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十一、小谈周芝圃演丑的声型

 

潮剧丑行的唱声,其声型很多,向来是不拘一格,只要运用得好,都能各标芳香,为观众所赞赏。单就老艺人和群众所念念不忘的已故名丑,就有顺来丑好实声,尼姑丑好钿声,乌必丑好双拗,如松丑好双拗痰,胡阳丑好痰火,倪丑则综合以上声型自成一格,浑然出之,名扬艺坛。此外,潮丑声型还可再细分成双拗实、痰火实,痰火钿,双拗痰等等。声型虽多,并不分谁上谁下,全凭各人的声音素质和艺术锤练的功夫来取决观众的认可。

我听了潮阳县潮剧一团丑角演员周芝圃同志在《包公铡侄》中扮演公公一角的演唱和念白,印象颇深,他唱念自如,表达了人物感情又能给人以美的感受,现将其声型的运用,小为剖析。

周芝圃的唱念,以自然声为基础,结合人物特点,有意识而巧妙地渗透了一些痰火声,使发出来的声音既不是纯粹的痰火声,又不是纯粹的自然声,而是具有真声、痰火声、钿声三者结合在一起的混合声,声音色彩丰富,人物感情的抒发淋漓尽致。其具体运用,可分别从三个声区来谈。

在中声区:他以自然声和痰火声混用,如唱腔中的“白发人强撑病体扶杖走”和念白“是呀!俺这血仇沉冤,就指望包青天代俺昭雪,媳妇走吧!”声音都在中声区上,声音就有真中带痰,痰中带真,似真似痰,溶化一体,难于细别,行腔时比较松弛自然,有特色,这是他唱念时整个声型的基础。

在高声区:他则侧重于运用钿声,例如唱腔中的:“怎奈我四肢无力头昏目暗步艰难”和“青天面前诉苦哀”的长拖腔,音调比较高亢,便结合运用钿声,使声音从容流畅,连贯明亮,故此没有“迫喉”和勉强的感觉。他深有体会地说:“食()高音时,共鸣要在上焦”才能唱得好。这样处理高声区的共鸣,既有色彩又易于唱得上去,符合高声区共鸣发声方法,是比较科学的。

在低声区:他则多运用自然声,即传统的双拗,例如:“我一行一跌苦难受,腹又饥来身又寒”,曲调低回缠绵,演唱时,他以深沉宽润的自然声为主,无论在音量和感情上,都有一定的效果。在人物感情必要时,他也适当地结合点痰火声。

周芝圃同志唱念时把以上三个声区进行糅合调剂,使声音混为一体,上下贯通,声色兼备,既能持久,又具有鲜明的独特色彩。潮剧丑行声型大都是各据自己的声音素质而选择,故此便产生了多种多样的丑行声型,其中钿声、实声、双拗声这三种类型,一般说是比较近似或雷同于小生、老生、净行(除炸声外)声型的。而痰火声,它虽有明显的特色,但又存在咬吐字时声音的周转比自然声慢,一般唱曲与念白不够统一的不足,演现代戏时,此声型距离生活较远,也不易处理。而周芝圃运用的声型,对于解决这个问题,是值得借鉴的。

作为演员,除了要练好声型之外,还要熟练地掌握好感情表达,气息运用,咬字方法,风格特点,真正地能以情带声,以声出情,出色地塑造各个不同的人物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