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潮剧艺术教育百年史略

郭丹虹

 

 

 

 

 

    提要:新世纪对潮剧人才的培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潮剧艺术教育也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本文按其发展的历史年代分为五个阶段,对百年的潮剧艺术教育作一个精略的回顾,并进而从其百年的兴衰更替中探求其发展的客观规律,旨在抛砖引玉,促进潮剧艺术教育更臻完善。

    关键词:潮剧教育百年历史

    潮剧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潮剧艺术教育则是延续这份财富的唯一源泉。纵观20世纪的潮剧艺术教育,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终于形成了一套办学体制和教育体系,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潮剧新人,铸就了一个世纪潮剧事业的辉煌。回首百年的潮剧艺术教育,追思其形成和发展,重温其历史和演变,意义深远。

    一、童龄制对潮剧艺术教育的影响和作用

    (历史年代从1901年——1948年)

    艺术是与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只有政治昌明,国泰民安,艺术事业才能兴旺发达。20世纪的前50年,中国经历了辛亥革命、北阀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几个历史时期。潮剧也经历了从繁荣、萧条到衰落的波浪式历史过程。

    “五四”新文化运动对潮剧有所促进,至30年代中期潮汕相对稳定有过短暂的繁荣,从1939年潮汕沦陷至1943年潮汕特大旱灾,均为潮剧衰落时期,1945年日本投降,社会经济尚未恢复,内战的烽火又硝烟弥漫,潮剧戏班仍处于萧条状态,这一时期,由于中国的内乱外患、动荡不安以及人民生活的贫困,因而制约了潮剧艺术的发展,更制约了潮剧艺术教育向更高层次的跨越。

    1、旧中国潮剧艺术教育的特点。与全国300多个剧种一样,旧中国没有专门培养潮剧演员的学校,而剧种的生命延续,演员的培养是一种以潮剧表演艺术为中心、潮剧戏班为载体、手工业式的师带徒的传承方式为格局的行业传习型教育。其特点是“三重三轻”——重视基本功的训练,重视定型剧目的传承,重视口传心授式的经验体悟;轻视对潮剧表演理论的传授、轻视采用启发式教学、轻视培养童伶的艺术创造力。“两多两少”——学戏和演出多;学习文化和横向借鉴少。

    2、童龄与教戏先生。童伶制是封建制度下潮剧艺术的产物,是这一时期潮剧艺术教育的一个重要特征。按潮剧戏班的组织形式,教戏先生是戏班班主聘请的传艺者,童伶是卖身戏班的奴隶,从学艺到人身都处于封建的人格依附地位,这也是教戏先生用刑罚手段迫使童伶学艺的社会原因。一个教戏先生可以教一个戏班的童伶,一个童伶可以接受多个教戏先生的授艺,童伶期间没有和教戏先生建立师徒关系。童伶期是七年十个月,期满后有条件当演员的要再拜名师学艺,这样才能得到同行的认可。拜师之后,还要主动照应师父的日常起居生活,在博得师父好感之后,才能得到师父的悉心授艺。然而,因童伶是纯靠童声唱戏,扮演主要生、旦、小丑的角色,一经变声期演员的艺术寿命就结束,严重地造成潮剧艺术长期难向更高层次发展,故潮剧一直未能形成艺术流派。

    教戏先生与现代的教师——向学生传授知识、执行教学任务的人员性质绝然不同。教戏先生授艺包括教戏和行戏两个方面:教戏主要教授童伶演唱和念白,并要根据剧目中不同的行当、人物、情节的口吻给童伶以示范;行戏则是教授童伶的观目动作、身段表演、舞台调度等。这一时期潮剧著名教戏先生有徐乌辫、林如烈、林木源、黄喜怀、黄玉斗、卢吟词、杨树青、黄钦赐、杨其国、马余飞、黄秋葵等。

    处于潮剧鼎盛期的清末、民初,潮汕各地的名班很注重名师效应,讲究选聘名师培养艺员。如老三正班不仅聘请潮剧名师,还重金聘请汉剧名师前来设馆授艺,也出现一批本身自然条件较好的童伶,如新中国成立后,仍留在广东潮剧院的丑角郭石梅、蔡锦坤、李有存;花脸李炳松、蔡宝源、吴木泉;小生翁銮金、黄清城、林明才、郑蔡岳;司鼓周松发等。

