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版权所有

 

 

——记“深圳潮乐社”周年联谊弦乐之夜

深圳 笛子

     

    200318日晚,位于深圳罗湖区东湖丽苑的深圳潮乐社,迎来了多位享誉海内外的潮乐名家,名领奏黄壮茂、“冇弦王”施尔明、名扬琴刘楚岳和笛子名家黄乙丹先生,分别由汕头、广州赶来,庆祝乐社成立一周年联谊活动。

    20013月,潮乐名家王安明先生到深圳旅游。鉴于深圳潮乐爱好者人数众多,且不少经济状况良好,王安明向时任深圳局局长的池雄标先生和乐友郑克松、周七先生提出建议,深圳市内应该应运而生一个具备一定规模的潮乐社。

    经过一年的发展壮大,深圳潮乐社现在拥有乐手40多人,除原籍潮汕各县市人士外,省内其它地区也有热心人士参加。现任社长郑克松,主要成员有蔡越城、陈俊贤、周七、郭少克、蔡泽光、张庆祝、郑喜心等。购置有全套潮乐乐器,每逢周末都有合乐活动,香港特别行政区乐友也时常过境相聚。

    乐社成员先演奏了《迎仙客》、《五月五》五首等曲子,听来齐整、悦耳,水准可与专业剧团相媲美。乐器多种、配器丰富,共计有二弦、冇弦、扬琴、啼胡、中胡、大胡、大提琴、大三弦、小三弦、笛子十件乐器,音色变化多样,织体变幻多姿,尤其是《大八板》、《昭君怨》、《平沙落雁》等长套曲子,处理细腻、感情深沉,令人如醉如痴。

    九点许,应约而来的名家落座献艺。

    长达108板的重六调曲子《粉红莲》,静谧缓慢、空旷沉稳,名家的加入使本已张弛自如的乐队更为紧凑融合,收放同步。黄壮茂先生的二弦领奏,素以发音清丽醇美、力度强弱映照、节奏明快稳健、感情细腻深邃为人称道。在八十年代后的潮剧弦乐组合中,由他统领的广东潮剧院一团乐队被认为是整体感最强、水平最高的艺术团体。乐友有人笑称,当年的一团乐队齐整程度,犹如“快刀切青葱”,只听轻微“霍霍”刀响,苍翠绿茸蹦跃而出,无一丝杂音乱耳,但觉势如开闸奔流酣畅无阻。

    深圳潮乐社是黄壮茂先生常来之处,乐友相互提起只以“老师”两字称呼即知是指先生。据悉乐社诸多二弦爱好者皆曾聆领教益,技艺日进。人称“蔡老板”的揭西籍蔡泽光乐友,是地道的客家人不懂潮州话,但酷爱潮乐,曾多次专程到汕头求教壮茂老师,学弦两年多已渐谙潮乐神韵。壮茂老师在演奏中结合乐曲感情需要,有一手“颤指”绝艺(即按弦索指腹作轻微颤动,内力连绵不断松紧送出,拉弓用力连贯均匀),音色独特,韵味无穷。这位“蔡老板”也学得这手绝艺,粗听几可以假当真,加以大气、稳健作风,令他跃身为乐社中坚成员。

  

    来自剧院二团的名扬琴师刘楚岳先生,有别于一团蔡瑞潘先生的“大气端庄”,刘先生的演奏潇洒大方,音色清雅,在《粉红莲》和《出水莲》这样长篇大律套曲中,节奏快慢掌握自如,充分发挥扬琴在乐队中的“王者”地位。同样来自二团的笛子高手黄乙丹先生,今晚也操起同样技艺高超的大提琴演奏,音色浑厚、拉拨并重,在乐队中与低胡一起托起低音部分,琴声与乐队水乳交融,尤其是《出水莲》头板乐段,营造出野旷天高、水静莲远的清虚境界。乐社擅长笛子和琵琶的周七乐友,原是县级团乐队成员,对乙丹先生笛子演奏赞赏有佳。

    以近古稀之年的椰胡名家施尔明先生,是大家观注的另一个焦点。老先生在剧院二团工作多年,素有“冇弦头手”“冇弦王”雅称。大家熟知的二团《血溅南梁宫》、《嫦娥奔月》等剧目中炉火纯青的椰胡都是出自先生之手,一团名剧《梅亭雪》当年录音录像也专请尔明师出马。在演奏活五调《福德祠》中,椰胡充分发挥憨厚柔美、低音翻高韵味十足特色。椰胡以“do sol”定子母线,先生大概是嫌子线空弦过于阳亢,“sol”字多用内线下滑取音,更令情绪含蓄、怨愤增长,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当晚参加演奏的乐社成员中,有过半数是曾在专业剧团或业余滚打多年的乐师,借改革开放大潮走出剧团到特区办实业,多已是家资殷实、过起亦商亦隐的清谧安居日子。擅奏二弦的最少有四五位,水准皆相去不远,对乐器一专多能者不乏其人。演奏过程中,常有操二弦者转操椰胡、大胡,弹琵琶者也擅吹笛子、弹三弦,信手拈来,拨弄成趣,情至意真。

    我是同从香港过来的Charlesccm一起到乐社的。深圳的资深戏迷号头站一家皆到场,并对演奏全过程作录像,还专门为潮音如水拍摄了名家风采照片。

    名家与乐社成员又联玦演奏了《象弄牙》、《寒鸦戏水》、《春月明》、《浪淘沙》、《小扬州》、《到春来》、《柳青娘》等多首弦乐曲。欣赏今晚这样水平高超、人员众多的乐社演奏,在我还是第一次。儿时在家乡也有参加“弦间”活动,因受经济和地域限制关系,一般器具少、乐手能者不多,今晚反倒是在他深圳这个他乡地听到如此纯正优美的乡音。令人在欣慰“他乡遇雨”之余,又慨叹经济发达地区在发展文艺上的便利与无与伦比优势。

    随着香港一位不知名姓乐友自告奋勇,以扬琴弹演《江姐 盼亲人》唱段,庆典活动圆满结束。室外夜色浓重,严冬风寒,乐社之中这缕缕乡音,声声弦歌,必然让人终宵感叹。弦乐如歌之夜,爱潮人的思绪,且随梦魂回乡吧。但愿明天家乡的晨光,也同繁华深圳马路阳光一样的灿烂宜人、充满生机。而今夕,这里权当我们同样热爱的第二故乡……

(特别鸣谢号头站提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