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色光影的故事

佚名

 

 

    小时候,我家的那台旧收音机,是奶奶的最爱。

    奶奶喜欢听潮剧,每天下午大概3点半的时段,她就会叫我们打开收音机,因为这个时候好戏开场了。

    爸爸好象不听广播的。他看电视,逢开必看新闻,从新闻联播到晚间新闻。

    妈妈也陪着奶奶听潮剧,也陪爸爸看电视。不过,她要看的是连续剧

    弟弟也爱听广播,他喜欢听的是猜谜之类的开心节目。

    那时候,我陪奶奶听潮剧,也会哼上一两句。只想着陪老人一块,让她开心。这是妈妈身传言教的:回家后,不要直奔电视机,要先跟奶奶说上几句话。

    老人的寂寞,其实很深刻。奶奶守寡了很多年,可是老人家强硬的个性使她把这个庞大的家撑起来。劳累了一辈子,到了晚年才能歇息下来。

    奶奶听潮剧,她也会唱。虽然好多句子她记得不太清楚,但是那些调子一直在她心萦绕。因为哼起那些曲子,好象爷爷又陪在她身边一样。一起唱熟悉的曲子,一起打着节拍。

    当年的奶奶也是那样的水袖飘飘,风情万种。

    清闲容易使人回忆起往事听奶奶讲起跟爷爷过日子的故事,觉得新鲜甜蜜——尽管那年那代的生活全无甜蜜可言可是,他们的爱情是实实在在的。

    当我们这代人是迷茫爱情是什么、追求着浪漫的时候,却不知道很多的爱情发生过,而且,他们走过,来过我们身边,只是,深刻的时候声音太肤浅;悔恨的时候眼泪已无言。

    打开收音机,常常会有老歌回放。

    我已经不听潮剧了。

    妈妈也不听。

    似乎潮剧就这样在我们家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因为,奶奶走了。

    日子其实很快,来不及悲伤,时光就匆匆忙忙赶下一趟车了。

    有时候,会想起奶奶坐大红花轿过门来的热闹景象。

    有时候,会想起奶奶轻唱潮剧的韵味悠长。

    有时候,会想起陪奶奶去剧院看潮剧的点点滴滴。

    有时候,会想起和奶奶在庭院里看星空,数天上的故事一个一个。

    有时候,想起不会再有那些时候,忧伤开始蔓延。

    听广播已经成了习惯。而习惯是培养出来的。习惯却也可以改变的。

    我不再在下午3点半的时候听广播。只在深夜,只听老歌。

    喜欢电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不必分分秒秒都面对着它。可以一边忙自己的事情,一边听那缤纷的声音。高的,低的,浑厚的,清脆的,响亮的,沙哑的,歌声里讲述着一个个故事,演绎一段段人生。或是精彩,或是无奈。让人笑,让人哭,泪水尽头又见欢笑。

    我并不喜欢谈心之类的节目。也许那是都市人心灵的宣泄地,可是太多苦太多滋味了,硬是要把别人的生活搅进自己的感觉里,未免太复杂。

    所有的声音,演绎着人生里的一段空白;所有的聆听,凝结成明天新的一个声音。

    每天深夜,我都在老歌里飘荡,收集每一种生活里的爱情故事,然后用夜色清凉的风,将它们哀愁的结尾,轻轻裁剪。   

    资料来源:自由白领大同盟 2002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