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歌谣——斗番歌

 

 

 

    潮人自幼年起就很爱唱歌仔——潮州歌谣,无论是母亲或婆婆抱着幼儿催眠或带幼儿玩耍,常要唱些儿歌给幼儿听;姐姐带弟弟或者是儿童们玩耍之间,也常唱传统的儿歌。如催眠曲的《唪呀唪》:“唪呀唪,唪金图,金图仔,做老爹,阿文阿武来担靴;担唔浮,饲猪大过牛,黄牛生马仔,鸭母生真珠 ……”又如与幼儿拉着双手玩的时候就常唱:“挨呀挨,挨米来饲鸡,饲鸡来当更,饲狗来吠夜,饲阿弟来落书斋,饲阿妹来雇人骂!”又如幼儿洗澡的时候,母亲或婆婆把幼儿衣服脱光后,在浴桶里,总要以掌舀了些水向幼儿胸头轻轻拍一拍,并唱: “一二三,洗浴免穿衫;三四五,洗浴健过老石部!”婆婆或母亲或姐姐,带小孩在月下乘凉的时候,也唱些歌谣,如“月娘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阴塘……”这样,每个潮人在少年时代,都会唱些潮州歌谣,尤其是近邻有几个孩子常在一起玩耍或放牛的时候,唱的歌谣就会更多,你一条,我一条,互不相让,这叫做“斗番歌”。

    潮州歌谣不只是孩子常唱,成人也唱。尤其是“过番歌”(即唱华侨在外洋及侨属在国内的生离苦楚与思念感情),更是侨乡中常唱常谈的,如“收拾衫包过暹罗,来去暹罗牵猪哥,赚有钱银多多寄,返来唐山娶老婆。”潮剧《桃花过渡》中婢女桃花与渡伯斗歌,以什么东西会叫什么东西不会叫,为什么?两人斗唱,也叫“斗番歌”。这说明斗歌在昔年是番族的一种玩乐形式。在传统潮歌中也有一些迹象,如 “番歌?嘻嘻,我有?歌一畚箕;一千七百哩来斗,一百七十勿磨边。番歌?谐谐,我有番歌一米筛;一千八百哩来斗,一百八十勿磨来。”斗歌的形式,现在只反映于传统戏中,现实中已很少了。

    文章来源:中华网  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 200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