    3、童伶培训的特征。童伶的培训是随剧团进行的,其方法是由教戏先生根据童伶的自身条件分行当授艺,先训练基本功,练口白,矫正潮州语音,接着通过折子戏培训;其方式是每到一演出地,在戏班歇宿的神庙或祠堂地面上,铺上草席设置“课堂”,童伶们围坐一圈,教戏先生手持教鞭,一句一句地教唱或一个手势一个步法地教练。目不识丁的童伶便诚惶诚恐、不知所云地死记硬背。经过一年半载的开蒙教习,可以上台演出的便向行当发展,担当角色演戏,唱声好的学老生,扮相粗壮的学花脸、老旦或女丑,性格诙谐或身体条件特殊的学丑角,学不上角色的则跑龙套,当梅香,做杂角。

    4、学馆式的戏园。潮汕曾有过潮安的庵埠、揭阳的曲溪、潮阳的棉城、普宁的洪阳、澄海的外砂等戏剧之乡,这些戏剧之乡有士绅豪富之家大规模缴戏,为避免戏班的流动而浪费时间,教戏先生和童伶被安排在固定的场所进行训练,这就是潮剧史上的学馆式戏园。如清未潮州庵埠镇有个叫陈承田的解甲武官,十分喜爱潮剧,于是营置戏班,将其书斋后面的“西园”开辟为戏馆,集中培育童伶。戏馆安定的环境,严紧的教习,大大提高了效率,因而这个戏馆很快成为陈承田营建戏班的大本营,潮剧名丑谢大目就是该戏馆培养出来的。陈承田的戏馆,可以说是潮剧史上相对正规培养“戏仔”的园地。

    5、童伶制教育的局限性。潮剧戏班是私人出资兴办的,带有一定的剥削性质,戏班主为了赚钱,让童伶日夜练功、学戏和演出,所以,童伶学的戏虽多,但谈不上精雕细刻,循序渐进的基本功训练时间少,即使卖身期满后在戏班中从师学艺,也难以得到全面的训练,文化知识的学习更是空白。潮剧是一门综合艺术,而戏班主要是培养童伶演员,没有专门培养其它职能部门的人员,如音乐、化妆、舞美等人才主要来源于戏班主与教戏先生对不适宜表演的童伶调整安排而得来的。这种没有标准的课程系统、缺乏完整的教材体系的旧式潮剧艺术教育,严重地制约了潮剧事业的发展。

    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角度分析,艺术与其它学科不同,它注重传承。童伶制的教育主要靠口传心授,这种传统的传授方法,在训练演员的功夫上是相当有成效的,潮剧之所以能绵延400多年,与童伶教育的作用有密切的联系。但是,这些产生、积累于旧中国的潮剧艺术教育的经验,由于制度和认识的局限,必然夹杂着一些封建的,甚至违反科学规律的成分,特别是由于没有形成一套可操作的系列课程,对童伶的程式化的教育,使演员内外结合的体验不足,很多人学到的都只是停留在肤浅的演唱、表演阶段,戏班、戏馆只是简陋、残缺的潮剧艺术教育机构。

    二、新中国潮剧艺术教育体制的萌芽

    (历史年代从1949年——1958年)

    新中国的诞生,预示着潮剧艺术教育将出现一个灿烂的明天。潮汕刚解放,地方党政领导就把扶植、改进潮剧的工作紧抓起来。1950年成立潮剧改进会,“剧改”的任务是“改人、改戏、改制”,班主制、童伶制随之被废除。然而落后的童伶艺术仍笼罩着潮剧舞台,严重地阻碍着潮剧的发展,因此,正规的潮剧艺术教育便在一片废墟中萌芽。

    1、文化学习运动的开展。潮剧戏班的童伶基本上都是文盲,整个潮剧艺员的文化素质是一个历史的遗留问题,因此,19508月,潮剧改进会为五大戏班聘请了文化教员,负责给艺人上文化课。3年的文化学习,基本肃清文盲,而且这个文化效应一直在他们的艺术生涯中发挥着作用。

