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浅谈戏曲表演中的“舞台交流”

 翁灿龙

 

 

 

 

 

    “舞台交流”是根据剧本的规定情境,依据人物之间的内在联系,以剧中人物的身份和思想逻辑、行动目的为基础,和同台者进行不间断地,相互传达和接受思想情感的过程。“舞台交流”是表演艺术中塑造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戏剧总是通过交流来提出、发展、解决冲突,从而揭示主题的,交流是表演艺术的基础,没有交流,表演艺术就缺乏依据和目的性。我们在表演基础理论和表演技巧教学中,把“舞台交流”作为一个重要的训练阶段是十分必要的。

    “舞台交流”的形式,一般概括为三种,就是与同台对手的交流,与想象对象的交流,与观众的交流。下面分别谈谈这三种交流形式。

    1、与同台对手的相互交流

    这种交流形式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相互交流,它是以同台者为对象,同台者的双方,都是以一方的存在为交流前提的,以对方的行动为交流依据的。它们在行动中各自为了一个目的,运用自己的感觉器官,去感觉对方的心理形体行动。比如:《换偶记》佳月英以蒙面的形式被官媒婚配给马大成为妻,心里十分悲痛,准备以死了结一生,而冯天盛以同样形式却娶来老太婆张幼花,心中自然也十分痛苦。但当两对不幸夫妻回家途中相遇在客店里,当冯天盛看到佳月英青春美貌,当佳月英看到冯天盛少年英俊这一段戏,冯天盛说:“乡亲嫂来请见一礼”。佳月英说:“小奴也有一礼”时,两人眼光碰在一起,对视良久,这时被马大成叫开,冯天盛自觉失礼,佳月英脸上羞得火辣辣的,马大成忙赶佳月英回房,佳月英恋恋不舍地离开,冯天盛左冲右突,冲上前去,眼送佳月英回房才一返常态。从这些细微的变化中,从一个眼神,几个表演动作,欲言又止,可以看出他俩心里在想什么?准备要干什么?不用言语而把自己的思想、意愿、态度、情感相互交流着,传递着,双方的行动是交流在一起,这就是相互交流。另一种是影响交流,这种交流是指同台者的一方以自己的行动有效地传达给对方,切实地影响对方,以达到改变对方行动的目的。比如《穆桂英大破天门阵》招亲一场中,杨宗保被穆桂英生擒上穆柯寨,穆桂英爱慕杨宗保少年英俊,武艺高强,愿以身相许,结为夫妻,而杨宗保少年气盛,自以为将门后裔,如今被擒欲杀便杀,怎能与山贼之女为偶等言语伤害穆桂英。穆桂英为了达到自己的行动目的,不但不生气,反而心平气和如数家珍地道出她本是忠良后,朝野之间道不同,并且拿出她爹珍藏的刻有“干将莫邪,卫国保家”字样的宝剑给杨宗保观看后,杨宗保改变对穆桂英的看法,有意与穆桂英结为夫妻,合力抵抗辽邦。这一段戏穆桂英就是以自己的行动有效地传达给对方,影响对方,以达到最终改变对方行动的目的,这就是影响交流。

    2、与想象对象的交流。

    这种交流的形式是凭想象、幻觉创造出来的非现实,实际不存在的对象进行交流。演员要靠着“假定”的功能,潜入想象中的虚构出来的角色情境中,确信想象对象就在自己的面前,全身心地给予和接受想象中对象的刺激和反应,通过演员与想象中对象交流,使观众也感觉到他的存在。比如《关王庙》中的王金龙自叹,《井边会》李三娘给刘承佑叙说咬脐由来去向等,这些就是属于与想象对象的交流。

    3、与观众的交流

    这种交流形式,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与观众的间接交流,它是通过与对手直接交流的同时产生的间接交流,比如《挡马》中焦光谱从杨八姐的言行举止中,凭自己的直觉和生活经验判断眼前这位番将不是八姐,就是九妹,待我进去大叫一声:“将军你岂是姓杨,我姓焦,你姓焦,将军,你岂是天波府杨八姐”。两人的交流是直接的,自觉地进行的,与观众的交流是通过对手间接的,不自觉地进行的。这就是与观众的间接交流。另一种交流就是与观众的直接交流,这种交流在戏曲中较为常见。比如,《杨子良讨亲》中,乳娘看到节妇亭,感到十分奇怪,杨子良给她道出节妇亭由来,“夫死不嫁称节妇,官府为她立牌坊,你是我的乳娘,守节半生,待我将来做大官,自然与你建个节妇亭”。乳娘自然十分高兴,但转念一想,子良的父亲强占了她,她虽夫死不嫁,但没有守节,没有条件,越想越痛苦,最后大哭起来。这个过程始终与观众交流着,并且十分直接。这就是与观众的直接交流。

    在高年级的学戏课教学中,应要求学生掌握一些“舞台交流”的技巧,不然会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似乎在看,但是什么也没看见,虽然在听,但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或者,听见了,看见了,但是没有切实的感受到。要真听、真看、真想,要全身心地把注意力放在同台角色的交流中,做到外部的形体动作都能够传达出内部的精神世界。这样戏才真实、感人。随思随想,漏洞百出,请批评指正。

        2002110

 

(汕头戏曲学校郭丹虹老师提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