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郑一标与潮剧导演制

陈炳光

 

 

 

 

 

    潮所历史悠久,在数百年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历经人世沧桑,荣枯兴迭。考诸潮汕近代收集的潮剧史料,可以简单地这样说:潮剧产生于明代,成熟于明中叶,鼎盛于清代②,而濒临灭顶之灾于抗 日战争和解放前夕③,繁荣于新中国建立之后。

    新中国以来,潮剧获得长足前进,蓬勃发展,固然有诸多因素,首先是有正确的方针政 策的指引和政府的扶植。而倡导起现代潮剧导演制的举措,也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郑一标 就是新中国初期,率先创建潮剧导演制的先驱者。

    1946年,郑一标毕业于西南联大中文系后,于泰国从事进步戏剧活动,出版文艺刊物。1949年从泰国回潮汕参加文艺工作,曾任潮汕文工团导演、以执导潮州方言歌剧《赤叶河》而初显其导演才华,在潮汕广有影响。

    1953年调粤东戏改会,从事潮剧改革工作,是建国后首批参加潮剧队伍的大学生之一。他一走上戏改岗位,便抓住当年粤东区举行首届潮剧传统剧目汇演的机遇,对参赛的11个剧目进行了全面考察,并深入到艺人中间(主要是教戏先生),参加剧目评论和评奖工作,对获奖的优秀传统剧目《扫窗会》进行细致的剖析,并在汇演大会上做了“从《扫窗会》为例讲导演怎样分析剧本问题”一万多字的发言,引起戏曲界的强烈反响。这是郑一标通过对剧目和舞台表演进行全面观察后,深感要进一步提高潮剧艺术、建立正规导演制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有意识借着汇演大会,有针对性地对导演工作的宣传和倡议,并亲身投入导演工作的示范实践。

        同年秋天,郑一标参加组织赴省参加“省首届戏曲改革工作汇报演出”的剧目工作。当时,参加汇报的剧目是由六大班选出的《扫窗会》、《辩十本》、《搜楼》、《失印》四个传统折于戏,并由六大班选派出代表组成潮剧代表团。郑一标和名教戏卢吟词合作,具体负责《扫窗会》的加工提高工作,挑选了刚入戏班半年的正顺剧团青年演员姚璇秋扮演剧中王金真,怡梨剧团翁銮金扮演高文举。加工工作都按照郑一标原来剧本分析的意见进行严格的排练,功夫不负有心人,12月,省的汇报演出和公演,四个折子戏一炮打响,好评如潮,特别是《扫窗会》评价最高。中山大学中文系戏曲专家王起教授看戏后写的评论文章说:“看了潮州剧四个优秀节目,使我们大大惊奇于广东民间戏曲旧戏的丰富,粤东戏曲改革工作同志的显著成绩……,作为细工戏,《扫窗会》可以说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扮演王金真的姚璇秋及高文举的翁銮金,对剧中人物的思想感情和这种思想感情在一定的剧情发展中所引起的复杂变化有着深刻的体会,因此,在表演上已经完全达到内外一致的地步。在有些剧情紧张的地方,演员不止是剧中人的化身,而是更高更集中的表现剧中人的性格”④。由此可见《扫窗会》演出的成功,固然是通过姚璇秋和翁銮金的表演功力在舞台反映出来,但专家评论的成功要点,也正是郑一标现代导演手法对这个戏所要达到的目的要求的,这足见导演工作的重要,也充分体现了新文艺工作者与艺人通力合作所取得的成果。

    新中国以来,本人有幸在潮剧改革工作中与郑一标等新文艺工作者同舟共济,对潮剧导演工作的重要性体会更为深刻。对比旧社会我们戏班(1947年正顺班与玉梨班)也排演过《扫窗会》(当时叫“扫纱窗”),是由教戏先生口传心授出来,只注重唱功而已,论演出效果与今天对比真不可同日而语。

       郑一标导演《扫窗会》取得成功后,先后带着神话剧《张羽煮海》和现代戏《两兄弟》到我们正顺剧团作导演示范,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在《张羽煮海》一剧,他安排姚璇秋扮演海龙王之女琼莲公主,又考虑到姚璇秋进剧团一年来扮演过三个青衣角色的悲剧人物,即《扫窗会》的王金真、《玉堂春》全连的苏三和《伯皆认像》的赵五娘,现在要扮演一个天真活泼的少女,属闺门旦,估计有较大的距离。因此,他一面对姚璇秋进行详尽的剧本人物分析,另一方面交代剧团买了一批儿童玩具,要姚璇秋每天午睡前耍玩具半小时,目的是要培养她有天真活泼的少女神采。姚璇秋经过一番磨练,不负众望,较好完成了角色任务,得到郑一标导演的认可,这也为姚旋秋日后演好《荔镜记》的黄五娘、《苏六娘》的苏六娘等闺门旦角色奠下基础。

    二、导演现代戏《两兄弟》,郑一标认真总结吸取了排演《张》剧受到男女唱腔同腔同调的限制,使成年的男角未能在舞台流畅演唱,降低了演出效果的教训,他除了制订周密的导演计划,全面调动各艺术部门的积极性,为剧情和剧中人物服务外,特别强调音乐唱腔设计要进行改革,力求突破男女同腔同调的局限,调入新音乐工作者张伯杰,潮剧乐师陈华(又名陈仙花)作曲,在郑一标的精心策划下,通过一番努力,取得了一次成功的尝试,并在全区潮剧唱腔改革会议上作经验介绍,其中有这样的记录:“我们认为《两兄弟》的音乐改革工作是比较明确地针对废除童伶制后所带来的唱腔问题,集中力量在编曲、演唱和演奏上进行一系列的革新尝试,以突破传统童伶唱声调门的限制,摸出若干适应成年演员歌唱要求的编曲方法和演奏方法……在编曲之前,对每个参加演出的演员逐一摸清其声域,作为编曲的依据。特别是编曲上不限于原来童声的单一调门,并考虑每个演员的长处和短处,结合剧情气氛进行转调,给成年唱声打开通路。(见正顺剧团《两兄弟》音乐工作总结)

