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诗与锣经小议

  林毛根

 

 

潮汕人把弦乐谱叫“弦诗”,锣谱叫“锣经”。于是有人把它和《诗经》联系起来,并由此生发开去,发了些与诗经有关的议论。诚然,许多科学常从假设开始,但它必须说出合乎逻辑的道理来。弦诗的“诗”字与锣经的“经”字,合起来是“诗经”,但不能证明它与《诗经》有什么直接联系。正如生意人的“生意经”与《诗经》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弦诗”的“诗”字,确与“诗歌”的诗“字同音同义。但“锣经”的“经”字就与“诗经”的“经”,同字不同音。潮汕方言的“经”字有两种读音,“诗经”的“经”读gian,和尚“念经”的“经”字读geng,“锣经”的“经”音不同于“诗经”的“经”音,而同于和尚“念经”的geng音。所以叫“弦诗”、叫“锣经”,是借助同样可读、可念这一属性来命名,把弦乐谱叫“弦诗”,我还怀疑有个音讹问题。

我以为,“弦诗”是“弦丝”之讹。中国是一个有悠久文化艺术传的古国,向来喜用艺术语言来表事状物。篆刻用金石作材料,篆刻就叫金石。古代绘画着重用丹、铅、青、来彩绘,就把绘画叫丹青。弦乐中国用丝作弦,弦乐就叫丝弦。它的音箱(弦筒)多用竹制,所以也叫丝竹。污蔑一带的弦乐叫污蔑丝竹。潮州方言“诗”与“丝”同音。据此,我认为,象征潮州弦乐的弦诗是弦丝的音讹。

别的地方把弦乐叫“丝弦”,潮州为何叫“弦丝”?这与地方方言有关。潮州话中保存有许多古汉语的词汇和古汉语的倒装句式。比如,“母鸡”叫“鸡母”,“拖鞋”叫“鞋拖”,“台风”叫“风台”等等。既然“母鸡”叫“鸡母”在意义不含糊的情况下,把“丝弦“听”弦丝“也就不只为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