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郎洲》陈壁娘形象浅析

潮州  lvkissinger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551&show=0

 

    在众多潮剧人物形象中,陈壁娘可谓是一颗闪闪发光的巨星。可以说,陈壁娘形象已深深烙在各位戏迷朋友心灵的深处。

    要说陈壁娘,不能不说她的深明大义和超人才情。

   

    陈壁娘的深明大义,首先体现在她的忧国忧民情怀上。记得在《辞郎洲》剧中,陈壁娘的第一句台词是:“待何时河清海晏,弦歌一曲庆升平”。只须一句话,忧国忧民情怀便跃然可感。忧国忧民是观众对陈壁娘的最初印象。“劝郎“一节“匹夫匹妇关兴亡,岂可坐视国破民殃”,以国为念,心系苍生,不禁令人肃然起敬!张达的遭贬赌气更兼反衬了壁娘的深明大义。印象中,“惟小人与女子最为难养也”这句话还依稀记得,但剧中的陈壁娘,虽为女子,胸襟却是那样的坦荡荡!毫不逊色于须眉。在壁娘的情感中,勤王抗元不为名利,只是为救天下苍生黎庶!文丞相遭谗尚还不忘家国恨,毁家纾难救国;陆秀夫被贬潮州府,尚还为国扶危,便是她心中的偶像。丈夫的遭奸忌害,解甲归田与他们相比,那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胸怀是何等的宽广!

    同时,陈壁娘犹是一位烈骨如霜的女中豪杰。“骂狗官”一段是那样的正气凛然!义礴云天!令人解恨!渲泄出了观众对“贪生怕死,摇尾乞怜”的强烈反感!最后一场的“一剑报国仇,两剑雪夫仇,三剑代那千万忠魂,处斩不忠不义狗奴才”,虽未如愿,但烈骨依然清晰呈现。“立尸抱剑镇海洲”升华了陈壁娘的烈女形象。碧血丹心,巾帼英雄是注定要流芳万世的!

    伟哉!陈壁娘!

   

    陈壁娘还是一位才情过人的女性。壁娘的才情主要表现在她的文学才能和军事才能上。《辞郎吟》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女诗人。尽管有学者根据“传檄早定潮州路”一句中的“潮州路”否定此诗是陈壁娘所作,因为作为生活在宋朝末年的陈壁娘,当时还没有“潮州路”的称呼,有“潮州路”的说法是直到元朝至元16年(1279年)才有的。作为戏迷,我觉得我们可以不管这些。陈的才情犹显在她对战事的预料中,第二场“辞郎”有这样的预料:“将军,我观厓门非久守之地,望与张元帅商议,务必火速请元帅登陆,北出肇庆苍梧,再图进军中原”;当张达发出誓师箭以壮军威时,壁娘尤有这样的忧虑:“将军发出誓师箭,倒教壁妒喜又悲;箭离弓弦壮志决,与国存亡共生死。只是箭发那有回头转,莫不是军前一别无会期?”;第四场中,当听到张义说张达大军在海上舟中时,她立即预料到事情的严重性:“大军结营海面,断后援而临大敌,粮水难筹,进退无路,当此寒冬腊月,敌军若用火攻,帝舟危矣!”一切均在陈壁娘的预料中。

   

    壁娘形象“刚美”是主基调,作为一个女性形象,壁娘也不失她的“柔美”。记得在五十年代,中山大学中文系的王季思教授就曾赞誉过陈壁娘“柔情似水,烈骨如霜”。在“劝郎”和“辞郎”两节中,陈壁娘尽显她的“刚柔相济”。特别是辞郎最后“割发赠郎”时的“结发本有千秋义,割发为表报国志。青丝赠郎随军去,如妾随君不分离”是那样的柔媚动人!陈壁娘刚时如霜,柔时似水!

   

    当然,戏剧人物如果过于完美,更多的是会给戏剧造成遗憾。所幸,在《辞郎洲》剧中,壁娘形象的完美基本还能基于情理,也能合乎逻辑,不会产生太大的缺憾。但我总觉得还是有所欠缺。

   

    2003/03/30 12:19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