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三娘为什么不叫苦

广州  郑信尺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929
 

    芦林会的庞三娘出场时没有叫苦,我以前的解释是因为她出场时有四句念白,哪有叫苦后跟着念白的?这几天再听了几遍范老师的唱段(实在是太好听了,听上了瘾以至把乳燕迎春版也凑合着听了),对三娘不叫苦又有了新的看法:庞三娘的苦并不是很深,不叫也罢。

    芦林一戏据说是唱来批判封建礼教的,有反封建的积极意义。我想这样看并没有错但大可不必。庞三娘与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之一比较,两者有着天壤之别。刘是让封建整死的这没有任何疑问,但封建只不过是让庞受一点委屈而已。庞的问题不是太严重,即使是放在封建伦理道德的框架内庞的问题也不难得到很好的解决,且从发生在庞身上的事情的具体情况看解决问题的余地还是挺大的。

    首先,庞的被休事出有因,事件的性质并不恶劣。庞是因为犯了忤逆不孝三大罪才被休掉的。先不说庞的三大罪受的冤,且看这三大罪都是些什么罪,第一私煮鸡蛋自己吃不让婆婆吃,第二私制新衣不与婆婆穿,第三,叠三层高床拜天公咒婆婆早死。第一二罪固然是鸡毛蒜皮,但第三条罪确实多少算得一个罪的。即使放在今天来看做人媳妇的也不可做到这个份上,站在姜诗的立场看娶了个喜欢咒骂自己母亲早死的老婆是很倒霉的且很难容忍的,用口咒也就咒了还要叠高床拜天公。这样的婚姻无疑是很有问题的,离婚可能只是迟早的问题。只不过现代姜诗不能一休了之,得通过法律程序,得分一半夫妻共同财产与三娘,还得处理好安安的扶养权问题,结果差不多,只不过后者处理问题的方式更文明一些而已。以今天的道德评判标准来看一个拜天公咒婆婆早死导致夫妻离婚的女人一样会受到舆论的普遍谴责的。

    当然,三娘的这三大罪是冤枉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姜母和姜诗都不知道这一层,他们误以为三娘是这样做了。这与焦家婆婆为了达到休媳的目的不择手段恶意强加罪名的作法完全是两码子事。三娘只要把问题解释明白就行了。接下来的问题是三娘有没有解释的权利,姜家及三娘的娘家有没有给三娘解释的机会。戏中的答案是没有,他们一律不问青红皂白。我觉得这是不可信的。姜诗的做法固然是粗暴武断了,但从他在芦林中的表现看他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他身上所受的教育是封建礼教的那一套这没错,但封建礼教也自有其一套具有相对合理性的规范,无故休妻是行不通的,况姜诗的本意并非如此。听不听解释视个人的涵养而定,与封建不封建没有必然联系。

    芦林描写三娘的不幸遭遇,观众无不深感同情的不平,主要还是因为戏中有很多地方对三娘身上所具有的传统美德做了详尽的描述。这些美德放在今天看大部分还是美德,三娘是个好女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封建的好女人。芦林对三娘的赞美不是对封建礼教的宣扬,三娘身上的好品质在今天看来仍然有着十分珍贵的价值,值得现代人学习借鉴,要不是如此相信观众对三娘的同情和怜悯将会大打折扣。从这点看芦林意在批判封建礼教却不得不在描述三娘美德方面尽量多地着墨,这样的批判多少就显得有些无力和底气不足了。顺便说一点,三娘娘家的做法即使放在封建社会里也是很极端的,并不具有普遍代表性。碧玉簪的李秀英她的娘家可是正宗的封建了,但女儿出嫁后受了不公正对待她的父母还不是照样跑到王家来给女儿出头了。是非黑白还是有的,并不是说一有风吹草动就觉得丢人没脸了道路相逢不相认了。还有一点三娘长期以来“上奉婆婆甘旨,和睦亲朋闾里,克守妇道,礼训未乖”,这一点大家心内都应有一把枰,小人搬弄了三个罪名给三娘应该不会太容易得逞的,可是到头来却是“婆婆叫打便打,婆婆叫休便休”而且是“路人指衣划背言东语西”了,三娘身边就真没个明白人了?这一点在我看来也是不可信的,是作者想当然捏造的,与封建无关。

    芦林会当然是很好的戏,艺术成就极高。我的意思是:只要是有艺术价值且思想健康的就应是好作品,用不着安个反封建的名义去为一部戏造势开路。芦林的主题大可看作是通过对封建社会一桩家庭纠纷的描述,赞美了古代妇女守分孝道的传统美德,引发人们对家庭论理道德以及每个家庭成员应秉持的角色行为规范进行思考和反省,这就足够了。

    

2003/06/27 02:02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