    学文化与学戏相结合,给新生的潮剧带来了曙光。1952年冬,粤东行署从社会上招收了20名具有中小学文化程度的男女青年,充实到正顺潮剧团,文化面貌的改观使剧团演戏的质量明显长进,这件事对后来创办演员学习班是一个很好的启迪。

    2、创办戏曲学习班。潮剧童伶制的废除,当务之急就是更有效地培养青年男女演员,同时,也出于抢救与发展剧种的迫切需要,19564月,汕头戏改会与剧团办事处联合主办的第一期“汕头专区戏曲演员学习班”开班了,位于汕头市商业街50号,是二亩地瓜地搭建起竹篷办起来的。汕头戏改会主任吴伙任学习班主任,这是建国后第一个培训潮剧演员的机构,是汕头戏曲学校的前身,它跨越并冲破了历史的陈规与局限,以科学、民主、纪律的现代教育制度取代了传统潮剧艺术教育中的童伶制度。创办戏曲学习班的宗旨是有计划、有领导地加强演员对戏曲基本理论的学习和对表演、唱工的训练,并结合政治、文化学习,以提高演员的政治水平和艺术水平。这是潮剧事业繁荣发展的产物,也是解放后潮剧艺术教育的初创阶段,在培养新潮剧第一代艺术新人,以其具有开拓性的成果,为处于起步阶段的潮剧艺术教育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从此,潮剧艺术教育在新的时代获得了新的活力、新的生机。从1956年至1958年,学习班共办了46个班,第一期是由九个职业潮剧团选送来的、有一定舞台实践基础的36名演员参加;第二、三期的学员向社会招考男女青年,分别是15人和51人,学习班负责学员学习期间的住宿和待遇,结业后统一分配到各剧团;第三期由各剧团选送丑角演员,办了114人的潮丑训练班。

    3、潮剧艺术教育初获成果。学习班的成功之处还表现在新老文艺工作者的合作上。老艺人教师一贯采取“以戏带功”的方法将其拿手的应功戏授艺于演员,而要以课堂教学的方式授课,就必须对传统的艺术素材作系统的整理、分解和诠释,这样的工作仅靠老艺人教师是难以胜任的,新文艺工作者的参与,使一件件系统的艺术教材很快问世,新老文艺工作者也从“互补”中学到了新的东西,提高了教学的质量。

    学习班先后培训了170多名演员,是潮剧第一代受专业训练和文化理论学习的演员。这批学员,如范泽华、吴丽君、黄清城、陈馥闺、陈水和、谢素贞、黄瑞英、陈郁英、叶清发、林明才、郑璧高、林舜卿、李有存、柯立正、徐永书、陈大筐等,都成为新中国潮剧舞台担纲的名演员。

    社会对潮剧人才的需求决定了潮剧艺术教育存在的本身,其产生使潮剧的发育更加成熟,运转更加规范。如果没有正规的教育,潮剧只能停留于社会生态平衡,成为民间戏班谋生的手段,无法形成社会文化的气候和主流。因此,潮剧艺术教育与社会是互为因果,相互依存的。

    三、潮剧艺术教育体制的产生和确立

    (历史年代从1959年——1968年)

    19575月,潮剧第一次上京演出,姚璇秋、翁銮金在中南海怀仁堂为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献演《扫窗会》,演出结束后还受到毛主席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一切,不仅展现了潮剧艺术的丰采,同时也有力地推动了潮剧艺术教育的发展。

    潮剧进入一个充满生机的发展时期,对演员的需求也增大。195951日,在学习班的基础上组建了汕头专区戏曲学校。学校由汕头地区行政专署直接管理,首任校长林学星,校址汕头市民权路32号。如果说,创办学习班是潮剧艺术教育的第一次飞跃,那么,汕头专区戏曲学校的诞生则是潮剧艺术教育的第二次飞跃。

    然而,在进入新时代后,如何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为指导,使之成为社会主义戏曲艺术教育的一部分,又是摆在潮剧教育面前的一大课题。在这种情况下,戏校根据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调整办学方向,制订发展目标,建立教学体制,调整学科结构、教学内容和方式,并籍此建立一种良性循环。

