐、李少庚、蔡儒家、陈和安、陈焕圃、黄长乐诸先生到社传授汉剧知识,经常操练乐曲,一时间在名师的指导下,依照原来的音乐基础,再有汉曲的演唱,丰富了音乐部的活动内容。曾受邀出席香港私立南侨中学创校七周年纪念仪式演奏(1946),1947年1月3日与春秋业余联谊社(话剧)假必列啫士街男青年会礼堂义演,音乐訲义唱汉曲,为本社筹款购置寒衣赠送灾胞;同月31日出发到南华体育会演奏;4月4日到香港ZEK播音台广播汉曲“释曹”,由姚景铨饰曹操,林吕钦饰关羽,深获好评。同年7月26日参加“省港潮州同乡救济水灾委员会”换物会筹款义奏,为轸恤(注二)灾民,嘉惠桑梓尽力。

回标题

注一:暇晷,片刻空闲。

注二:轸恤,深切挂念和抚恤。

    (香港玲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