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荔情缘

南飞雁

 

 

  当南风的韵律轻弹过南国大地,辗转之间,又到了蝉鸣荔熟的夏季。古往今来,多少骚人墨客对六月荔枝一往情深、咏颂不已。杜牧的“一骑红尘妃子笑”和苏轼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令荔枝从此美名远扬。但荔枝作为定情信物,玉成了一段千里姻缘,恐怕就鲜为人知了。

  明朝嘉靖年间的一个元宵之夜,素有海滨邹鲁之称的潮州府处处张灯结彩,欢庆春宵。城内红男绿女皆外出观灯赏景。城西黄九郎员外的千金黄碧琚五娘在赏灯时邂逅了送嫂路经的泉州才俊陈伯卿 (人称三爷),两人一见钟情。慑于礼教,他们只得将爱意深锁在心,草草作别。

  城南豪富林大垂诞五娘美色,依仗权势到黄家强行订婚。这林大虽贵为举人,却是不学无术的登徒浪子。五娘虽誓死不从婚事,但“父母许婚、媒妁为证”令她回天无力。

  光阴荏苒。当陈三再次重访潮州,此时已是岭南荔枝酣熟的六月。景物依旧,丽人不见,令他惆怅失落。有一日,他骑马到城西散心,意外地发现了被困在高楼上的五娘。五娘也认出了陈三。饱受逼婚之苦的五娘决心将终身托付陈三,但见窗前荔枝竞红、并蒂相拥,于是遂折下一朵掷向陈三。

  接得信物,出身官宦之家的伯卿不惜屈尊降贵,装扮成磨镜工匠,卖给黄家当了一名奴仆。后来经过了一段曲曲折折的磨难,陈三五娘在林大迎亲的前夕,双双逃离家门,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戏剧院在五十年代曾将这一历史佳话编成潮剧《荔镜记》,搬上银幕和舞台,数十年来久演不衰。陈三五娘敢于向封建礼教抗争,追求婚姻幸福的气势,也成了千古美谈。恰笔者年少时学唱戏,第一出便是《荔镜记》,唱词如今还依稀在耳:“六月暑天时,五娘楼上掷荔枝”。荔枝,就这样被潮州的青年男女视为牵成千里良缘的光彩“红娘”了。 

资料来源:《佛山电信》总第3  1999730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