    1、潮剧艺术教育被融入国家的国民教育。19633月,汕头戏校以省立中等专业学校建制,由省主办,委托专区代管,实行双层领导,并改名为广东汕头戏曲学校,从此,潮剧艺术教育被融入国家的国民教育。以汕头专区戏曲学校为载体,以班级教学为基本格局开始实施,学制采取长短结合,开办了六年制和三年制两个表演专业班,附办一年制的演员和作曲培训进修班。以潮剧艺术的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为主线和艺术创造力的培养为教学中心的办学方向开始建立。从培养目标、专业设置以及文化、艺术理论教学上着手,逐步完善中等戏曲专业教育的体制,创立了完整的教育体系,从而为潮剧艺术教育的科学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确定培养目标。具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知识,有共产主义道德品质,有高中毕业文化水平,有一定的艺术理论修养和专业知识与技能,身体健康的专业艺术人才。在批判地吸收旧戏班传艺经验的基础上,初步贯彻了“四个结合”——全面发展与因材施教相结合,口传心授与启发教学相结合,课堂教学与舞台实践相结合,专业课与政治课和文化课相结合的教学原则。在教学管理上针对循序性、规范性弱,而应景性、随意性强的现象,开展了教学研究,统一了基础教学要求,实现从“师徒关系”到“师生关系”课堂教学的转变。

    3、重视传统艺术的整理、研究。汕头地区戏曲学校不象普通中学有现成的教材,过去童伶的师带徒的培训方法,虽然出了人才,但不适用于正规的教育。于是,新老文艺工作者共同努力,对传统剧目进行整理和继承,去其糟粕,吸其精华。这一时期出炉的专业教材有《潮剧曲牌集成》、《潮剧男、女声唱念十课》、《潮剧旦角舞蹈基本动作》、《潮剧生行基本动作》、《潮剧打击乐基训教材》、《中国戏曲简史》等唱念、做功、音乐和艺术史论教材、资料共100多种,整理积累了教学剧目122个。初步形成了新型戏曲学校的教学结构和教学体系,为搞好潮剧专业正规教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4、潮剧艺术教育幼木成林。1960年,由国务院侨办批准,香港新联电影公司拍摄的戏校教学生活大型电影《乳燕迎春》,是汕头戏校建校三年的一大成果,也是潮剧采取现代教育方法培养人才的形象反映,展示了汕头戏曲学校这所新型正规学府的创建与发展。

    1965年,首届六年制潮剧表演专业学生毕业悉数分配广东潮剧院,组成一个充满生气的青年实验潮剧团,标志着戏校的又一丰硕成果。在新的教育制度下培养的一代潮剧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特别是在十年浩劫造成的断层危机之后,发挥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如:国家一级演员郑健英等,还有现任汕头戏校校长邱诗松、原广东潮剧院院长黄顺提等文艺战线的处局级干部。

    5、多层次培养潮剧人才。这一时期,潮剧人才的培养还有各县、市开办的潮剧培训班,以及各剧团以师带徒的形式培养。这些培训班的规模和教学设置等都较为简单,但由于能充分发挥自身的积极性和潜力,加上借鉴了汕头戏校的经验和教材,因而也收到了一定的教学效益,为潮剧舞台培养了一批批可用的艺术人才,如汕头培训班的郭楠、方展荣等。

    潮剧艺术教育的健康发展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并受一定经济关系制约。社会的稳定、经济的繁荣带动人民文化生活的活跃,同时也推动着潮剧艺术教育向前发展。

    四、潮剧艺术教育在濒临绝灭中崛起

    (历史年代从1969年——1978年)

    正当潮剧这朵南国鲜花生机勃发,竞吐芬芳的时刻,一场史无前例的劫难降临了。汕头戏校和各县市的潮剧培训班走入了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大批潮剧教育工作者被打成“牛鬼蛇神”,教学资料被作为封、资、修查抄、烧毁;刚毕业走上潮剧舞台的雏燕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或被送“劳动改造”,或被安排到生产部门“接受再教育”;未毕业的乳燕也被扼杀在潮剧艺术的摇篮里,停课闹革命。1969年汕头戏校被撤消,全体干部教职工被送焦山“斗、批、改”和东山湖“五七”干校劳动。创办七年的汕头戏曲学校毁于一旦,潮剧艺术教育出现了短暂的曲折和停顿。

