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几句《飞龙女》

广州  郑信尺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pn163.net/chendizi/bbs/cgi/topic.cgi?forum=1&topic=59
 

    听完了飞龙女全剧,来说几句飞龙女。戏给人的感觉是一块一块的,激熊侯一场戏基本上是脱离全戏孤立存在的,搜宫之后熊后唱了一大通,观众还以为她会做些什么,心想好戏还在后头呢,飞龙乱国才刚刚开始,戏还在向另一个高潮推进,现在只不过是到了中场休息时段,没想到上趟厕所回来戏随之也散场了。原来飞龙女也不过如此,收拾起来蛮简单的。戏当然算得上是好戏了,这种题材的戏冲突尖锐,易看易懂,不但我的堂老二婶爱看,我也很爱看。但听完飞龙女,就是觉得不怎么过瘾。熊后出场时唱了句吩咐宫婢把灯举,冷不防让我吞了一只苍蝇,我在看电影大红灯笼四散挂时从头到尾都在吞苍蝇,没想到现在有一只苍蝇飞进潮剧飞龙女了。全戏最好的两个角色,一个是巧儿詹少君,另一个是马顺郑蔡岳,詹的娘娘怎可把命认那几句我已经学会唱了,郑小霞的声音上不来,很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幸好詹少君给补上了,好演员演小角色往往使一部戏显得厚重,特别是当小角色被演得投入到位的时候,潮剧院在这方面一直做得很好。能不能唱主角有时并不是最重要的,象刘明珠里的桑巧瑛姐姐在戏里就是一个小配角,但大多数观众还是记住了翁妙辉这个名字。再说郑蔡岳,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在演伯伯了,想必现在他应该是一个超级老人了吧,常言家有一老如当一宝,郑老先生真该当是潮剧院的一宝了。仅凭一点皮毛上的认识,乱吹水,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别较真。

……

    珍珠塔的庵会因有陈彩娥的戏分而显得平顺,放在全剧里也就不会突出来一块,观众看戏的思路没有太受影响, 当然这个场次是可以剔除的 。说到庵会不能不提到罗衫记的汲水。庵会是可有可无,汲水却是全戏的重中之重是全戏的点题之笔和情感高潮,其作用不逊色于断桥之于白蛇传。至于苏六娘的桃花搭渡和子良娶亲,私下认为也是整戏的有机组成部分删减不得。过渡一折一方面交代了故事发生的环境,为主角登场起到引导作用,另一方面这个折子展示了桃花的机灵聪慧和渡公的豪爽仗义正直热心,与结尾喜剧收场的情节严格呼应。子良娶亲一场在全剧中起了过度和调剂的作用,因为拷桃花和厅堂逼娶两场戏场景相同又不能安排在同一场次进行,中间留下的空档正好用子良娶亲一折来填补,好让观众感觉到一定的间隔感和层次感。象金花女的第二场无戏生戏也是为了填补出嫁与错钱两场戏之间的空档,让观众觉得中间有一定的时间跨度。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把整出戏看成是一张脸的话,汲水就是罗衫记的鼻梁,过渡与娶亲就是苏六娘的额头和下巴,庵会是珍珠塔脸上的红痣,点将就只不过是飞龙女戴着一副太阳眼镜了。其实戏肉也好戏皮也好,最重要是看它是否为整戏的一个有机构成部分。告亲夫的别闺和审子两折大概算得上很香的戏肉了,但别闺因过分详写(缘于编剧对秋容这一角色的偏爱)而破坏了整戏的重心平衡,审子因老生以新面孔上场而显得有些唐突,使戏一下子换了一个调,所以给人感觉是头尾跟全戏融合得不怎么紧,有点脱扣。

2002/08/27 07:05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