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深刻  独具一格

——潮剧《古琴案》观后

新年

 

 

    潮剧《古琴案》可说是一出公案戏,但它却不落一般公案戏的窠臼。

    它没有罗列破案的过程,而是侧重描写剧中主人公淄川县县令胡图用心智顺藤摸瓜,层层剥皮,终于使案情水落石出的思维轨迹,成为独具一格的推理剧。这给观众带来了一种新鲜感。

    《古琴案》说的是淄川县范家,丈夫在京都教坊任职位卑微的乐官,留下妻女及一婢一仆在家,家有祖传古琴,名曰“响泉”,乃稀世珍品,从不示人。京都某亲王得悉此事,逼令范乐官献琴。范秉性清高,威武不屈,含恨自尽。亲王便令亲信总管来到淄川,企图胁逼县令胡图强夺古琴,不料尚未动手,范家古琴被盗,院公被杀,丫环受伤,范氏母女到县衙报案……广东潮剧院一团演出的《古琴案》,一开场就采用双报案的手法,将人引入疑案的迷宫,剧情起伏迭宕,妙趣横生,紧扣心弦。胡图要破古琴案,面前却有三只拦路虎:首先是亲王的总管,他狐假虎威,咄咄逼人,限时限刻要胡图追回古琴;第二是比胡图年长的夫人,她心直口快,自作聪明,却又不无私心,在胡图的断案过程中插嘴插手,增添麻烦;第三是本人升官欲望的诱惑。胡图虽然才高,但他不会巴结上司,所以作为二甲进士,只得到一个七品小官,而且到任三年,升官毫无希望。受理古琴案是个难得机会,亲王许诺他办好此案,就连升三级。胡图能否抵卸这种诱惑呢?由潮剧名丑方展荣扮演的胡图,紧紧地把握住人物的性格特征,刻划出一个把拦路虎变成破案助力的机智、诙谐的县令。

    潮剧丑行有十分丰富的表演艺术。按传统的表演手法,胡图一角当以官袍丑应工(称之为小官猴),但方展荣饰演的胡图,既有官袍丑的功夫,又有顶衫丑的动作,还杂揉某些生行的表演。这种既奉古法又不拘泥于成法的跨行当表演,使胡图这个封建社会低级官吏的形象活现于舞台上,既是一个十足的小官猴,又带有几分书生气。这样,激起了人们对胡图处境的同情,对邪恶的憎恨,收到应有的舞台效果。

    《古琴案》在舞台艺术处理上,运用现代的技术条件,使戏充满新鲜感。如第三场中,胡图在公堂上思考如何断案一幕,借用电影类似“闪回”的手法,将胡图的思考形象化,让花园杀人盗琴场面出现在观众面前,让观众参加推理提供线索。在唱腔表演上,又似有某些“外来”的腔调,但它确实又是潮曲。真是耐人回味,匠心独运。

   

    (注:作者新年,估计就是《深圳特区报》记者黄年,黄先生对潮剧有深刻了解,广东潮剧院首次莅深演出大量报道和剧评均出自他笔下。在深圳甚至香港产生广泛影响,为潮剧传播做出积极贡献。本文为1989年潮剧院一团莅深演出剧评。——Jo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