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的表演艺术

 

 

 

    写实与写意相结合的表演

    1、从“演人不演行”说起

    我国古代的剧本,不管元代的杂剧也好,明清的传奇也好,有一个现象,就是所有剧本的唱词和道白,不标明某个人物的唱或白,而标明生唱、生白,或旦唱、旦白;潮剧也如此。潮剧的行当从大的方面分类是生旦丑净四个行当。各个行当的身段动作,一般来说是来源于生活,但却不是生活的处然形态,而是已经艺术化、舞台化的动作,概括起来,有几个特征:

    程序性:舞台上所有的行当,一切身段动作都有程式规范,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举手投足都要落在舞台的音乐节奏中,比如手的活动区位,就有“花旦齐肚脐,小生在胸前,乌面到目眉,老丑胡乱来”的基本规范。演员就是在程式规范中去塑造人物形象。

    写意性:潮剧各行当的程式动作,不是生活动作的自然形态,而是经达概括、提炼,它的特点是写意性。所谓写意性,就是广泛吸取自然景象或模拟神似,比如旦行“手式”中的姜芽手、兰花手;身段中的“风摆柳”“云飘空”等动作,就是模拟自然景象而达到身段的婀娜多姿。

    技巧性:潮剧各行当的表演,注重技巧的发挥,演员把人物身上的穿戴,或携带的道具,加以发挥,形成技巧功法,如旦行的手袖功;生行的帽翅功等,使身段动作具有艺术欣赏的价值。一般来说表演的技巧性越高,其欣赏价值也越大。

    2、生旦的身段美从何来

    戏曲是以歌舞演故事,它把语言提炼为有音韵节奏的唱腔和道白,把身段动作提炼为舞蹈动作。就以生行和旦行来说,其身段动作要有舞蹈支作的韵律感和形体美,也就是说,身段表演要符合形体美的规律,即:

    圆与曲的规律:圆就是指动作与动作之间的变化与联系,要流动自如、浑然一体,不要有棱角。

    动与静的规律:即动作运行与停止之间,唱腔弱之间,内心与外表之间,要“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得宜”,静止处感情不断,运动处表演不爆等。

    刚与柔的规律:即动作要刚柔相济,柔中有刚,刚中寓柔,做到表演不瘟不火。

    对衬匀称的规律:即一个动作的启动要有相从的动作配合,有高必有低,有左必有右,舞台上每个动作都以它的对立的动作而存在,从相反相倚的动作中求得匀称、对称。

    随合连贯的规律:即一个动作的运行要浑身配合,一动百动,做到“心到、手到、眼到、步到”。

    3、潮丑三特点

    潮剧生旦净丑四个行当中,丑行是一个表演艺术比较丰富、地方特色比较浓厚的行当。潮丑表演艺术有三个特点,这就是扮演人物的广泛性,身段动作的技巧性和语言的通俗性、诙谐性。

    4、不可小看的“龙套”

    潮剧舞台有一类角色,不直接参予戏剧矛盾冲突,只作为武将的兵卒,文官的随从等,这类角色,称为“龙套”。在潮剧和潮汕观众,却把这类无名无姓的“龙套”称为“老阿兄”,并把“老阿兄”在舞台上的特点,概况为四句话:“行哩行在前,站哩站两畔,说哩说齐齐,死哩死头先”。潮剧龙套的队列变化程式比较丰富,同一内容的场面,往往有几种不同的队列变化,这些队列变化程式,都有固定的伴奏音乐和锣鼓科介。舞台上千变万化的空间环境,正是由龙套“跑”出来的。

 

 

 

(资料提供:lvkissi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