    1973年秋季,在广东省文化主管部门努力下,汕头戏曲学校在瓦砾堆上复办了,由原校长林学星任学校革委会主任,主持复办工作。复办之初,虽然极左的思潮仍占据潮剧艺术教育,但时代与艺术、建设与人才仍是汕头戏曲学校工作的主流,广大教职工迅速投入到复兴和重建的工作中。

    复办至打倒“四人帮”之前,极左路线的绳索紧紧地套住人们的手脚,教学内容上一律以“样板戏”为教材,传统的东西还难以沾边,表演专业的基本功强调“戏曲、舞蹈、体育”三结合,学戏课则移植“样板戏”选场。在教材上学校尽量选择具有潮剧特色的唱段,如《龙江颂》中的“公字闸”和“夜巡堤”,《红灯记》中的“痛说革命家史”等。作曲者运用了潮剧的传统曲牌,对演员的歌唱和音乐的伴奏,都能保持潮剧特点,教师们努力在“潮”字下功夫。音乐教学有戏曲的七音阶和十二平均律并存,潮州音乐的传统乐曲被认为是“四旧”,只能选教一些轻快的小曲或小调为练习曲。在办学形式上则强调“开门办学”,课堂教学极不稳定。

    19769月,随着“四人帮”在政治上的垮台,文艺上的禁锢也开始打破,潮剧舞台陆续出现一批优秀传统剧目,学校也开教传统技艺和传统剧目,还特地将三年制的表演、音乐两个毕业班学生留校半年进行“补课”。同时,经中共汕头地委批准,学校搬至石办学,这是建校以来的第二校址。

    几乎一切又从零开始的汕头戏校,在惨淡经营中有几个方面是值得回味的:

    1、确定培养目标、办学任务和形式。这一时期,潮剧艺术教育的培养目标是“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又红又专的优秀文艺人才”,要求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教学方面”,并提出要培养“思想修养高、艺术修养高、文化修养高”的“三高”人才。

    十年荒芜断送了很多潮剧艺术工作者的青春年华与艺术生命,复办后的突出课题是剧团在作曲、导演等方面缺员。据此,学校以普通班级为主体,同时开办各种短期进修班作为学校办学形式的补充,迅速培训音乐作曲和导演人员,以适应各潮剧团的需要。

    2、充分运用剧目教学。学生学到的唱、念、做、打的基本功如何灵活地运用于一出戏中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而这个环节,归根到底体现在教学剧目的选择上,对此,学校主要遵照五个原则:“三并举”原则、定型化原则、创新原则、以折子戏为主原则、有利于公演原则。在实习演出上处理好两个关系和两个问题:普遍培养与重点培养的关系,政、文、专的关系,实习演出的时间长短适宜的问题和实习演出中的思想工作问题。围绕剧目教学相应地解决了教学方法与剧目教学的关系、基础教学与剧目教学的关系、剧目教学的计划性与阶段性问题。

    3、确定学制。对学校曾实行过的三、四、五、六4种学制进行剖析,认为五、六年制在学时间较长,经过文武功的全面训练,唱念做打基本功扎实,文化程度也较高。但这些学生入学年龄较小,大多数男生渡不过变声期,艺术生命遭受严重打击;女生形体发育都不大理想,嗓音、形体俱优可成为优秀之才的实在为数不多。三、四年制年龄稍大,男生一般在变声后期或基本渡过变声期,男女生都有一定的高度,其不足主要是毯子、把子、身段、腰腿等基本功还不扎实,功底还较薄,表演艺术的造诣不深。但就潮剧的具体情况,立足于办四年制。

    4、加强教研工作。尽管这一时期学校的各项工作仍未走上正轨,但学校还是千方百计活跃教研气氛,提高教学质量。总的原则是围绕如何出人才开展研究工作,主要有:培养目标的研究、教学原则的研究、教材教法的研究、嗓音问题特别是男生变声期的研究、形体训练、学生体形发展的研究、现代戏教学的研究、一些特殊问题的研究,如培养文武全才问题,男女同腔同调问题等。

    复办所积累的经验及教学中涉及的这些主要问题,是对“文革”前七年的办学的继承和发展,这是两个不可分割的有机联系的整体,为改革开放以后的潮剧艺术教育起到借鉴的作用。

    五、潮剧艺术教育在改革开放中繁荣

    (历史年代从1979年——2000年)

