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具—格的潮州椰胡

  林毛根

 

潮州椰胡别具一格。椰子壳做弦管(音箱),配上一支贝壳装饰的弦杆,还有一个蚌壳来做弦码,一看就是海边的乐器,很有地方特色。潮州乐器中,也算椰胡最普及。在潮汕,不论城镇、农村、机关,学校、车站、码头、林场、哨所,初处都可看到,就是香港以至南洋群岛,凡有潮人足迹到达的地方,就有椰胡。椰胡,常同穷苦人的命运连结在一起。过去有多少流散艺人,带着它流落四方。电影《海外寻夫》中,那个走唱艺人,不是在沿街拉着椰胡,唱着“……打起包袱过暹罗,赚有银子多少寄,好返唐山娶老婆”吗?人们在劳动之余自唱自乐。

椰胡是贫苦大众的朋友,但也不被富豪领所嫌弃。有钱人可以用高贵的安南螺壳,镶花嵌鸟,把它打扮得光彩夺目,挂在书斋;农民兄弟也可买一把“简装”的,吊在山寨,雅俗共赏。

人到老年,气力不足,但还可以拉拉椰胡,解除寂寞。因此,老年人喜欢它。学椰胡,即使拉得不理想,但它声音轻柔,干扰不大,最多听些“踏水车”之类的闲话,还可取得谅解。因此,学潮乐者,常从一把椰胡开始,它又是“启蒙教师”,受到初学者欢迎。

高雅的三弦、琵琶、筝,弹时如珠落盘,和上一把椰胡,就会像一根丝线,把颗颗明珠串起,使它聚而不散,十分和谐。它同头弦、小唢呐等合在一起,又像是一层底色,把这些高音乐器的旋律,像重色调的花纹衬托出来,显得更有层次。

椰胡,戏曲需要它,锣鼓需要它,以儒家自若的汉乐需要它,就连那设道场,做“功德”的经师、和尚也喜欢它。“甘草和百味”,艺人们把椰胡称作潮乐中的“甘草”。

    椰胡,极易入门,却极难拉好,潮汕有过许多好头弦手,但有几个著名椰胡手呢?被人们认为平平凡凡的椰胡,只有乐师才知道它的难度。“淡中见浓,才见真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