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明珠》里的海夫人

广州  郑信尺

 

    --海夫人,您老人家好!

    每次观赏潮剧电影《刘明珠》,我都少不了是要陶醉一回的,那种陶醉便是让自己整个儿沉浸在美的享受中,全身心为潮剧的艺术魅力所折服的美妙感觉。在《刘》剧中,无论是剧场气氛的强烈渲染和音乐舞美的有力烘托,还是情节展开的渐次推进和叙事手法的从容有度,乃至典雅清新的装饰和精致玲珑的道具,无不体现着该剧创作人员的匠心独运和非凡功力。当然,让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剧中塑造出来的一系列鲜活明晰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特别地,该剧对海夫人一角的发现和细心刻画,更是令人叫绝的神来之笔。

    我总觉得,海夫人一角在该剧开始构思的时候是并不存在的。刘明珠跋涉到了天津,得救于桑何氏,接着祭坟时夜遇海瑞并偕同进京,接着奉诏进宫串珠,得到何氏之女巧瑛的帮助,珠衣既成,闯宫面圣。整个构思完整合理,已足以让人满意了。之所以半途生出一个海夫人来,这完全是缘于编剧先生的一时灵感顿至,纯属意外收获。刘夫人这一角色的闪现令我们的编剧先生兴奋异常,因为匠工可问求于学识,而发现往往全凭运气。

    在《刘》剧中,正义与邪恶,智慧与阴谋的殊死较量成了贯穿全戏的主调。刘明珠不惧仇人的强大和凶残,只身进京,一心除奸雪冤,为了获得接近皇室,实现御前鸣冤的机会,毅然应征进宫穿珠,冒死一搏,表现出非凡的勇气和胆识。但是,刘明珠她毕竟是一个闺阁娉婷,失怙弱女,纤弱的她真能承载得起那么多的勇气和力量么?在这当儿海夫人的及时出现,与刘明珠结伴进宫,帮助扶持,极大的平缓了观众悬挂难释的情感,忠臣妻妇对忠良遗女的那份近乎母性般的关切和爱护带给了观众极大的心灵慰藉和精神富足。

    海夫人的挺身而出一方面使故事情节的推进平缓顺畅,水到渠成,另一方面她的鼎力相助使刘明珠珠衣代本,双箭一雕的复仇计划的最终实现更具可信性。在艰险莫测,危机四伏的五天串珠期间,海夫人与刘明珠默契配合,沉着应对,克服了重重困难险阻。奸臣纵火焚楼之际,海夫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护珠衣,取剪刀,准备好与卫兵拼死一搏以保全刘明珠,并置自身的生死于度外,主动要求背明珠跳楼。在金殿上,她全然不惧皇叔的汹汹淫威,指证奸臣的罪行。所有这些,使她没有辜负丈夫的嘱托,没有辱没朝庭给她的封诰,成了正义和力量的化身,勇敢和智慧的代表。而且,戏中对海夫人这一烁烁生辉的光彩形象的成功塑造不但丝毫没有跟刘明珠这第一主角形象分光争色,相反地,通过对海夫人的角色性格的成功刻画把刘明珠的总体形象捧托得更加高格丰满,明艳照人,真正起到了相互映照,相得益彰的完美效果。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剧中扮演海夫人的朱楚珍是一位有着精湛戏功且表演极富艺术魅力的优秀演员,通过她从容大度,准确到位的表演,传神入微,韵味无穷的做唱,海夫人的这一艺术形象鲜明光亮,生动逼真,被彻底地整个儿立了起来。焚楼一折是全剧的高潮和最为亮丽的华彩篇章,剧场效果被调度到了极致,演员的表演进入佳境,淋漓挥洒,在冲天火光中,她们且唱且舞,若惊若翔,象一双浴火翩飞的艺术美神,给观众一种激越壮美,满台生辉的艺术享受。

    海夫人一角算不上是《刘》剧中的主线人物,对这类角色的成功安插并使之与整戏有机融合,潮剧中类似的例子似乎并不太多,能想得起的只有《洛水仙姬》里的元素贞。如果说元素贞的加入为洛剧添光增色的话,那么,海夫人一角的成功创造就使得《刘》剧更加厚重完满,使该剧完成了对经典这道门坎的有力跨越,并最终跻身于中国戏曲精品的行列而毫无愧色。

    2002-06-04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