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纸影”有关的两句俗话

 

 

    纸影戏实际就是缩小的小潮剧,一般六七人,男姓,老中青 ,操作兼唱,拉弹兼唱,一人多能,表演得有声有色,这是我在戏棚后亲眼看到的。纸影戏一般有两个“戏囊”,一个装木偶,一个装乐器。旧时“头手”一般都坐在“戏囊”上。

    关于“纸影”--木偶,实际操作的“纸影”是一身多“头”,棚内挂有十几二十个“纸影”,盒内放着好多“头”,根具剧情和角色进行替换。纸影头潮安浮洋大吴村有“生产”。纸影有三根操作铁枝,两手和背后各一枝,铁枝操作部分套有小竹筒,一台戏一般两人操作。

    关于戏棚(戏台),旧是乡下各村都有搭纸影棚的用具,主要是两个专用高长条椅子,各开有两个专用搭棚的孔,用竹干和竹席经棚搭而成,棚为长方形,分台前和台后,前台布置有予先做好的带有雕刻花栏台板及幕帘。其它与潮剧没有什么两样。

    旧时,乡下过年都要请“纸影”班来演戏,一演好几天,每天都演到天亮,非常闹热。小孩非常爱看纸影戏。

    人们喜爱“纸影”,因而也把它带进生活中,在较为家喻户晓的俗话中就有两句是和“纸影”相关的:

    一句是“捅破窗棚纸捅”

    意为揭开事物真相。据说昔日有富家公子观皮影戏,为一旦角甜嗓所迷,以致茶饭不思。俗道“生雅加有声”,莺鸣燕啭必有一副好长相。晚间看观尽在棚下偷窥,想一睹佳人样。苦无相见机会,终致卧床不起。家老佣人知情后即以“心药治心病法”带公子爷到棚下。并故意弄破棚窗纸——原来唱戏皆为男子,擅唱旦角者竟为一干瘦老头!公子之病病遂不治自愈。

    另一句是“勿乞人画落灯橱”

    意为劝人勿作恶犯科,否则终有被被世人揭露唾骂。灯橱上所绘内容主要有两种:一是规范画法,以工笔淡彩为主,内容以章回小说、潮剧故事、山水、人物为主。形如连环画。一是漫画画法,主要是针砭时弊。据说有一刚直不阿贵家公子,对官场腐败深恶痛绝,将当种种偏弊绘在“灯橱”上,因世代为官当地官员也无可奈何。有一幅画画了一块剖成两半柴块,一半写个“官”字,一半写个“贼”字,暗喻同块柴劈开,“强盗父母官,内外都一般”之意。此形式为群众喜闻乐见,遂奔走相告:为人应从善,“勿乞人画落灯橱”。

    (根据“huanghe”提供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