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创作要关注时代变革

——陈章泰访谈
王静 郑岗

 

 


    作者注:陈章泰是广东戏剧界知名的剧作家。二十多年前,他以一出小戏《李队长筹粮》而引起戏剧界的广泛关注,该剧代表广东省上京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农民艺术调演获节目优秀奖,被誉为“在首都舞台上第一次为农民说了内心话的好戏。”陈章泰同年被文化部授予“全国农村文化艺术先进工作者”称号,随后一发不可收,创作的小戏连连获奖。陈章泰的创作,敢于直面人生,深刻地反映了改革开放时代农村与城市底层群众的社会生活,生活气息浓郁,深受群众欢迎,如今他已年逾花甲,虽体弱多病,仍笔耕不辍,在戏剧的王国里不懈地追求,探索……最近,笔者走访了陈章泰请他就戏剧创作谈谈自己的经验体会。

  笔者:陈老师,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涉足戏剧创作的?又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进行戏剧创作的?
  陈章泰:我1958年初中毕业后回乡,边做宣传工作边学习写作,1960年开始发表作品,65年才开始写戏。
  我是一个农民,我一直滚在农村。农民的脸孔、语言、衣着我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我知道。他们对改善生活的要求,对国政大事的谈论和愿望我清楚。我同他们一样想:舞台上应该有我们农民的位置。我就为农民写起戏来。

  笔者:您创作的大部分是农村题材的现代小戏,且作品中塑造的多是普通人的形象。为什么?
  陈章泰:可以这么说,因为生长在农村,经历过土地改革、合作化和公社化,文革和农村的改革开放,几十年与农民群众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我的生活优势在农村,农村题材是我可以自由驰骋的创作天地。我认为戏剧现代题材较之古代题材更加贴近生活,更能沟通群众感情,可以强烈反映时代精神,对弘扬时代主旋律有着不可取代的张力。
  剧作家离不开生活,不管一个剧作家的功底多厚,技法多娴熟,经验多丰富,如果离开了生活,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我塑的人物大多有生活原型,他们来自生活的底层,我熟悉他们,了解他们,同他们息息相通,他们是我创作最深厚的源泉。

  笔者:您的戏剧作品感情真挚,贴近时代,反映生活,现实性强,接触和回答了生活中的热点问题。如反映农村乱摊派严重,呼吁减轻农民负担的《李队长筹粮》,颂扬干部关系群众生活不搞特殊的《贴心人》,反映下岗问题的《春风发廊》,以及最近创作的《提包的故事》等等,艺术上有何共性?
  陈章泰:我常采用以小见大的手法,用较少的时间、人物、空间,通过日常生活事件去反映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热点问题;把自己对生活真实的感受和对时代的体验反映出来,用真实的群众语言刻划人物形象,努力去适应普通群众的欣赏水平和艺术趣味;从普通人身上发掘真善美和时代精神,揭露假丑恶,从而生动刻划人物,突出主题。

  笔者:二十多年的实践,为您的创作积累了不少经验,请您谈谈自己的体会。
  陈章泰:一是不要跟风。这方面我体会最深刻。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凭着满腔热情和勇气闯进戏剧王国,那时,只知一味领会上头精神,创作了两个配合形势,宣传政治口号,图解政策的小戏。一个是反映阶级斗争的《浸种之前》,写的是一个地主用劣质种子渗入良种企图破坏春耕,群众择种使其阴谋无法得逞的故事;一个是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题材的《征途》,这两个小戏以强烈的宣传性为主,模糊了艺术创作的思辨性,因而脱离生活脱离群众, 只能匆匆掠过舞台,没有生命力。另一个是要看上头,更要看下面。即是要坚持正确的宣传导向,更要反映群众的利益。文艺是文化的组成部分,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创作的作品要符合先进文化的要求,坚持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群众服务,反映时代精神,贴近生活,凡有生命力的作品必然是反映了群众利益。再一个是注意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写出精品,才能使观众从中得到对社会思考的启迪,才能在戏剧美学、艺术观念、艺术形式,艺术语汇等方面感染、震憾观众。

  笔者:您提出戏剧任凭要关注时代变革,如何理解?
  陈章泰:戏剧创作必须关注时代的变革。因为时代的变革必然引起人们思想、观念、作风的变革。这种变革又带来一系列的社会矛盾,这正是戏剧所要表现的观点问题。要捕捉这些问题,就要深入生活,和群众融合在一起,并以群众的眼睛,群众的情感去观察、体验生活。任何一门艺术,只有根植于生活的沃土才能开出绚丽的花朵;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只有保持同人民的血肉联系,不断从人民的创造中汲取营养,艺术才能保持鲜活的生命。

(资料提供:封火。摘自2003年02月20日的《揭阳日报》)

备注:《潮剧研究二 潮剧人物传略专辑》 P88~89,收有先生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