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从《围城记》的作曲浅谈潮剧音乐的改革发展

丁增钦

 

 

 

 

 

    在地方戏曲处于滑坡的今天,潮剧和全国其它剧种一样,而临着巨大的危机,潮剧的改革已成为一个日益严峻的任务。在"既要保留传统的艺术精华和特点,又要有所创新与发展"的前提下,具体应如何进行改革?从哪个方面着手?本人作为一个潮剧音乐工作者,想结合近几年来的工作实践,谈谈一点粗浅的体会。

    首先,在构成戏曲的三要素--音乐、舞蹈、故事中,音乐最能体现戏曲的特点,它是区别剧种的主要标志。从这个意义上说,音乐是戏曲的灵魂。所以,我认为,对音乐唱腔的改革,是整个戏曲改革工作的关键,改革应首先着眼于这个方面。潮剧是用潮州方言念唱的,潮语属于闽南语系的一个支流。在闽南语系的区域里,存在着许多剧种,有些剧种和潮剧很近似,简直连打击乐都可以借用。那么作为区别剧种的基本标志的音乐,就必须尽量显示出其本身的固有特点,潮剧的打击乐(以大锣组合和"钦仔"组合而见长)、潮剧的四大调式(轻三、六调,重三、六调,反线调,活三、五调)和潮剧的三大板式(头板、二板、三板)构成了潮剧音乐的基础,失去了这三个特点、潮剧就不成为潮剧,这也就是属于改革中应该保留的"精华和特点"。

    立足于这三个特点,又不拘泥于传统的模式,对音乐唱腔进行大胆的改革,我认为这是一条可行的"戏改"道路。近几年来,我在为潮剧《断鸿曲》、《泪洒秦淮》谱曲过程中进行了一些尝试。最近在为《围城记》(下简称《围》剧)作曲时,又总结了前二剧的经验与教训,在保留潮剧特色的前提下,立足于"紧随剧情的发展""围绕唱词情绪""配合表演舞蹈"这三个创作原则,大胆引用、吸取外来的旋律素材作为基调(当然,在吸取引用外来的旋律素材时,应注意潮音的清正、调式的连贯和统一),并注意在描写抒情的篇幅中去除节奏拖沓的现象,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下面我想结合《围》剧的音乐创作,谈谈几点体会。

    一、正确理解"洋为中用"的精神

    几位同行看完《围》剧的录像后,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其中有二点我认为应该提到理论上来将它总结一下。一是本着"洋为中用"的精神、把能为我所用的艺术品种统统拿来(这里的""不仅指"外国"的东西,其中也包括潮剧以外的一切艺术品种),二是关于潮剧鉴定标准的问题。

    《围》剧录像放完以后,在作曲问题上,曾经引起了一些争论:一位老同学带着批评的口吻说:"不错,你又写了几首好歌。"其它几位同行马上给予回驳:"好就好在有这几首好歌。如果单纯用传统的曲牌、套曲、怎足以体现抒情的回忆?如何表现安怀远和谢莹娘在古庙相会时充满青春烈火的内心活动?怎样去揭示他们各自矛盾的心理?又怎能衬托跑马突围的舞路动作呢?"

    由此可见,外来的东西,只要运用得当。可以弥补潮剧中的某些不足,使古老的潮剧艺术不断发展,更臻完美。这也是"洋为中用"的精髓所在。

    那么这样是否背离了潮剧艺术的特点呢?这位同事又说:"当然,作为我们自己完全能够接受,但观众能不能通过呢?你们认为好的地方,完全不象潮剧嘛"!"什么样才叫潮剧?潮剧的定义是什么?……"又是一场激烈的争论。最后,一位同事作出了结论性的讲话。他指出:衡量是否潮副的准则应该是:一、潮音的准确与否;二、乐器锣鼓的运用是否恰当;三、调式、板式有无背离剧种。就此而言,《围》剧的作曲还是符合这三个准则的。

    通过这一讨论,我更坚定了信念。洋人的东西也罢,民族兄弟剧种的素材也罢,只要对我有用,就可以大胆地引用和吸收。

    二、情绪配乐应确切体现剧情

    随着文字剧本创作的深化和创新,一个剧本往往除了唱词外,还有许多需要音乐去衬托和表现的地方。这次《围》剧的导演郭志贤同志本身是搞芗剧的,戏路的不同给我带来许多难题,但同时也给了我一次严格的磨练。他摒弃了门户不同观念的约束,创作手法较为新颖,因此许多情绪配乐是在戏排成之后才产生的,对音乐的时值、速度及对情绪的配合部是经过现场的排演以后才作出要求的,这就严格得多了。当然这样一来,配乐也就更为恰切了,使剧情得到更好的显示。

    三、调动歌唱形式,为剧情服部

    从《围》剧的作曲工作一开始,我就根据潮剧传统的帮声特点加以改造,让帮声形式更好地为内容服务。我选拟唱词曲句"视情而帮"的作法,按照情绪的需要安排了男女声独唱、小组唱、男女合唱、混唱等形式、使之更丰富,更准确地抒发感情。

    四、发挥乐器的伴奏功能增加音乐色彩

    潮剧传统的领奏是二弦、唢呐、为了更恰切地表达每段戏的情绪,在《围》剧中我安排了以二胡、笛子、琵琶、及大提琴、洞萧等乐器领奏的曲段和乐段,收到了较好的效果。由于乐队的编制有限,虽谈不上配器,但有些地方运用和声的功能,增加音色的厚度和强度,在抒情和优美的唱段中安排一些复调和付旋律,增加体现主题的音乐色彩。

    当然,潮剧的改革不只是指音乐的改革,要使潮剧有历史性的发展与弘扬,还需要从各方面进行改革,包括内容、表演程式、灯光、布景……等等。以上所谈的只是在戏曲音乐领域内的一些尝试和几点粗浅的体会,能否为潮剧界间行所赞同和广大观众所接受,则须经过事实来证明了。

 

(汕头戏曲学校郭丹虹老师提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