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制作维护

澄海潮剧团戏迷交流会

资料提供:(新加坡)北风、(潮州)lvkissinger

   

 

    交流会主持人是新加坡戏曲学院院长蔡曙鹏博士(图片中座者)

    澄海潮剧团演出人员出席者有(上图由左起)蔡植群先生,蔡有光先生(导演),蔡俊超先生,郑莎女士,陈俊苞先生,蔡丽玲小姐。

    由蔡超俊先生在开场白说自改革开放以来,潮汕地区许多文艺团体出访新加坡,澄海潮剧团是首次至此演出,在剧目演员方面,都认真选择,仍有不足之处,希望诸位诚意批评指导,对我们艺术表演有所裨益。蔡先生介绍剧团出席交流会的演出人员,之后他们轮流发言,结束前有两段示范表演,彩楼记和权欲情恨的片段。 

蔡有光先生:

    剧团演员的表演细致,唱、作曲具有地方特色,这次带来的八台长戏和一台折子戏以文戏为重,生、旦戏多,老演员表演有功底,新演员也不断进步。 

郑莎女士:

    我们剧团第一次受邀至此演出,我心情十分激动,我们尽最大的力量尽量做好,满足新加坡行家们和观众们的要求,也希望各位提出宝贵意见,让我们在艺术上更进一步。

    我从小受家庭的影响,我父母在教书,是业余文艺爱好者,我特别受到大姐(郑健英)的影响,她十五岁就到汕头戏校学习,我十三岁就参加澄海戏曲班,希望能像姐姐一样演潮剧,父母对我们姐妹说:“你们干一行,就要熟悉这一行,而且做好这一行的功课。”  

[郑莎女士在艺术上与姐姐的交流]

    学习期间,在唱腔上姐姐给予很大的帮助,由于模仿她,所以在一些方面有相似之处,有时演同一个角色,如《回书》中,彼此都演二娘,就各自表演,然后互相学习。

 

蔡植群先生:

    我十四岁就参加潮剧艺术表演,至今已有四十二年,从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在剧团担任小生角色,九十年代后半期,转而扮演老生,我音喉低,不能唱很高音,希望诸位看戏过后多多批评给意见。

 

陈俊苞先生:

    我是剧团男小生,十多岁参加剧团戏曲班学习,1985年毕业,工作至今已有十九年,十多年来,本身对演戏十分喜欢,在唱作方面,向老一辈学习,提升自己的艺术水平,1990年开始担任主角,感谢观众热诚支持,我在艺术上还比较差,希望观众看戏后多提出意见,让我改正学习。

 

蔡丽玲女士(陈俊苞夫人):

    我们演出的九台戏中,我在《刘明珠闹金銮》中可算是担任比较重的戏。

    1985年在澄海戏曲班毕业,已经有十九年艺龄,这十多年来在艺术实践上,我虚心向老师导演学习,特别在创造角色方面,深入剧本,了解角色,理解剧情,在人物内心性格方面,认真去策划理解它,我的唱声比较小,在唱腔上不足,为克服唱腔的不足,虚心向行家学习,在真假声方面,能利用真假声唱出。

    我在学校学青衣,在《刘明珠闹金銮》中,我的角色(张凤枝)是彩旦和花旦之间的表演,对我有一定的难度,我向老师身上学习,十年前排过这出戏,过后没演,要来新加坡之前,再重新排演,十多年来,没有演这出戏,所以有些生疏,在表演上的不足,希望观众能够提出宝贵意见,我虚心接受,同时希望将更多更好的角色,提供给新加坡的朋友们。

 

蔡有光先生(导演):

    [当时怎样排《刘明珠闹金銮这出戏?]

剧团一向以来,对剧目的选择有三个宗旨:

    一、剧本的故事性是否适合观众的欢迎和接受?

    二、剧本内的人物是否和剧团演员的实际条件对得上吗?演员能够适心应手?或需要跨行当,能够大胆去创造吗?

    三、剧本每一场的情节,除了抓住剧本起伏高潮之外,也要注意细节,依据演员的艺术条件,提示、引导他们将艺术挥发出来,增添剧目的色彩和厚度。

    在排练刘明珠的过程,有解说剧情,解说人物,使演员对全剧的了解,对自己与其他人周围的关系,能够心里有数,保证这戏能演得好,先有许多的准备,在排练期间,根据人物的特征,塑造他的形象和动作,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

    当时在排这戏时,从演员到导演,包括写剧作曲,通常每一场排练,出现什么问题,都从新研究,对剧本加以修改,处理得更好。  

    林立勤先生(现为艺术顾问)精心制作出这部戏,什么人物应该唱什么调,用该什么音,都非常认真地去注意,在唱曲之间,情节之间,用语言不能表达时,就通过音乐来表达,在作曲上非常细致,让演员能够淋漓尽致地表演出来。我们当时排练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

  [导演心得]

    我原毕业于汕头戏曲学校,以前是学习老生的。后来由于无声就改学导演,在澄海潮剧团担任导演工作。以前排样板戏更多的是靠模仿,后来排古装戏基本都是自己排的。

93年应南华儒剧社邀请来过新加坡排过《唐伯虎落第》;9697年应揭阳会馆潮剧社邀请来新排过《汉武皇帝》、《荐仇》两部戏。

    我自己觉得我的导演基本功还不扎实,但在继承传统、不断创新方面可以说有一些经验。潮剧本身在艺术上是比较贫乏。潮剧在表演上应汲取其它艺术形式的经验,比如歌舞、甚至俄国的杂技都值得学习。文的方面:学习黄梅戏、上海越剧等,它们在表演上比较细腻、儒雅。武的方面:学习京剧、河北梆子、河南豫剧,它们比较高亢有力。把自己学到的传授给演员,渗透到潮剧中的表演。

    剧本拿到手后,首先细看、研究,包括历史背景,故事情节,人物具体发展路线,思想路线,导演在头脑中应有一个蓝图:这一场怎么样?那一场是重点?应怎样挖戏,怎样推出高潮,使戏一个浪头接过一个浪头。把自己的意图讲给演员。排武场戏时,注意把子功、毯子功、刀枪功、对打、套打,注意大动作的亮相。排歌舞场面时,注意场面有歌舞基调……

    这次来新加坡的戏基本都是我排的。

    三十几年艺术生涯,我对做导演的体会是:做导演在艺术方面应该比较博广,应有文化底蕴,对历史应有较深了解,在艺术上应独具一格,注重向深层发展,不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