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锣鼓音乐艺术与舞台演出

  刘福光

 

复制时疏忽未找到版权出处请知情者告知)


    潮州有句俗语:「锣静鼓歇,全个无戏」。意即锣鼓一停,戏便完了。
 

    任何戏剧都需要音响和配乐,潮剧锣鼓(敲击乐)和潮剧音乐便是构成戏剧视听教育和娱乐性的主要部份。潮剧锣鼓音乐伴奏是潮州音乐中的一个类门;而广义的潮州音乐是广东潮汕民间音乐的统称。由于配奏乐器与音调之不同,它便分为锣鼓乐、丝弦乐、笛套乐、庙堂乐,还包括一些汉乐,及组成潮剧的伴奏乐。各类锣鼓科介与音乐都保存着传统的演奏方法。在潮剧锣鼓音乐里,传统乐师把许多锣鼓科介、各首不同的潮州音乐灵活地运用到舞台演出中,并依据原曲的基调再加变化或增删,务使每个锣鼓段符合剧情的发展,藉以加强舞台表演的艺术效果。例如:想计科(1)、攻城科、撑船科、更鼓科、笑科、哭科等,都有一定的锣鼓科介;而皇帝上殿、县令升堂、将领出征、官员相迎、合家团圆等,亦有一定的曲牌。此外,还有开场锣鼓、完场锣鼓、随点锣跟、伴乐弦引、头板、二板、三板、散板的锣鼓介头(2)。在潮州明墓出土的古老潮剧手抄剧本《忠孝正字刘希必金钗记》中,除了戏文外,末尾附有官话唱念「得胜鼓」与「三棒鼓」的锣鼓谱记录,饶宗颐教授曾对此锣鼓谱提出研究(3)。照本人的初步分析,依鼓谱所记录的字句看来,是当时艺人对锣鼓的念音用简单的代名词记下,但没有明确的节奏标记。「得胜鼓」看来是正字的锣鼓;近似现代潮州大锣鼓的科套。依据史料,正字戏是潮剧的「师傅」,潮剧初期的演出,有很多内容受正字戏的影响,锣鼓乐器也很简单,在潮流的演变中,潮剧变化较多,演奏乐器逐渐增加,使之充实,形成现今有名的潮州大锣鼓,正字戏的锣鼓,如今还是很大程度地保留着传统的演奏方式,乐器没有多大的变化。
 

    锣鼓乐器的多少,演奏时发出的声音也就不同,目前潮剧艺人对锣鼓的念句也与前有所不同。「得胜鼓」的「角」、「贡」、「正」,就似目前的「告」、「咚」、「」。依此「得胜鼓」可以解为如下的锣鼓念谱,成为一段有节拍的锣鼓科套:

 

 

    至于「三棒鼓」是近似目前潮乐的小锣鼓科,小锣鼓科变奏较复杂,念谱变化多,候慢另行解谱。由此可以说,潮剧在舞台表演时的锣鼓音乐艺术是比潮州音乐更为复杂的。
 

    组成潮剧锣鼓音乐的乐队,相传至今,都是分为文场及武场两部分。演出时,文武场需要紧密地互相配合,人数大致要十五至二十人。乐器的配置,经过历代易迁,随着伴奏的需要以及艺人的变革,逐渐由少而多。发展至今,文武场乐器可分为三大类,并略介绍于下:

武场乐器:从制造乐器的物料来分类,有下面三类。
 

1.木属- 木板、木鱼、辅板

2.革属- 哲鼓、柿饼鼓、战鼓、中鼓、大鼓、低音鼓

3.铜属- 深波、钦仔、大钹、小钹、斗锣(曲锣、班锣)、大斗锣(战锣)、锣仔、九仔锣、铜钟、苏锣、号头

文场乐器
 

1. 拉奏乐 -

字弦(二弦、头弦)、胡弦(冇弦、椰胡)、二胡(提胡)、中胡弦(中冇)、大胡弦(大冇,现以中提琴代之)、板胡

2. 吹奏乐 - 

大唢吶、小唢吶、笛、箫

3. 弹奏乐 -

扬琴(摇琴、洋琴)、蓁琴、月琴、木琴、三弦、大三弦、琵琶

    整个乐队的伴奏由司鼓作指挥。他掌执木属及革属之九种打击乐器,灵活配合运用,并以介头鼓点指挥武场敲击乐员的调配与使用铜属乐器。司鼓也有指挥文场音乐及演员的表演动作的责任,其变化甚为多样。而文场则由头手(4)乐师掌字弦或唢吶领奏。

    以上看来,潮剧锣鼓音乐艺术是组成潮剧舞台演出的重要部分。它与演员又具密切关系,经常要依据剧情的发展及表演者的舞蹈动作加以烘托,使其尽善尽美。而演员的一举一动,更必须与音乐锣鼓合拍谐和。倘若合作不够紧凑,便会破坏整个舞台演出的气氛,致使剧情松散,观众看之无味,得不到好的演出效果。可见潮剧锣鼓音乐与演员的紧密配合,是决定演出是否成功的主要因素。
 

潮剧锣鼓口诀(5)

锣鼓字 所代表之乐器及打击方式 
咚 鼓单槌重击 
隆 鼓双槌重击 
主 鼓单槌或双槌敲击,发出闷音 
告 木板、木鱼或鼓沿重击 
哲 战鼓或哲鼓重击 
立 用手按住斗锣敲击,发出闷音 
刁 斗锣重击 
干 斗锣锣沿重击 
圈 深波重击 
焦 斗锣及大钹齐击或与鼓齐击 
 斗锣、大钹、深波与鼓齐击,或钦仔、大小钹、月锣与深波齐击 
仄 斗锣、大钹、深波与鼓闷击 
侈 小钹单击 
的 抗锣单击 
鲜 抗锣及小钹齐击 
宙 月锣单击 
仓 苏锣或深波与其它乐器齐击 
查 大钹重击 
充 钦仔、小钹、抗锣齐击 
空 钦仔单击

作者简介:

刘福光是香港潮乐知名乐师,亦是潮州音乐戏曲艺术工作者。他自幼受家乡潮乐熏陶,1958年由汕头移居香港,得蔡绍林老师及其它前辈艺人指导,在过去三、四十年来一直利用业余时间钻研及推动海外潮剧的发展。刘氏现为香港潮乐演奏团团长、新韩江潮剧团副团长,及潮商互助社音乐部副主任。

 

1:「科」是潮剧述语,即表演动作之意。
2:「介头」是启示之意。
3:饶宗颐在《明本潮州戏文五种》(1985)的说略中提到有关锣鼓谱的问题。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
4:潮乐弦乐队中的第一乐师(领奏者),在50年代前,每个剧目只有一本手抄本,(称为总纲,由班主保管)。乐队是没有剧本的,每段锣鼓科介之后,便由第一乐师领奏乐曲,其它乐员跟着合奏,故有「头手」之称;而「字弦」也称「头弦」。
5:载于中国戏曲志编辑委员会编《中国戏曲志 广东卷》(1993) 北京:中国ISBN中心,页199-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