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音乐风格与活五调

  林毛根

 

 

    潮州音乐古朴,典雅、轻柔、细腻,风格鲜明,韵味浓郁,因而受到人们的赞赏。

    潮州古属南粤,秦代开始在这里屯兵设郡邯,由於战士戍边、官宦迁谪。战乱移民等原因,中原文化就逐渐南移,宋、明两朝败亡都以潮州为终点。宫廷文化随着朝廷的后撤而流入。传说潮阳的笛套古乐就是宫廷流散乐工传谱。韩愈谪贬潮州,在潮兴办教育,儒家思想也随之渗透到各个角落。至今,潮汕人仍以“儒气”—词来称颂美好的事物,办事妥贴说办来儒气;称高雅的音乐为儒家乐。潮州的古筝,与别地不同,头大而短,琴身逐渐向尾部收尖,造型明显是模仿古琴。这也是崇儒的表现,见到这些,对潮乐的古雅遗风就不觉奇怪了。

    潮汕平原四季如春,抒情的音乐与人的生活节奏十分协调。它有江南丝竹的秀丽,又有海边特有的轻柔。

    潮州的椰胡:椰壳作音箱,红木作弦杆,再加上用螺钿作装饰,极具海边风情。它那清纯的中音音色,如甘草清甜。潮州的唢呐,口小,用麦秆做哨,声音轻柔到可以模仿人声。和尚念经、小旦唱曲都可以由它伴奏。用作哨哔的麦秤,既不是山区的;也不是平原的,而采用海边的。在海风中成长,由海水泡大的麦秆才会有柔中带刚的特色。

细腻,一般指艺术加工的精细和微妙的细节处理。潮州的打击乐一件一个音:苏锣是低音sol,大锣是re,钦仔是mi,深波是do……十几件乐器配搭起来,恊和动听,气象万千。弦乐中的一点一、三点一、七点一等多种变奏手法,把每首乐曲装扮得多姿多采。古筝弹奏活五调时,一音三韵,更是细针密缝。在表现弓马战斗的潮州大锣鼓中,我们常见到打鼓者摆出拔剑的威武架势。在弹筝人中又见到了兰花指—类的美姿。一如厨师做菜,不单要美味,还要好看,潮乐的演奏也要求好听,讲究好看。细腻是潮州各种艺术品共有的特征,潮州的木雕是以细腻的刀路著称,在一块木板上把前、中、后景都刻划出来,显得多层次。潮州的刺绣  也以精工驰名,现在不少刺绣工艺为机器生产所取代,潮绣由于针路活和它那立体的独特绣  法,还有相当的生命力。潮汕不单工艺制作精细,农民种田也十分细致。这里一年三造,稻薯间种,斜坡地种包菜,旁种小麦,地里的小池塘里面养鱼,周围种瓜,从飞机上朝下看,像一幅美丽图案,难怪外地人形容潮汕人种田如绣花。潮乐的细腻特色,是潮汕人民生活、人民性格在音乐中的反映。

    典雅、轻柔、细腻的艺术风格,在潮州音乐中的“轻六”、“重六”、“反钱”诸调中都有所表现,表现得最充分的是“活五”,它是一种六声音阶曲调。由于曲调独特,韵味浓郁,早在一九五六年第—届全国音乐周时,就引起国内许多音乐家的关注。—九八三年汕头潮乐演奏团应邀赴港演出,活五调曲目也引起海外一些知名音乐家的极大兴趣。

    活五调是活三五调的简称。过去潮州器乐曲有三种谱:古琴、琵琶用减字谱;笛套、唢呐、汉调用工尺谱:弦、筝用二三四谱。简称二四谱。二四谱以二三四五六七八作唱名, 相当於简谱的⒌⒍(⒎)1234561amisifa同用三、六来表示。乐曲注明“轻三六调”(简称轻三),三、六念lami;注明“重三六调”(简称“重六”),三、六念sifa;标明“活三五调”(简称“活五”),三、五即sire,两音还要作特殊的滑音处理,活就指这个。

    活三五究竟要活到什麽程度?“三”(si)要在sido中间大回旋滑奏。“五”(re)是个不稳定的颤音,音高接近升re。演奏这两个音,除要求特定音准外,还要滑动(或颤动)  均匀、连贯,要在动态中表现“三”(si)音如果按得太轻,变成轻六调,按得太重,变重六。“五”(re)音,轻滑无味,重滑又变味。按得太死则变成死五。活五调除“三五”两音要作特殊处理外,其他各音还要作相应轻度滑奏,以保持色调的统一。它的独特之处在这里,高难之处也在这里。由於不容易掌握,以往学习潮乐是先轻六后重六,最后才学活五,过了这一关才算“毕业”。

    活五调强调特殊滑音效果而以韵取胜。由弦乐、三弦以及音波较长的古筝来演奏,效果最佳,尤以筝的的味最浓。学潮筝弹不好活五调,就被认为未到家。

    活五调委婉。深沉,长於表现悲愤,激越的情绪,是一种悲调。潮州的弦乐有文、武,病、狂四大弓法,活五调用的是病弓。如泣如诉的曲调,正是通过这藕断丝连般的病弓病指来体现。

    说活五调是悲调,为什么又有《渔家乐》、《普天乐》一类的曲目?这不奇怪,生活中也有以眼泪表现欢乐的。骨肉久别重逢,夫妻破镜重圆,不就有高兴得流泪的吗?

    活五调几乎每个音都要经过加工润色、揉按软化。但1a音却要处理得特别硬,特别亮,已故的潮乐活五调大师何天佑和名演奏家杨广泉先生都—再告诫学牛,这个音—定要站得稳,撑得住。这种以硬去表现软,如同国画中的以白当黑的道理—样。於是又使人想起潮汕卖甜品的小食店,经常在甜汤中放点盐,这就显得更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