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镜情缘巧手续

——有感潮州潮剧团的《益春》一剧
 

潮州  lvkissinger

 

论坛原贴链接: 

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1068

   

    潮州市潮剧团演出的《益春》是我喜爱的潮剧之一,好象有好些戏迷还没看过该剧,甚至还有资深的戏迷不知道有《益春》一剧,所以我冒昧在这里谈谈我个人观戏的感受。我之所以喜欢该剧有以下几方面理由:

    一、潮味浓郁

    该剧潮味异常浓郁。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潮州八景”巧妙地融入到唱词中。和人物的心境十分吻合,有清新之感,而无造作之嫌。黄九公遵从官府之命要把五娘许配给林大时五娘唱道:

    “官府糊涂强匹配,

    儿誓死不进林家门庭。

    爹爹你纵似韩祠橡木亲圣教,

    也须念儿效那金山古松志坚贞。

    儿爱陈三龙湫宝塔冲霄志,

    不慕林大西湖渔筏荡平生。

    任凭那湘桥春涨浪涛急,

    鳄渡秋风欲我转帆也不能。

    爹爹你若坐看凤台时雨摧弱柳,

    儿情愿北阁佛灯了此生!”

    实在是高妙之极!

    2、工夫茶入戏。戏的第二场,海阳县令在二堂会见黄九公时,摆出了工夫茶具,来一个“高冲低筛”,而且吩咐“茶欲凤凰乌栋顶,水欲西湖凤栖泉”,实在乡情浓郁!印象中工夫茶入戏的潮剧并不多,好象有《续荔镜记》、《翁万达主婚》,最近又发现了一出《回唐山》。

    3、剧词中出现了大量的潮州地名。这在潮剧中也是极其少见的。象“开元寺”、“韩江”、“东门楼”、“清水宫”、“府门前”、“湘子桥”、“东门街”、“下东堤”……象五娘陈三私奔后,安人在等消息时后台传来了几声晨钟,“金鸡报晓月斜西,开元寺钟声难谴愁怀”这是安人的情怀;黄员外在女儿私奔被抓回后是“尽顷韩江水,难洗满面羞”;卓二在安排抢亲时是“花轿一上街,直落下东堤,抹过清水宫,转弯来到府门前”、“要像安济王日回銮走安平样好看”;陈三在假接花轿要回泉州时“猛抬头明灯掩映东门楼,怎不见林家人等拦马头”,忧心忡忡,担心林大不来抢亲时益春劝道:“你莫忧,你莫愁,湘子桥为你铺锦绣,与阿娘双双到泉州”……

    4、洪钟老师的舞美设计也极具浓郁的潮汕风情。

    该剧潮味之浓,令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潮州人也不禁为之动容!可以想象,这剧如果在东南亚一带演出,它定然更象是一支思乡曲,一定能够强烈地拨动起老华侨们内心深处的思乡之弦。看戏的不知不觉中,仿佛又回到了那魂牵梦萦的故乡……熟悉的乡情、儿时的点滴统统浮现眼前!

    二、题材好,情节也曲折动人

    该剧根据潮州民间故事创作编写,是《陈三五娘》的姐妹篇,但它一反《陈三五娘》浪漫典雅的风格,为《陈三五娘》续了一个热闹谐趣的后记。全剧以益春这个花旦为主角,塑造了一个令观众耳目一新的古代慧婢形象。剧本的立意和《春草闯堂》相类似。都是表现“卑贱者最聪明”(潮籍著名剧作家郭启宏语)。该剧故事性强,情节曲折,大有看头。

    戏的一开头,相伴私奔的陈三五娘被黄员外派人抓回,黄员外到海阳县状告陈三,并威迫益春作伪证,证实陈三私拐益春,以达到治罪陈三又保住女儿清名之目的。但益春却不轻易就范,指出黄员外的三大不是。在公堂上,当有心庇护好友之弟陈伯卿而又惧怕林大(因其有个叔父在京都当兵马司)的海阳县令左右为难时,益春无意中亮出了五娘的胞妹六娘,使海阳县喜出望外,当即乱点鸳鸯谱,把六娘配与陈三,五娘许给林大。

    二对鸳鸯错配,黄九公、五娘、六娘都找益春算帐。情急智生的益春,终于想出了一条调包计,巧设机关,放出风声,陈三提前一天娶亲,要带五娘回泉州。引诱鲁莽的林大来抢亲。林大抢亲抢走了“妻姨”六娘,但出人意料的是六娘却看中了林大。最终,一番曲折之后,林大六娘,陈三五娘二对佳人终成眷属。

    三、人物塑造成功、个性鲜明

    《益春》一剧中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好人,但好中也有好多缺点,是真正的人。剧作者没有对戏中的人物进行严格的道德批判,我觉得是戏在塑造人物方面上的最大成功。人物个性非常鲜明。

    象益春的“机灵、多智、刚强”、

    六娘的“质朴、豪爽”、

    林大的“口直心快、头脑简单”、

    海阳县的“八面玲珑”、

    李姐的“贪财”、

    卓二的“狡诈”等等,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戏剧人物。

    四、剧作语言的雅俗共赏

    该剧作者为饶宗栻,剧院的连裕斌、李志浦参与后期的修改提高。我个人觉得该剧的语言体现了李志浦先生说的,以“本色”为主体,左跨“文采”,右跨方言。做到雅俗共赏。

    该剧的唱词、道白雅中有俗,俗中有雅。雅的象“潮州八景融入唱词”,还有,下面的唱段也极雅,我十分喜欢:

    “蝉声咽,鸟声哀,小草无言倚苍苔,晨花含露似带泪,不见丹荔笑楼西。东风吹皱莲塘水,映我碧琚锁双眉。三兄送官去,林大逼亲来。爹爹绝情应遭传讯,益春高义反招祸灾。几多不平紧萦结,叫人怎不愁满怀。”

    该剧在雅的同时也运用了很多具有潮汕特色的方言。象“沙芒跳落金鲤池”、“看我老法海来收青白蛇”……

    著名老剧作家李志浦先生曾诗赠《益春》:

    玲珑娇小蕴真情,

    夏楚淫威几惧经。

    荔镜情缘巧手续,

    问谁此际不怜卿。

   

2003/07/30 00:26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