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鸣谢huanghe提供资料!老人家用拼音输入法打字,编辑全文并排列众多乐谱格式,花费心血可想而知,爱乐勤劳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一、 潮州筝演奏特点简介

 

                               

传统潮州筝主要用于“细乐”(三弦、琵琶、筝)合奏,在合奏中,演奏者们都遵循同样一份原始谱(二四谱或工尺谱),同时,按照各自乐器的演奏特点和个人的技法习惯来加花演奏,因此每人都是自己乐器旋律的创造者。在潮汕地区,可以听到许多弹筝人奏同样的乐曲,除了板数和骨干音一致外,音乐旋律、演奏技巧和用指方式都大相径庭,民间称这种演奏为“造句”,由于这种记谱系统强调演奏者在原始谱基础上创造旋律的重要性。而造句的好听与否又取决于演奏者的气质与音乐素养,所以人们很尊重那些“造句”好听,而且在“造句”中能充分发挥技巧和讲求风格的演奏者,后来的潮州筝独奏曲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不仅表现在潮州筝演奏技巧日趋丰富,而且艺人们的“造句”也愈加个性化,曲目也逐渐增多。象原先庙堂音乐和汉调音乐的乐曲,也成为潮州筝的独奏曲了。

 

一、潮州筝的定弦、音域和音阶排列

 

早期的潮州筝演奏依附于合奏,它自然也受到它所伴奏的剧种与合奏的影响。例如,传统潮州筝定弦音高和其它潮州乐器定弦音高一样,以工尺谱的“上”音(简谱的1音,相当于固定的“F”音高为准,这和过去潮剧演员多为童年、少年,唱腔使用“童伶声”的音域(bF2之间)有关。潮州许多种类乐器都被用来为潮剧伴奏,按它的音域定弦也是自然的事情。除伴奏之外,潮剧的许多曲牌和乐曲也与“细乐”、“弦诗乐”合奏通用,所以诸乐器按“上”音定弦(等于现在的F调)就成为必须的了。久而久之这些乐曲流传下来,无论是否是给潮剧伴奏或合奏,各乐器定弦都是以“上”音为标准了。           

传统潮州筝为十六弦制(早先用铜丝弦以后改用钢丝弦),1=F调,音域为

三个八度,弦线排列为五声音阶,其中的变化音要靠左手按出。

 
 

 

   《潮州筝曲选》是中央音乐学院李萌老师编写的。书有一段开头的话是这样写的:本曲集中的乐谱,是我向肖韵阁、林毛根、郭鹰、杨秀明、黄辉远诸位前辈学习时记录下来的。他们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技艺传授给我,做为晚辈,我十分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如果记录方面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那是由于我个人水平有限,敬请专家、读者批评指正。
 
 

二、潮乐诸调特点与潮州筝演奏方式

 

潮州筝早先是用“二四谱”作为原始谱的,这是一种只能以潮州方言念唱的古乐诗谱。早期的“二四谱”只记“板”不记“眼”,以二三四五六七八(即简谱的 5 6 1 2 3 5 6)为标记。它基本上是一种五声音阶的谱式,音调的变化要靠左手按、滑而产生的“轻三六调”(简称“轻六调”)、“重三六调”(简称“重六调”)、“活三五调”(简称“活五调”)、“轻三重六调”的变调奏法来体现。以后,随着“工尺谱”的引入,许多人开始用“工尺谱”,并将其抄成筝专用谱(仍类似筝类母谱),但“轻”、“重”、“活”、“反”的变调方法仍保留在“工尺谱”中。

 
 
 

从以上表中可以看出,“轻六调”是用  1  2  3  5音阶构成旋律,在演奏中由于没有过多的 7  4 两音的揉、按,“轻六调”音乐一般都有流畅、轻快的特点。“重六调”是用⒌⒎  1  2  4  5音阶构成旋律的,这种的乐曲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含有沉稳、深情、反思情绪的乐曲,例如《昭君怨》、《月儿高》、《柳青娘》、《北雁思归》等;另一类是含有谐谑、轻巧情绪的乐曲,例如《寒鸦戏水》、《杨柳春风》、《画眉跳架》、《象弄牙》、《红梅头》等。这两类乐曲对于 7  4 两音的处理是不同的,前类乐曲对左手 7  4 两音的按、滑、颤处理是不稳定的;后类乐曲对左手 7  4 两音的处理却相对稳定和准确,以至某些乐曲听起来就象转了调一样。例如,许多人常把《画眉跳架》的旋律

 

 

三、板式、催奏及右手弹奏的指序           

                                                                           

潮州音乐所用的板式就是潮州筝曲所用的板式。有“头板”(4/4,属慢板)、“二板”(2/4,是比头板稍快的慢板)和“三板”(1/4,是快板)。古时留下的“二四谱”均未见过有“拷拍”(或称“拷打”,1/4拍子,是一种多以板后音并带有切分节奏特点的、情绪跳跃的快板。该板式后通常接“三板”,可见“拷拍”是后来才有的,它使得“头板”到“三板”的过渡段落,有所对比和变化。现在,凡由“头板”、“拷拍”、“三板”三部分组成的六十八板乐曲,民间称为“大套曲”。当然,“拷拍”并不是每曲必用,有些弹筝前辈是不用的。

潮州民间有著名的十大套曲,其中“重六调”五首,有《寒鸦戏水》、《月儿高》、《昭君怨》、《小桃花》、《黄鹂词》;“轻六调”五首,有《大八板》、《凤求凰》、《玉连环》、《锦上添花》、《平沙落雁》。演奏“大套曲”的速度是从慢到快,对于乐曲的结构和演奏技巧的按排,演奏者是可以随意变化的。例如,演奏者可根据演奏场合的需要,将“拷拍”和“三板”交叉反复演奏,以延长乐曲时间。并通过反复来加快乐曲速度,将乐曲推向高潮。在演奏技巧发挥方面,演奏者有时采用即兴演奏的方法(即用“采花牌”),使乐曲更具难度。

“催奏”是潮乐中最常用的变奏手法,其方法不下几十种,这里仅介绍三种最常用的“催奏”。

1.  利用演奏指法习惯和增加音符的“催奏”:

民间也称这种催奏为“企六催”、“不断六”或“駐六”。这里的“六”是工尺谱的六音(即简谱5音),“企六催”、“不断六”、“駐六”都是不断和保持“六”音的意思。

3.  用节奏进行“催奏”:

后一种利用节奏休止来催奏的方法,在“拷拍”中最为常见。

        不仅在快板中有“催奏”,慢板也是有“催奏”的。它经常出现在一些没有“拷拍”、“三板”的乐曲和“汉调”乐曲里。其特点是:在一些“头板”或“二板”的乐曲里,原先松散的节奏变得整齐而有规律了,尤其在乐曲反复时这种情况更明显。例如《一点金》的第一次变奏:   (因有很多指法符号,所以简谱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