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毛根谈潮州音乐

 

 

 

林毛根

    广东揭阳人,1929年出生。父亲林道跃是当地著名椰胡演奏家,林毛根因此受潮乐和古典文化熏陶,自幼习书画,并随潮乐名师张汉斋学筝。

    林毛根是潮州筝艺的当代传人,五十年代初便全面对潮州音乐各方面广泛涉猎,与潮乐界大师张汉斋、何天佑等人合作经典录音。他还著有关于潮乐的多部专论,在全国性报刊杂志上发表,并对曲艺创作也颇有建树。 

    一、潮州音乐分为哪几种类型?  

    潮州音乐从总的类别来分,可以分为弦乐类和锣鼓类,弦乐类里面又有丝竹,是以潮州特有的二弦做为领奏乐器,有人叫弦丝,也有人叫弦诗,因为潮州话里面“丝”和“诗”是同音,这种比较普通,还有以三弦、琵琶、筝为主要乐器再加椰胡的“细乐”,排除二弦、扬琴等乐器,比较高雅、清谈,因为音量比较小,音乐细腻,所以叫“细乐”,这个名词是建国以后才用的,以前就叫“三弦、琵琶、筝”直呼其名。

    建国以后,筝逐渐脱离了细乐的小群体,做为主奏,现在在“三弦、琵琶、筝”这个组合里面筝已经是老大了,琵琶在潮乐里独奏的情况很少,但筝已经独树一帜了,所以在国内、国外,潮州筝已经做为一个学派被人们确认了,在各个大、专院校里都用潮州筝曲做教材,而且各种媒体都有很多资料,包括录音、出版、音乐会等等,另外也出了很多人才。潮乐中的三弦和北方的不一样,比较小,民乐器受戏曲的影响比较大,通常用来做戏曲伴奏的,过去潮剧都是小孩子唱的,根据童声,一般乐器都定在F调上,这在现在的潮乐中也有体现,潮乐中的三弦就比较细小,发展受到一定局限。南方的琵琶主要也是做伴奏用的,所以也跑不出这个圈。只有潮州的筝在近代脱影而出。

    二、“寒鸦戏水”到底是什么“鸦”?  

    林:大诗人马致远写的“枯藤老树昏鸦”的“鸦”,也是国画里经常画的“鸦”,有的人说鸦是不吉祥的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传说的。

    不知道是谁创作的,但一提到潮州音乐就会想到“寒鸦戏水”,是潮州弦乐里面的代表曲目,古筝考级里面这个曲子也是一个重要曲目。潮州音乐分为大套曲、小套曲和一般的曲子,大套曲是六十八板系统的,每首曲子慢板是六十八个重拍,快板是六十八个重拍,大套曲有十个,“寒鸦戏水”是里面最普及的一首。

    有些人把“寒鸦戏水”误认为是野鸭的“鸭”,应该纠正过来。

    北方一些专家包括已经去世的张燕在香港演出的时候,节目单里面也是印的“鸭”,后来听说可能是北方的一些专家认为“鸭”比“鸦”更美一些的原因,我觉得这事不能太马虎了,要认真的对待历史,其实“鸦”也并不比“鸭”丑。

    在普通话里两上“鸦”(“鸭”)是一样的。在潮州话里确是两码事,“鸦”字说起来更雅一些。另外说它丑,这是俗人的看法,喜鹊就是欢喜快乐的,乌鸦就是不祥之物,其实不是这样。  

    三、潮州音乐四种调:  

    这四种调就是潮州音乐的特点,不可能用其它的十二平均律或是五声音阶代替的,这也是潮州音乐难学的地方。

    所有潮州音乐的曲子,都必须是归纳在这四种调内。一种是轻三六调,简单的说就是以一般的五声音阶soladoremi为主音组织起来的调。以sosidorefa 为主音组织起来的调是重三六调。还有一种是轻三重六调,这是折衷的,soladorefa,也叫反线调。另一种叫活三五调,也是四种调中最有特点的,是学习潮州音乐的最高级别,没有学好活三五调就不能毕业。

   潮乐的古谱跟其它的古谱是不一样的,以前有一种简字谱,琵琶、古琴都是写了指法的,另外还有工尺谱,潮乐的谱是用二、三、四、五、六、七、八的数字做音名,是用潮汕话念的,就是实际上的soladoremi sola,三六就是lasi共用“三”,mifa共用“六”,轻三六就是用

 

