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妃借死改案例

李碧华

 

 

     很少看潮剧。我有一盒潮州筝曲的专辑,即使是幽怨调子,都有点”扰攘”。 盂兰节的戏棚,总是”鼓乐喧天”,生旦唱来亦似吵嘴。好夸张。

    “中国戏曲节”有一项目:无意神医,以白鼻哥丑生挂帅。这出戏内容我未听过,历史不可查,地名不可考,人物不见经傅。说的是潮州知府张无意上京领受新职,乌龙的家丁误揭召医皇榜,他被强行送入皇宫为太后治病,无意中得知病因,原来思春想改嫁,因太后在狼虎之年,守寡寂寞。重遇表哥,他当了尚书,筵前献青梅酒撩起相思意。…戏的过程是鬼马的张无意度桥把太后嫁出去。

    终想到“死桥”,让太后假作宫女,她却扮宫女守灵,尚书削发为僧来超渡。 皇帝祭奠,太后保了名节,母仪天下,万众同声一哭。然后宫女回乡安享晚年,与爱郎逍遥快活。

    为什么戴安娜不早点认识张无意?致饱受”身份地位”带来的逼迫?若她亦以“死桥”过关改嫁,此刻多逍遥快活(也许正是如此)。 

资料来源:亦凡公益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