    1978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犹如一股强劲的春风,吹绿了潮剧艺术教育,汕头戏曲学校再度获得生机,艺术空气空前活跃,潮剧艺术教育迎来了有史以来的金秋时节,成为潮剧艺术教育史上的又一个高峰期。

    改革开放以来,汕头戏校教师阵容颇盛,活跃在教学第一线的高、中级职称专业教师有范泽华、陈巧美、王志龙、黄清城、张再盛、林柳青、郑国舜、蔡书强、曾义藩、陈婵莲、田佩兰、陈惠明、方兆凯、林蕴育、郑福基、刘孟春、丁增钦、杨应强、林益树、赵来洲、杨礼桐等,文化教学有高级讲师杨卫邦、郭丹虹等执教。此外,潮剧演员史中,“文革”后培养出来的学生像雨后春笋破土而出,涌现出陈学希等一批出类拨萃的演员。

    当市场经济逐步建立的时候,就潮剧艺术教育而言,已演变为独立的市场要素与市场竞争。二十世纪未的潮剧艺术教育主要特点是:

    1,确立办学的总体思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和建立,潮剧艺术教育本身肩负着多重的教育属性,经过缜密严谨的推敲论证,产生了“三个结合”的办学总体思路:即把艺术教育事业与精神文明建设结合起来,把学校建设发展和管理与社会的经济文化发展结合进来,把发挥自身的办学特色与特区、侨乡地域优势结合起来。在教学工作中做到“四个坚持”:即多专业设置坚持以潮剧、潮乐为主,基础训练与教学实践坚持以基训为主,面上教学与培养尖子生坚持以面上教学为基础,重点培养尖子生为主,专业课与文化课设置坚持以专业课为主。

    2,积极主动地参与艺术实践活动。进入80年代,汕头戏校的艺术实践活动十分活跃,学生走出校园,活跃在潮汕地区的剧院和乡村的舞台,一方面提高了学生的表演技能和艺术综合素质,扩大了学校的知名度,促进教学工作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极大地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直接服务于汕头经济特区两个文明建设。如:80年代参加全省中等艺术学校教学汇报演出,沿途到海陆丰、惠来等县巡回演出;在汕头市和澄海县农村进行巡回演出等等。90年代艺术实践活动更是频繁,如:’93汕头国际潮剧节专场演出、“潮艺雏燕鸣新春”迎春晚会、“潮剧进城”演出、“汕头文化广场”首场演出、“1118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乳燕迎宾》”大型综艺晚会、建校40周年“辉煌岁月”汇报演出、“’99国际潮剧节专场演出”、“汕头市迎接新世纪潮剧折子戏专场”演出等。

    3,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汕头戏校充分发挥特区、侨乡优势,积极拓展对外文化交流的窗口,频繁的国际交流成为汕头戏校向世界推介中国传统地方文化——潮剧的重要组成部分。从1994年起先后7次出访了香港、新加坡、法国等国家和地区演出。对外交流不但有助于世界对中国潮剧的了解,也为潮剧艺术教育提供了一种更为广阔的思考和实践空间。

    随着对外文化交流的日益繁多,潮剧艺术教育也开始多次走出国门,为世界各地的潮剧团体培训潮剧人才。广东潮剧院和汕头戏校都曾派出人员到泰国、新加坡、法国辅导排戏,对促进海外潮人业余剧社艺术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汕头戏校还接受了自费进修学习的新加坡、法国等海外潮人后裔。

    4,艺术创作硕果累累。这一时期涌现了大量的作品,带来了新时期、新生活的新气息,使潮剧艺术教育的剧目教学的画廊更加丰富多采。除了对传统剧目进行整理加工外,还创作、移植了一些新编历史剧,有的已经成为汕头戏校保留的精品教学剧目。《穆桂英》是第一个大型教学剧目,1981年参加省中等艺术学校教学汇报演出,被誉为“改得好、教得好、演得好”的汇报剧目。新编大型传奇历史剧《岳云》是90年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教学剧目,1998年响应汕头市委“潮剧进城”的号召,在市区公演出现了爆满场面。

