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正腔圆 情真意切

 ——潮剧演员萧岳潮唱腔

王汉武

 

 

    一种地方戏曲的风格特点,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该剧种的唱腔音乐的特色来体现的。戏曲听众在一时不明了剧情如何的情况下,却能根据其唱腔音乐的特色很快辨明是何剧种。每一位有志献身戏曲事业的戏曲演员都会把追求唱腔音乐的美、唱出自己的风格特点作为终生的奋斗目标。普宁县潮剧一团演员萧岳潮同志正是在这方面孜孜以求、并已显示了其独具功力而获誉剧坛的,他的富于特色的小生唱腔已为广大潮剧听众所折服。

    生旦戏是潮剧传剧目中的主体,萧岳潮涉足艺以来就选择了小生行当,对小生唱腔艺术刻意磨练,执着追求。

    潮剧《白蛇传》、《青蛇传》中的许仙唱腔,可以说是萧岳潮的代表作。其次,《血洗定情剑》、《进宫》、《白玉扇》、《孟丽君》以至现代潮《金龙银凤》中都有他精彩的唱腔,人们听了他的演唱,总是称道:他的声音"玉玉"""者,晶莹、透明、纯真之意。选定那"玉玉"之声,听众能感到那才子的风韵,感受到那书生的意气甜润优美的唱腔伴随着那得体的表演,让人一新耳目,曲曲声腔,令人陶醉,令人神往。

    萧岳潮的小生唱腔在如此成就这主要靠他刻苦训练运气、发声而取得。韾依靠气息支持,没有好的运气技巧,是没能得到美的韾效果的。萧岳潮深知戏曲唱声历来唱声历来讲究丹田气韾如能"发于丹田者,自能耐久"(见[]魏良辅《曲律》)。从发声部位上讲,两眉之间谓上丹田,在心之下谓下丹田,借用声乐界的校语来说称共鸣位置、气息支点。萧岳潮的唱腔之所以能做到高能响遏行云,低似曲径流水,上高音不紧张吃力,下低音而有弹性,正是因为他讲究运气,长摸索各美声区正确的发声位置,加上流利咬牙字润腔的结果。古人讲究唱曲三绝:字清、腔纯、板正,萧岳潮正是勇于吸收了传的有用因素,加上自己理解创造,才能孕育了自己特有的唱腔。

    如果说,一个演员只有美的唱声,而没有表情达意的能力,那么,这个演员还是空运不足称道的。萧岳潮唱腔的美,正是因为他不仅追求声美,他更追求情真。萧岳潮演唱的《白蛇传》中许仙的许多唱段表现了这一特定人物对白素贞的丰富复杂的感情,恰到好处好处地刻划人物性格的多种层次。话仙既软弱、屈服于法海恶势力,又对白素贞一往情深,崇尚人世间的真、善、美。通过唱腔塑造这样一位人物形象,都需要对人物完整理解才能予以真实表现。潮剧《青蛇传》中"金山密会"一场,许仙的情感变化是大幅度的,他巨自叹"形单影只陷空门",又存"思妻痛儿一片心",一旦娇儿在面前,却又痛感"相见难相认"以至最后醋下一条心,"拼将生死叫儿郎"。这18年的泪和血,这18年的思和怨,萧岳潮就通过内心独白的唱、背唱、与娇儿许梦蛟的对唱,通过唱腔的多种音乐手段把人物的感情波澜掀动,把人物的内心世界揭示。潮剧《白玉扇》中萧岳潮扮演了江西举子李廷枝这一角色。第二场"赠扇"中,李廷枝男扮女装,对昭德庵带发修行的皇姑诉说"身世",这一段唱腔,萧岳潮改换了部分声腔唱法、音色,而表明人物身份以后的唱腔又回复到热情的基调、本色来,这都是按照人物、发展而着意安排处理的。清代戏剧家李渔说::"唱曲宝贝有曲情,曲情者,曲中心情节也。解明情节,知其意心所在,则唱出口时,俨然此种神情。"这指出了解明曲意,唱出感情的重要。

    一段优美的唱腔,本其意,实应是声情并茂,萧岳潮的唱腔有人称道是"誉潮汕,声扬海外"(见广东新闻社19851025日稿)并非虚词。萧岳潮现是中国戏剧家协会广东分会会员,作为戏剧家,愿萧岳潮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永葆艺术青春,为潮剧听众作出更大贡献!

    1989

    摘自《艺文谈片》(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