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赞《德政碑》

广州  郑信尺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pn163.net/chendizi/bbs/cgi/topic.cgi?forum=1&topic=279
 

    看了德政碑,本不想再去想它说它-----这起戏,你说它有什么用!但忍不住还是来说几句,希望看过这戏的朋友跟贴,多指出我认识上的错误。

    德政碑此番参加艺术节,显得底气十足,信心百倍,何故?除阵容整壮,包装宣传做足外,主要的一点,剧组带来了一件致胜的法宝,什么法宝,戏中石匠王的祖母縁?非呀,他们带来了一块大积木,就是那块可以移动会旋转的做为主表演区的高度米余的垫台(第一次见到,叫不出它的名字,所以表达得怪怪的)。大台之上搭小台,除了小台无咪个!

    “谁说无咪个?是你看不懂罢了!无限的时空无穷的变化尽由这块木头来展现,这叫做抽象。你看,这山有多高水有多急,相府多气派宫殿多巍峨,还有湖中轻舟,水上楼阁。。。所有这些,多美呀多象呀,大臣们和聪明的人都看到了,我们也全都看到了,怎么就你没看到呢?”“可是,我只看到一块木头呀!”看来我真的是愚蠢得无可救药的人了。

    看戏过程中,我努力让自己去接受这块木头,字幕上说这是宰相官邸,我便努力去相信这块大头是宰相官邸,字幕上说这是天牢我就努力把这块木头想象成天牢,后来这块木头忽然转了起来,吓了我一跳,以为是出事了,演出砸了!哦,原来不是,是因为创作者照顾到一些只买得次等票的观众,特地把玉儿朝他们转过来让他们也瞧清楚一点,因为灯光确实是太暗了(为什么灯光这么暗呢,节约用电也不是在这个时候啊,困惑!)。后来转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觉得也挺有玩的,但除了好玩再想不出有任何别的转木头的必要性了。

    如果孤立来看待这块木头,那么玩一下新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本事以后重排南梁宫时再照样转下去。但问题是,这块木头是全剧的主表演区,是整出戏的阵脚,看来这回的大胆创新动的是真格了,观众不爱看旧的表现模式,咱们就想新的,越新越好,怪异更好!这些年,丧失了对自己本色的自信的何止是潮剧,整个戏曲界都在心虚了,新得一榻糊涂。这不,彻底整个儿心虚了,竟至于自己先乱了阵脚。

    还有一个技术上的小问题,这个问题很是影响我看戏过程的精神集中。那就是台上台高米许,大台上小台,须登三级阶,演员在表演时台上台下跑,却不能不时时留神着脚下一点,分了心,影响发挥,有几次膝行和呼抢表演程式的连贯性都明显地让这三级台阶给破坏掉了,做为全戏阵脚的地势确实是十分险要,不过还好,我一直悬着一颗心生怕发生的事总算没有发生,可见得演员排戏时是下了狠劲的。

    更要命的问题是,这块大木头所担纲的任务对别的表现形式起的是主宰和领导的作用。舞美,灯光等诸多分支的设计构思全都得为这块大木头服务。全得听大木头的,甚至连作曲和配器。我去看这个戏,很大程度是冲着李庭波先生的曲去的,没想到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全戏连一段过瘾点的唱段子都没有。敲击声多,弦丝乐少,唱腔没有慢工细活,一个字一个字象我堂老二婶斩菜头似的,我堂老二婶她老人家是赶时间,这里却是在赶节奏,片面追求快节奏,生怕一慢下来观众思想就开小差, (中央电视台播戏曲片时还敢插播广告呢,给自己点信心行不行?)不过话说回来,这块大木头还是挺重要的,你能说它不重要吗,你想一想,要是没有了这块大木头,戏个戏还剩下些什么,随便拿个汉文皇后什么的重排一回准强过它多多。

 

2002/12/13 07:31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