    5、科研建设突飞猛进。汕头戏校以邓小平同志“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战略思想为指针,加大了潮剧艺术教育科研的含量,以科研促教学水平提高。粤东地区第一册艺术教育文集《艺林撷英》,在汕头戏校建校40周年之际出版,对于实施汕头艺术教育,促进艺术教育的发展,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和历史意义。2000年创办了一份集思想性、科学性、理论性、创新性和实用性于一体的学术刊物《汕头戏曲学校学报》,填补了潮剧艺术教育的一项空白。还先后召开了“文化课与专业课互融”、“青年教师师德教育”、“潮剧表演专业唱念教学”和“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等研讨会。

    6、教材建设全面丰收。一批正规潮剧艺术教育教材纷纷出笼,如《旦行、丑行身段及表演程式年级教材》、《男、女声唱念年级教材》、《腰腿功、毯子功、把子功年级教材》、《潮丑表演基本常识》、《潮剧打击乐年级教材》、《简谱乐理知识》、《声训课讲义》等专业教材;《潮剧简史》、《戏曲表演特点》、《剧本与角色分析》等专业理论教材;《岳云》、《扫窗会》、《嫦娥奔月》等剧本文学讲解教材;《中国历史地理文化》、《艺术英语》等艺术类文化教材。还以摄影和文字记录整理出潮丑表演程式四大套共144式,项衫丑的椅子功、烛台功和武净南派武功各一套,旦角水袖50式等。

    7、硬件建设与教学齐头并进。以汕头戏校为主要阵地的潮剧艺术教育设施不断完善,近年来,学校除有足够的教学活动场地外,还建成一座实验剧场,不仅是学生学习练功的场所,还成为对外演出的窗口,直接为教学和实验演出发挥效益。学校建校40周年之际,还设立了汕头戏曲学校永久性奖教奖学基金。

    8、汕头戏校走向辉煌。198111月恢复学校为处局级建制,教学基础建设也得到较快发展,并于1982年建迁新校址——中山中路北二街。19911月,学校改名“广东省汕头文化艺术学校”,除继续以培养戏曲专业人才为主外,拓宽办学路子,增办其它艺术门类,适应社会需要。199311月恢复汕头戏曲学校校名,实行一套班子,两块牌子;2000年,通过广东省普通艺术中专学校办学水平等级评估考核。

    199611月,由中央电视台、汕头外宣办公室、汕头电视台联合主办的“今日汕头”大型易地采访活动,反映汕头戏校办学的《梨园新苗》被列入18个专题之一。由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题写刊名的《辉煌四十年》纪念画册和VCD专辑记录着学校发展的轨迹,勾勒出办学四十年的概貌。

    9、潮剧艺术教育蓬勃发展。改革开放初期,在当时潮剧人才青黄不接的情况下,广东潮剧院办了学馆,教学目标是团结协作、教学相长、因材施教、打好基础、以戏带功、早出成果。

    在粤东地区,随着行政区域的变更,潮州、揭阳相继升级为地级市,加上潮剧事业的蓬勃发展,因此,1988年潮州市创办了潮剧学员培训班,由潮州市潮剧团以团带班的形式主办,每期三年。揭阳市作为一个新生的地级市,潮剧舞台艺术人才紧缺,与揭阳的古邑、名城、新市以及城市化、现代化建设极不相适应,因此,2000年,揭阳市艺术教育中心与汕头戏曲学校联合办学,开设了潮剧表演和潮州音乐两个专业。

    10、创办潮剧大专班。面对西方文化艺术冲击和国内各种新艺术思想的兴起,潮剧的未来已不再能依凭辉煌的历史,而将取决于能否有一大批优秀人才脱颖而出。为振兴潮剧艺术事业,培养和造就高层次的潮剧艺术人才,由广东潮剧院与中国戏曲学院联合开办的“中国戏曲学院潮剧表演成人大专班”,改变了潮剧演艺人员仅有中专学历水平的历史,也实现了潮剧艺术教育的第三次飞跃。

    百年的潮剧艺术教育,从起步到发展,有过辉煌和失落,也有过困惑和崛起,走过的是一条螺旋式上升的发展道路,成就令人瞩目。100年是一本书,诠释着“为潮剧艺术教育事业而奋斗”的内涵。

    主要参考资料:《艺林撷英》、《潮剧志》、《潮剧闻见录》、《汕头戏校有关资料》

20014

 

(汕头戏曲学校郭丹虹老师提供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