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八、帮唱杂谈(二)

 

 

还有一个例子,潮剧院二团演出的《江姐》第七场,女牢的同志们为了迎接解放,沉浸在欢乐、希望的气氛中,边绣旗边唱。歌词的处理如下:    

领唱部分
  独唱:
黑牢里阵阵歌声
绣一面红旗迎……
战友们心心……
绣出了灿灿五颗金星。
  江雪琴唱:
见红旗弹痕累累思潮汹涌忆……
为革命无数先烈洒热血,
染红的战旗更鲜明
革命之花结了果
手摸红旗……

  李竹青唱:
一针针绣不尽对祖国的热爱,
  孙明霞唱:
一线线绣不尽对革命忠诚,
  江雪琴唱:
这时间天安门上伟大领袖挥巨手
这时间
天安门前万众欢呼荡……
巧手绣出一片爱
高举红旗心头亮

伴唱和帮唱部分

  齐唱:

阵阵歌声,

迎黎明。

心心连着线,

五颗金星。

 

忆重重,

 

染红的战旗更鲜明

 

情倍增。

 

 

 

 

 

挥巨手

这时间

天安门前万众欢呼荡回声

红心绣出万种情,

黑牢之内放光明。

    重庆解放前夕,渣滓洞集中营女牢的同志们,日夜盼望解放,重见光明,充满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绣旗中,处理了领唱、伴唱和帮唱的形式,表现得十分活泼、丰富、多彩。其中以半  句与整句的帮唱为主,有呼有应,紧紧相扣,最后以对唱的形式  作为结束,音乐平稳、亲切。以高低回旋的情深曲调,有起有伏,  连绵不断。这样的处理在文学上、音乐上是比较有层次和动听  的,使江姐的形象更为突出。

唱腔摘句如下:

 

    另有一种是以第三者的身份,用后台歌的形式,歌唱出人物的理想、内心活动、回忆、境遇、转折……等,也多被采用,有一定的表现力与连缀作用,但一个戏中如果不恰当地多用了,也是不妥的。.  帮唱、伴唱这形式,搞得好,的确是对人物刻划起了作用,是锦上添花特色鲜明,若搞得不好,便成了累赘、乏味,为特色而特色,也是不好的。有一个时间,由于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对帮唱持帮也可以,不帮也罢的态度,在一个戏中有的全部不帮,有的帮它几句,也有不从需要出发,而是以演员的歌唱条件来处理帮唱与伴唱,演员感到吃力的就帮,高音就帮,实际上只是起了帮演员的唱声而不是帮人物,烘托气氛。也有一些后台歌搞得太庞大太复杂,变成了大合唱,失去了戏曲艺术特点,观众也不习惯。还有正面人物就帮,反面人物就不帮。作为戏曲艺术,反面人物也是人物,只要选择和处理得当,帮也同样可以得到舞台艺术效果的。

    有目的选择一些段与句作为帮唱、伴唱,并用各种不同的音乐处理,如重句、再重句、轮唱(即追逐)级进、移位、二部等。都是在实践中证明是可行的。在唱声安排上有女声帮女声、男声帮男声、男女声帮男声、男女声帮女声,在齐唱上有女声齐唱、男声齐唱,台前齐唱台后帮唱,男女声台前台后齐唱和二部等形式,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要搞好帮唱,还有一个具体的问题,就是负责帮伴唱的人员要落实。如潮剧院一团设有帮唱组长,排戏时也要排练帮伴唱,以达到既帮得准确又有感情。在扩音的调节上也要注意台前与台后的响度要统一,不要台前特别响,而帮唱则远而微弱(除特殊处理外),帮唱不是让演员在台前休息,而应该唱好、帮也应帮得好(除一些台前处理为不唱外)。在音色上也要尽量做到接近协调,特别是同腔同调的帮唱,不要台前唱高八度而帮唱低八度。音色上也不要距离太远,力求做到既统一和谐又有变化,真正帮出效果来。在“百花齐放”方针的指引下,帮唱这形式定能在我们潮剧的花圃上,日益艳丽、多彩多姿,恰到妙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