    

lami音,重三六就是用sifa音。活三五调就是sire是活动的,si是个滑音,re升高半音不到,大概75%,这种音高标准很难控制,在位置上还要颤动, 整个曲子在这种特殊的曲调上连缠不断地演奏,如果重一点就变成重六调,轻一点又变成了轻六调,要恰到好处,稍微力度控制不好,感觉不好都不行,都会不够味,这就是难的地方。这种调一般都用在悲怨的乐曲,左手的功夫不够,或是一个音三个韵掌握不好,都弹不成活五调。活五调比较完整和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柳青娘”。

    现在国内古筝教学有一种倾向,都偏重一些热烈的,表面华彩部分的训练,比较内涵、含蓄的那一部分曲子就很少注意了,而古筝最好听也最难把握的就是韵味,韵味又主要出于左手,左手才出风格。所以我觉得学活五调也并不难,首先要理解,先搞清楚特性音的音高标准,左手的技巧再经过训练,一个音要有三个韵,基本方法要对。  

    四、音乐学院的学生掌握多种风格,在方法上会不会打架?  

    像学语言一样,讲普通话,也可以讲英语、广东话、客家话等等,都可以讲得很好,也不会打架,这主要是方法的问题。首先把大风格分开,北方的风格比较夸张,在细小的地方颤动较少,潮州筝比较细腻,大拇指每弹一个音,都要有颤音加工。有一个人统计过,假如一首潮州筝曲有一百个音,其中就有七十个大拇指的音,那每个音都有加工,不就非常细腻了吗。另外要懂潮州话,潮州语言中有很深的文化沉淀,所以现在潮州话里还有很多单音,表现在音乐里面,就要每一个单音都要很准确,另外,潮汕古语中卷舌音很少,所以不能随便加滑音,要避免与北方相同的东西,有自己的风格、特点,这样就不难了。  

    五、潮州锣鼓的分类  

    锣鼓当然是锣、鼓为主奏的,但潮州锣鼓和北方的锣鼓也不一样,北方纯打击乐比较多,潮州是打击乐和管弦乐合在一起的,就是除打击乐主奏以外,还有一个旋律部分,是节奏、旋律综合的,通常以大鼓主奏,以大、小唢呐吹奏旋律。如果把其中的大锣去掉,音量得到了控制,就称作小锣鼓,潮州锣鼓就是以这两种为主。另外还有以笛子为旋律主奏乐器的叫笛套锣鼓,这种锣鼓流行的地区比较小,还有苏锣鼓等等,但最普及的就是大、小锣鼓。

    是从组合来分,曲目上又有套曲和一般的曲,套曲锣鼓是以成套的戏曲去掉唱词,再加工整理后而来的叫牌子套,比较完整,在潮汕地区有十八套。过去是要在游神赛会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打的,没有一、两个钟头怎么够,另外还要没完没了的造气氛,后来因为要在舞台上演出,才变成现在的样子。另外有种叫长行套,是用曲牌连在一起的锣鼓,在路上行进中演奏的。

    另外,在潮阳地区有专门的笛套,潮阳人吹奏的气势很好,大笛领奏很宏亮,音色比较恬美,不像唢呐很粗犷。

    在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潮州锣鼓也去了,因为原来的配制是几个唢呐配几个大锣、几个镲这样的,去的时候缩成了八个人,但音量还是很大,在国外机场一打起来,人们都以为是什么地方塌了,全叫了起来。要进剧场演出,音量要控制这也是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因为经常打击乐的音量压过了旋律声部,听起来不协调,我觉得这个要向佛乐学习一个,他们也用打击乐,但很和协。

    潮州大锣鼓以前都是广场上演的,打鼓的人要有架式,还要结合一些武术的动作,视觉效果也很好,而且乐队那么长,动作小了,后面看不到,不像在室内,一看就知道了。如果要回归自然,录像就最好了,在小棚里,就要改造了。  

    六、关于潮州锣鼓“抛网捕鱼”。  

    这是流行最广的一首潮州锣鼓,在国际上也得过金奖,是套曲“二度梅”里的一段,戏里讲的是父女二人去捕鱼的时候,捕到了一个小生,后来两个年青人相爱了。但不说明这个典故,很多人都不会跟这个故事联想到一起。自从在苏联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获得金奖之后,这首曲子已经成为潮州锣鼓的代表作,其实“抛网捕鱼”是“抛网捕人”。       

    (根据林毛根接受香港雨果音像公司采访实录资料整理,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