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六娘》(外三首)

广州  郑信尺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pn163.net/chendizi/bbs/cgi/topic.cgi?forum=1&topic=285
 

(学着堆砌了几行小“诗”来赞美一下阿苏六娘,当然没有写好,请会诗不会诗的朋友都来给点修改意见,不胜感激。

第三首第三句怪怪的,我的意思是说,乳娘在当时用乳汁哺养子良时,哪能想到日后子良长大了是个善类还是个恶物,可是六娘就偏偏因为她哺养过子良而不让她帮自己梳妆,弄得她老人家想露一下巧手也没有机会了。请大家帮忙把它改能一点吧。
笛兄谬奖了,有空的话请帮我提点修改意见是正理,改好了我以后也好再来写“诗”啊。 第一首后两句原为“遥思佳人践约处,惹得游子苦思乡”,撇开立意用词不说,单从语法文理看就很不通,前句一个“处”字已经限定了末句的内容,从逻辑上讲,末句应当进一步承接前边遥想这个动作,交代清楚这个“处”到底如何如何。非但这两句丑拙得到家,整首看来也不象是《苏六娘》而是《观<苏六娘>》了。现已把这一首作较大修改,只怕还是不通,原来“诗”这东西也并不是好作的啊。)


花作颜色泥作香,丽质天然自大方。那日出看园林好,从此潮声四海扬。
桃花
雾锁榕水愁气深,小花舞成一江春。纤手移山岂神助,骂贼摧舟皆群声。
乳娘 
狂风扬落一叶黄,节妇亭前暗抚伤。哺雏焉能问善恶?佳人奈何拒理妆。
渡公 
水泣风歌听不平,江天茫茫目自清。缘何老迈驱舟紧,可怜闺楼正三更!

 

2003/05/26 02:14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