    三、郑一标导演作风严谨,每执导一剧,非吃透剧作意图及制订好周密规划等案头工作不开排;排练一丝不拘,非达目的不罢休。我曾亲眼看到郑一标在为正顺剧团首次赴省汇报演出和公演(也是建国后粤东区第一个上省的潮剧团)加工提高《荔镜记》,当排练到“投荔”场时,掷荔枝手帕给陈三这个情节,反复排17次还不过关,当再来第18次时,演五娘的姚璇秋哭着说:“导演的提示我是能够领会,但一时要把内在感情和外形动作统一地表达出来就难以做到,可否给时间揣摩体验后再排。”才得到准许停排,于此可见导演严谨性的一斑。

    纵观上述事例和回顾郑一标自1956年调入广东潮剧团(后成为广东潮剧院一团)任导演和导演组长30多年来,他执导或与人合作执导的古今剧目30多个、如优秀传统剧目《扫窗会》、《芦林会》、《闹钗》、《闹开封》、《荔镜记》、《苏六娘》、新编历史剧《辞郎洲》和现代戏《松柏长青》、《万山红》、《滨海风潮》、《一袋麦种》等等。这一系列的剧目,无论是五十年代末两次赴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南昌等大城市演出,或是1960年作为中国潮剧团访问柬埔寨王国演出和首次香港演出,以至改革开放七十年代以来多次到泰国、新加坡、法国、澳大利亚、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访问演出,都获得很高评价,轰动海内外,几十年来盛演不衰。大多剧目都已拍成戏曲艺术影片或录成电视剧,发行上映于国内国外,特别是90年代以来再把《荔镜记》、《苏六娘》等影片录制成音像影碟销售国内外,销路甚广,大大打破了所有戏曲艺术片的销售记录。

    郑一标几十年来对导演工作不遗余力,如今虽然年近耄耋,仍然操心着潮剧导演事业,一如既往地扶掖后生。在郑一标与其他新文艺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以及与潮剧艺人的通力合作下,为潮剧事业的发展提高和推动各项制度的现代化,尤其是建立起导演制,做了如下的贡献:

1、  在潮剧建立起现代导演制度及排练、演出等管理制度,打破了潮剧一贯单靠教戏先生的口传心授的排戏方式的局限,以科学理论为诱导,使演员深懂剧情、理解人物,对提高演员理论知识水平和剧目演出质量起很大作用。使潮剧的排戏和演出管理上出现了崭新的局面。

2、  在现代导演制度的哺育下,培养了一批导演新生力量,如黄瑞英、林鸿飞、吴殿祥、郭楠等,使导演工作后继有人,并逐步巩固完善导演制度。

3、  培养起一批有戏剧理论武装和戏曲技艺修养的新一代演员人才。新中国建立后,吸收培养起来的新演员,如姚璇秋、范泽华、肖南英、吴丽君、叶清发、陈馥闺、陈丽华、林舜卿、朱楚珍等,在现代导演制的锻练下成长快,文化、专业修养全面,对比旧时代潮剧单靠师带徒的传统培养方式,所产生的效果、质量,可说是天渊之别,为潮剧艺术的发展提供了优秀人才。

4、  在严格排练制度和舞台管理制度的规范下,树立起严肃的新台风,确保演出质量,尤其是成立了广东潮剧团,集中了潮剧优势力量,组成了一个对外艺术交流,对内起示范作用的代表性剧团,更是严格要求有严肃认真的舞台作风,这样既确保了历史赋予的作用,同时也使这个剧团长期以来所形成的优良舞台作风,在国内产生很好的影响,更值得今天表演团体的借鉴。

5、  在潮剧界树立起新老合作的典范。五十年代初郑一标投身潮剧改革工作时,就与其他新文艺工作者一道深入到潮剧艺人中间,他们具有较高文化水准和文学修养与具有丰富舞台实践经验的艺人密切结合,充分发挥了各自的长处,弥补各自的不足,通力合作,共同创造出更适合舞台演出、又具有较高艺术水平的作品。使新老合作在潮剧界蔚然成风,也成为潮剧改革史上的成功经验和美谈佳话,很值得我们的珍视,并发扬光大。 

回顾历史,略记郑一标创建潮剧导演制的业绩、经验,以便后人学习借鉴,推进潮剧事业的振兴繁荣。

 

注:

①见《明本潮州戏文五种》的序中记载:“潮剧至迟于明初已盛行于潮州地区,是我国地方剧种中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重要剧种之一。

②见《潮剧志》“清代潮剧”条记载:《王定镐鳄锗摭谭》说:“潮属菊部,谓之戏班,正 宇、白字(即潮剧)、西泰、外江四种,正宇、西秦、外江一类,不过数班,独白宇班以百计。”光绪二十八年《岭东日报》载:“潮音二百余班,此为潮音戏之鼎盛时代。”

③见《潮剧艺术欣赏》“四十年代的衰落”条记载:“辛亥革命(1911)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年间,国家经历了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由于战争频繁,社会动荡,经济萧条,潮剧处于生存艰难的境地……至1949年底,从光绪28(1902)的二百余班只剩下‘老 正顺”、“老三正”“老源正”等六个处于奄奄一息的戏班。”

④见《潮剧闻见录》“初登省城舞台”条的记载。

 

 

 

(汕头戏曲学校郭丹虹老师提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