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改革,拓宽脚下的路

——吴峰先生谈潮剧改革

 

 

 

    众所周知,上世纪5060年代是潮剧的鼎盛期,走过这段最辉煌的历史,潮剧似乎再难企及往日的风光。在众多的文娱载体面前,有着悠久历史的潮剧显得有点黯淡,甚至有点陈旧。原因何在?有识之士指出,潮剧正处于一种超稳定结构。早年形成的那种平衡并没被打破、重组,而依旧被沿袭着。潮剧需要改革已成为一种共识,许多热爱此行的人也积极地探索着潮剧的复兴之路。

    近日,记者在绿叶居中与潮剧名导演吴峰一席谈,吴老就当前戏曲界在改革突破中发展的形势和潮剧应该如何结合自身的特色进行改革作了深入的阐述。

    近年来,戏曲界特别是上海浙江一带的戏剧团体在形式的突破上做了不同尝试,有成功也有失败。有尝试才能有所发现有所突破,才能与时代同步。

    上海越剧院前年耗资400万元重排《红楼梦》,该剧的精神内涵基本禀承原来的剧本,甚至在表演上也以原剧为样板,但在包装上却花了大本钱,为了表现豪华的场面,把原剧首场黛玉投亲改为元妃省亲,最后以警幻仙子接回宝玉作结。可以看出,这次改革是以宏大布景和场面博取观众的新鲜感。另一出戏上海昆剧院的《牡丹亭》,其布景之庞大比前者更上一层楼;上海淮剧的《金龙与蜉蚰》在戏曲如何运用灯光方面也做了大胆的尝试,产生了崭新的面貌。

    安徽省的黄梅戏近年来也做了多方面的尝试。对《红楼梦》的改编,在戏曲界一直认为越剧最成功。但观赏了由马兰主演的黄梅戏《红楼梦》之后,吴老觉得又前进了一步。他说,该戏对宝黛在爱情上的描写更为简练集中和真挚,剧本语言既符合古人,又很有时代色彩。例如这一段:

    "我原想少年无知被管束,总有一天能成人,应该怎样便怎样,身上不再扣缰绳;我原想少年寂寞多孤独,总有一天能走出家门,天下英才任结交,茫茫大地皆有情。等啊等,熬啊熬,一顿棍把我来打醒,我好比笼中一猢狲,张口不能自己笑,迈腿不能自己行,朋友不能自己交,读书不能自己寻,年纪越大规越严,亦步亦趋定终身。如今是上至父亲下袭人,把我围在正中心。"

    这是宝玉被打之后对黛玉的一番心迹表白,这些唱词使我们感到何等亲切。

    同样的,安徽省信阳地区黄梅戏《徽州女人》也在表演的突破上作了努力。女主角在表现深夜春情突至时,在黄梅戏的表演基础上大胆融化芭蕾舞的动作,很动人也很美,拓宽丰富了表演程式。去年由马兰领衔的又一力作《千秋架》从表演到演唱参考了音乐剧形式,又是一种尝试,虽与传统有较大出入,引起不同看法,但吴老认为,这种尝试无论成功与否都值得称道,只有不断尝试改革,戏曲才能与时代同步而受到群众的欢迎。

    戏曲的改革要注意到本剧种的特点,有些是本剧种能做得到的,有些是本剧种不容易做到的。潮剧的特色在于生旦丑。在不久的将来,由于市场的需要,丑戏的分量将会更重。

    潮剧的改革已势在必行,但是,尽管大家都在做各方面的尝试,但万变不离其宗,它最终仍应是戏曲;在改革的同时还要注意到本剧种的特点,有些是本剧中能做得到的,有些是本剧种不容易做到的。比方说,《红楼梦》、《西厢记》由越剧或黄梅戏来表现较好,换作京剧则可能逊色些。京剧在表演帝王将相上有天然的优势,其黑头唱声宏亮,气概万千,老生做派工整,这些都是其它剧种难出其右的。而山西梆子、秦腔曲调高亢,富于激情,其《赵氏孤儿》在戏曲界几乎无与匹敌。潮剧的特色在于生旦丑。回顾从解放后到现在,潮剧能进京演出的无不是生旦丑戏,如《陈三五娘》、《芦林会》、《扫窗会》都是生旦戏,《辩本》、《闹钗》是丑戏,《苏六娘》、《张春郎削发》是生旦丑兼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潮剧的丑行。在20世纪30年代,潮剧出现众多名丑,如龙汉、清泉、谢大目、翁丑、尼姑丑、洪妙、清祝等,其中一些还有自己的首本戏,像龙汉的《卖牛开厅》、清泉的《金来清》。潮剧有自己的不错的剧目,如《张古董借妻》、《李唔直撬水鸡》等,这都是潮剧丑行剧目的丰富遗产。还有一个《九嫁妈》,也是潮汕大地的真人真事,讲的是庵埠一个女人嫁过好几次,当她的第八个丈夫死去后她觉得生不如死,就去跳溪。那时正是六月炎夏,一个卖砂锅的小伙正在溪中洗澡,见那女人要寻死,就冲着她喊,叫她若要寻死等他洗完澡再跳下来,要不然,他在水中没穿衣服不好救她。女人自是不理会,跳了下去,小伙还是救了她。没想到却为救人把担砂锅白白给人偷了去,不禁埋怨起女人来;女人本不想活的,双方于是互相埋怨,一场悲剧演化成喜剧。听罢女人诉说,小伙心生同情,遂把女人带回潮安古巷家中。可他家中只有六厝,仅能安放一床。小伙就把床让与她,自己睡在外埕。秋凉以后,女人心中过意不去,有意嫁给他,却怕自己命硬,害了他。男人得知女人心意之后,说死生是自己的命,于是俩人就一起过了。还接来女人与第八个丈夫生下的惟一的儿子,供他念书,大字不识一个的男人在教子读书的过程中又有一串的笑话。后来此子还得中进士,庵埠、古巷两地都争着要他去认祖祠。像这样的故事,整理出来会是一出很有意思的丑戏"方展荣参评玉兰奖拿的也是人家川剧的剧本《无意神医》,潮剧拥有像方展荣这样优秀的丑角,却无自己的剧本,我觉得是件憾事!"吴老深有感慨地说,他还指出,我们面临的将是表现人民百姓的时代,市井生活、百姓的喜怒哀乐将会是文艺作品表现的重点,对潮剧而言,未来丑戏的分量将会更重。

   

    资料来自黄梅戏网站“仙客来”,未注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