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弦诗乐

 

 

    潮州音乐是中国广东省潮汕地区民间器乐演奏的统称。乐种品类繁多,粗分有锣鼓类和管弦类;细分有声潮州大锣鼓,笛套锣鼓,小锣鼓,苏锣鼓,弦诗乐(丝弦乐)笛套古乐、细乐,庙堂乐潮州汉乐。   

    弦诗乐以潮州头弦(又叫白字头弦)为领奏的乐器的民间丝竹弹拔乐合奏形式。除头弦外,有椰胡、提胡、小三弦、琵琶、秦琴、扬琴、小笛等。它是潮乐各品类中最群众性、最普及的乐种。潮州大锣鼓盛行于潮安县,笛套流行于潮阳市,庙堂乐作为宗教仪式音乐用于道场,潮州汉乐建国前主要活动圈子是上层的官商土绅,只有弦诗乐遍布潮汕各县城镇农村。它的组合形式灵制多样、队伍可大可小,有更多的自我娱乐性质,还用于潮州戏的伴乐,可见其覆盖面之广。潮州音乐广义指民间各类器乐演奏,狭义就指弦诗。   

    潮州弦诗有轻、重、活、反四个调。以5 6 1 2 3为骨干音,7 4为过渡音,装饰音组成的曲调,叫轻三六调,简称轻六;以5 7 1 4 2为骨干音,6 3为过渡音,装饰音组成的曲调,叫重三六调,简称重六;以5 7 6 1 2 4为旋律音,7 2为特性音,即2音升高约半音的百分之七十五,已"7"音作滑动中的大回旋音组成的曲调,称活三五调,简称活五。轻、重、活、反的"",即反线调。反线是弦乐器线(弦)的含义。潮州的柳胡以1 5定弦,内线为1,外线为5。反线调,则把内外弦互反过来,定5 2。潮乐原定F调,反线调为降B调。即古乐中以后为宫的调,潮州反线调也不尽同西洋音乐中的单纯移位,它还有调性和风格方面的含义。轻三调曲调明快,重六调深沉,活五调悲凉,反线调轻松谐趣。一般情况如此,个别情况自不在话下。   

    弦诗乐乐曲分套曲和一般乐曲两类,''有连的意思。套曲由一个主曲(慢板)和两首笛由主曲压缩而成的小曲(快板、也叫拷拍、三板)组成。套曲如同套房,有大套小套之分。规格为68板的(68小节)叫大套曲,超过或不足的是一般套曲。大套曲,一般套曲只是规格大小的区别,不是名气的高下。《寒鸦戏水》、《黄鹂词》、《昭君怨》、《平沙落雁》等是大套曲。《浪淘沙》60板,《柳青娘》30板,是一般套曲但都是名字。潮州音乐十大套,就是指十首有名的大套曲。   

    催奏形式丰富多彩,是潮州弦诗乐一大特色。催奏是潮州音乐中常见的变奏手法。所谓催,是一种带规律性的变奏。把一首乐曲各小节用同一节奏型和加花手法连成一体,如同美术中的连体图案。催奏使原来有长有短、自由松动的原曲,变得齐整划一、聚而不散。使一曲在反复变奏中编变得多样化。催奏使我想起潮州厨师做菜。把一只鸡,两个肥鸡腿炒一盘香喷喷的鸡球;鸡内脏炒菠萝成一道酸甜菜色;鸡翅膀、鸡头、脚爪煮咸菜又成一道清清淡淡的上顶汤…响…一只鸡被体现得如此多样,如此完美可口。有专家认为,从潮州大套曲的结构形式,以及催奏等词中可找到宋唐大曲的一些脚印。我想用品尝潮州菜的心态去听潮州音乐,也能品出一些新的韵味来。    

    (笛子根据潮州筝大师林毛根撰写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