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多音、多调、更多情

——试谈“龙女情”第六场的唱腔特色

 

 

由著名编剧魏启光移植,陈登谋作曲的七场神话潮剧“龙女情”是一出以情为主题的抒情剧目。其中的第六场,是主人翁海云花与姜文举感情表现最集中,最高潮,最惹人的一场唱功戏。

作曲者为谋求通过唱腔把情描绘得更加真,切,深,重,经过一番苦心琢磨,反复推敲,终于选择了多音,多调,多层次,多形式的艺术手法来揭示人物的心声。

依照潮剧传统习惯,“用调”是表达唱腔音乐感情和色彩的要素之一。一般短戏用一、二个调,长戏则可配搭连用。陈登谋考虑到本场戏的特殊性,他打破了传统这一常规,采用了“轻六调”,“反线调”,“轻三重六调”,“重六调”,“活五调”等五种“调”。这是一大破格而带有浪漫色彩的大胆革新手法。为何要这样处理?作曲者是有他自己的设想的。

剧情的发展十分细腻婉转。随着人物感情的产生,环境的变化,时间的推移,矛盾的发展,本场开始以“轻六调”为引,紧接着以“斗鹌鹑”曲牌为基调(轻三重六调),作了新的板式变化,一更鼓时转为“反线调”并在唱“秋风秋云寄柔情,此情此景情更甜”时以二部曲式,第二部以弱声帮唱,给人以清新委婉之感。

二更鼓时,音调渐渐转向强烈。  唱腔转入“重六调”,在揭示了良辰偏逢十五夜的矛盾心情时,海云花倾吐了“待慰郎君诉衷肠”的心思。

三更鼓时音响更为浓烈,在锣经的伴奏下,衬托着海云花剧痛翻滚的动作,曲调刚柔相济,婉丽有致:“惊醒姜郎我心何忍,咬啐牙关莫悲声”,细针密线,纯朴含情。在姜郎不忍公主遭此大难时,唱腔以抒情的“二板”唱词:(海唱)“夫妻相逢喜正该,我虽痛楚能忍耐”,(姜唱)“妻你受难我心碎”,(海唱)“熬过了五更就无碍”,(姜唱)“时刻漫长怎消受,夫君柔情慰我怀”。句句动人心弦。四更过了五更时,唱腔以十八板乐段为基调,依字择板,依情行腔,把原十八板扩展为廿五板。通过这些艺术手法,使唱腔感情深切,含接流畅自如并富有层次感。

扮演海云花的王少瑜,行腔清晰明亮,强弱有度,婉转抒情,使唱腔更加鲜明形象。陈登谋於六十年代初毕业於艺术学校音乐班,有一定的音乐素养,参加潮剧工作之后,搜集,记录,整理了不少唱腔音乐资料,虚心向老前辈艺人学习并有长期的实践经验,他认识到潮剧艺术需要不断改革创新,才有更高的价值与生命力,在继承传统的同时,要随着时代的脉而不断改革发展,这是科学的客观规律。几年来,陈登谋创作了《三竿恨》,《八品官》,《包公入狱》,《美泪人》,《断桥会》,《庵堂会》等十几出长短剧目的唱腔,在不同程度上都有一些改革创新的尝试,这点自讨“苦”吃的精神,是值得欢迎与赞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