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五、潮剧歌唱呼吸漫笔

 

    歌唱艺术,是以气息振动声带而发出声音的,戏曲传统有“气”是嗓音“元帅”之称,《乐府杂录》有“善歌者,必先调其气,氤氲自脐间出,至喉乃意其词,即分抗坠之音,既得其术,即可致遏云响谷之妙也”。另有“音非由于丹田,决不能珠圆玉润”……等之说,都说明了歌唱艺术气是起着首要作用的。

潮剧传统也十分重视歌唱中气息的运用与训练。现已作古的林和忍老先生,经常指导学生唱曲要用“肚内暗力”。黄玉斗老先生教唱时,要求学生用气息来支持声音,使声带减轻负担和紧张,唱曲要定好气位,要用丹田来顶替喉头的紧张活动。现76岁高龄的卢吟词先生教戏时仍然是气息充沛,控制自如,流畅有力。他最近在指导演员学习《扫窗会》时,时常对青年演员说:“唱曲要落丹田,要有丹田才算得法(正确方法),丹田的运用不是碰运气,丹田在脐下畔,唱曲若无丹田,高音唱不起,低音唱不落。”经常提醒演员要做到:

    ①定好气位,准确地控制呼吸:气位要根据内容、语气、唱腔的旋法与感情的不同来作合理选择,那里该吸气?吸多少?用多少?都要做到胸有成竹,即不浪费,又没有力竭和勉强之感觉。

 

此唱腔是从高音逐步向低音伸展,深沉委婉,有起有伏,有轻有重,只有气位准确,控制自如,才能达到富有感情,声音明亮和圆润优美的效果。

②气要饱满、均匀有力:在感情上需要用重音强调出来时,一定要使气息饱满有力,均匀,如“寒 65 555 45 32”,要加强气息和强度的控制,达到在“寒”字之后的每个音符都强调出来,大体上近似“寒 65 555 45 32”使气、声、情紧密结合起来,又能字面清晰,声音浓郁,感情凄楚动人。

③气要长要沉,情才能切:“自从张千一去”这句曲,音的起伏变化不大,多在低音处,要靠深沉的气息来支持,使低音稳实有力,以求低而不浊,圆而松弛,细腻委婉。低音一定要靠暗力来控制,才能唱好。

    《扫窗会》中王金真在台内的一句叫白“苦呀”,诉说了她的悲泪呜咽,犹豫的心情,若没有深沉而较长的气息,就不可能有感情凄切,声音饱满浓郁,有强有弱和传得远的声音效果。

④要学会偷气。偷气是民族运气方法中常用的一种,是在不该吸气的地方,利用短促的时间,偷偷地吸上一些气,以保证曲句的完整。如:“忆昔年寒窗穷困”在偷气时,要注意到选择偷气气位的适当,使之有利于偷气。另一方面也要练好急速吸气的技巧,才能做到自然、流畅、观众觉察不到。

著名艺人洪妙老师,已76岁高龄了,老人看到潮剧新景象心情舒畅,多次主动登台上演他的拿手戏《辩本》,气息仍然是充沛、深沉、有力,有如流水,源源不绝,声音也仍然是高昂、明朗、轻巧,字面清晰,感情丰富,这得益于少年时勤学苦练,扎扎实实地掌握了潮剧歌唱的基本功,由于功底深,方法正确,才能保持今天的艺术青春。洪妙老师在指导演员学习《辩本》时,对气功强调做到:

①要学会“做气”:做气就是控制气。歌唱时能运用、控制好气息,一般说气要均匀、有力、连贯,声音才能饱满圆润。如: 如果是气息支力差,连贯也不好,也可能唱成 有时也因气太浅太弱,结果声音的效果也不一样,如何控制好气息要根据内容、感情、旋律等的不同,掌握好各种各样的运气方法。

    ②要学会偷气:曲要唱得好,一定要学会偷气,气能大偷则大偷,不能大偷则要小偷。

大偷气就是在唱曲过程中,寻找各种机会与借助表演和锣鼓点的地方进行大偷气。

这一句洪老师唱得十分强烈,每个字都坚实而有力,故在洪字进行中偷了一口大气,把5唱成以保证整句的语气富有痛斥的情绪。

另外在 在锣鼓点和表演的配合之下,可以从容不迫、深沉的吸上气,使声音明亮。

    ③运用气息,要大气小气相结合;唱曲时肌肉的松紧、声音的长短、强弱,都与气息有关,洪老师特别强调在唱曲之中,可出力则出力,不可(不必要)出力则要避过,这说明歌唱时气息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根据需要,要用得恰当、灵活、流畅。

这一句运用大气与小气、深气与浅气,处理也十分细腻和多变化。

④要学会“用气做越,不要用嘴在‘步’越”:即在唱施腔时,不要光用口腔嚼字,而是用气托声。我们知道,拖腔是感情的延续,一般是比较激烈、高昂、和感情比较集中的地方。若光是用口腔唱(咀曲或喊曲),当然得不到应有的效果。所以,在气息上支力要强些、长些、深些,才能有充沛的感情,响亮的声音。

    潮剧前辈的老艺人们,有长期歌唱实践,积累了不少的宝贵经验,是我们应该继承的遗产。

    歌唱艺术的呼吸与日常生活的呼吸是不完全相同的,日常生活的呼吸多属于自然的无意识的呼吸,而歌唱艺术的呼吸,是一种技巧性质的呼吸,它强调以气托声,还要有各种不同的呼吸方法,是十分细致而又复杂的。所以,我们一方面要懂得西洋的发声原理与原则和生理解剖的一般知识,重视唱歌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有如:唱高音时,呼吸要深一些,唱中低音时,呼吸可以浅一些,唱长句(拖腔)呼吸要长一些,唱短句时呼吸可以少一些,唱抒情而宽广的拉长,呼吸就要更加深沉和有力些。另方面,民族传统中的偷气、取气、换气、歇气、就气等,都是我们要学习的东西,但要紧紧结合潮剧的语言、风格、特点,要学得好、化得自然、用得灵活。

目前我们有好些青年演员,因为尚未在气上真正学到家,表现在运用上生硬、零乱、气息较浅薄、喉头僵硬,特别是在表现感情与控制声音的达远上,都存在一些问题。气要靠平时经常、细心的训练与体会,卢吟词先生说,练气时可与发声结合起来,要练好肚内暗力,落丹田,如用:

    呼吸要靠平时多练,应该结合丹田训练深呼吸,只要空气好(干净)的地方,不论是坐还是睡,都是可以进行自我训练的。孙俊烈老先生生前也教学生用念长句子的道白来练气。也可用数数(从一念至气完,数越大气就越长)或念“食一个百()一个,食二个()二个……”的长句,既可以练气也可以练舌与唇的灵活和力度。对歌曲唱法训练中的缓吸缓呼、缓吸急呼、急吸急呼等方法,都可以结合进行训练。

    气练得法,掌握得牢,不但对声、情十分重要,而字面的清晰与结尾收声归韵也与气息的运用好坏有关。方法正确,便能感情准确,声音纯净、洪亮、圆润,字面清楚,能达到既有后劲,又有余韵,耐人寻味的效果。潮剧把这效果叫做“虎尾坠珠”,若控制不好就会变成“虎尾坠石”,平淡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