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艺人的良师益友——蔡楚生

陈景明

 

 




  
  中国电影艺术大师蔡楚生十分热爱自己的家乡戏。他关心、扶植、支持潮剧的感人事迹,一桩桩一件件都铭记在人们的心里,大家都由衷地称赞蔡老不愧是潮剧艺人的良师益友。

          从小就是潮剧“小戏迷”

  早在青少年时代,蔡楚生就已是一个潮剧的“小戏迷”。无论是在自己的家乡神仙里村演的“踮脚戏”,还是在汕头戏院上演的潮剧,他总是一有机会,定要看个够。他对当时潮剧残酷的童伶制十分愤慨,对卖身戏班的“戏仔”过着非人的悲惨生活深表同情,用他自己生前的话说,就是:“也曾为潮剧艺人们生活的悲惨而流过同情的苦泪。”壮志满怀的蔡楚生总盼望着有朝一日,潮剧艺人有个翻身出头的日子。

          潮剧艺人的良师益友

  三十年代,三正顺班乘船赴上海作营业性演出,蔡楚生高兴异常,不但晚间挤时间到剧场观看演出,而且偕同在上海的著名导演郑正秋到戏班住地拜访编剧人员谢吟。两人虽与谢吟互不相识,但却一见如故,开怀畅谈潮剧如何演好时装戏和如何发挥戏剧的作用等等问题。蔡楚生听到该戏班改编他的电影剧本《迷途的羔羊》为潮剧(那时称为“文明戏”)时,欢喜万分,他认为戏班敢于尝试演文明戏,这在揭露旧社会万恶的剥削阶级残酷地摧残儿童的宣传上,又增加了一支新军,因此,他主动热情地为谢吟介绍他的电影剧本《迷途的羔羊》的创作意图,讲述他在深入生活的过程中所经过的有趣的故事,以及拍摄过程中所经历的磨难,并对该电影剧本如何改为潮剧问题,提出了意见。同时,对新编的文明戏《姐妹的悲剧》也发表了许多新鲜精辟的见解,使谢吟听后深受启发,增强了对潮剧移植、创作文明戏的信心。

           潮剧进京乐坏了蔡老

  解放后,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潮剧进行“三改”(改戏、改人、改制),废除了残酷的童伶制,潮剧艺术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一九五七年四月底,广东潮剧团赴北京向中央首长和首都人民汇报演出;一九五九年又接受中共广东省委、中共汕头地委的委派,到北京参加建国十周年献礼演出。这两次潮剧赴京演出,蔡老均在北京。他二三十年未听到乡音,当他一听说潮剧进京,真是高兴得不得了,他热情地写道:“……在北京有机会看到我的乡亲们,看到我的亲人们,看到我曾为他们的受苦而流过眼泪的亲爱的艺人们,我内心的激动是没有适当的文字能加以形容的!”
  潮剧团两次赴京演出,蔡老当时已担任全国电影事业的主要领导工作,工作很忙,任务很多,但潮剧在京演出的每个节目,他都一一过目,认真观摩,而且挤时间撰文评论,先后写了《迎亲人,忆往事,谈潮剧》、《小议潮剧〈扫窗会〉》、《漫谈〈苏六娘〉》、《喜看潮剧新作〈辞郎洲〉》等一批文章,热情赞扬潮剧传统艺术“在党、政府的关心与爱护之下,作了彻底的改革,获得了辉煌的成就”。更使他“这个曾是潮剧的小戏迷的人一时为之惊叹不已”!他热情洋溢地赞扬重新整理的优秀的传统剧目和新编的历史戏,对演员姚璇秋、洪妙、郭石梅、蔡锦坤的表演评价很高,推崇备至。

          为《芦林会》花费心血

  一九六O年十二月,中国潮剧团在广州为外宾招待演出潮剧优秀折子戏《芦林会》等剧目。这是蔡老第二次观看《芦花会》。陈毅副总理观看后对该剧的表演、音乐给予赞赏,但也指出剧中人物庞三娘的反抗性不足,戏的调子偏于低沉、压抑。蔡老看后和上次在京观看一样,与陈毅副总理有同感。因此,剧团的领导同志得知后,根据陈毅副总理的意见,特邀请蔡老为该剧目进行修改,蔡老欣然接受。次年一月初送去剧本,至二月二十一日修改本便送到潮剧院。根据广东潮剧院副院长林淳钧同志提供资料介绍,蔡老在这个本子上动笔修改的台词共有四十一处,其中修改唱词十六处,重写的唱词,少的一句,最多的一段共十六句。其他修改的地方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把一些难懂,或现代少用的和不恰当的词句,改为通俗易懂、常用的、恰当的词句;二是加强人物身世的描述;三是增强人物性格的刻画;四是结合剧情,增加对周围景物的描绘。在剧本的最后,三娘将希望寄予于姜诗劝婆婆回心转意,蔡老在这些地方写下舞台提示:“此时晚霞粲然,夕阳映照江山人物,景色从前此之幽凄,逐渐变为明丽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