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其大幸、赞其抗争”俏娇杏

——红楼戏人物篇(四)

潮州  lvkissinger

 

论坛原贴链接: 

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625&show=0

    以往看潮剧,戏中的妇女形象,更多的是象颗大称跎沉甸甸地压在人的心窝,甚至有时还令人透不过气来。象《芦林会》中只会直呼“姜郎夫,你须念,妾于归姜门九载,茹苦含辛,夫你尽知!”的庞三娘;《孔雀东南飞》中“自挂东南枝”的刘兰芝,直至《王熙凤》中“任人摆布”的尤二姐……当然,我们指责的对象不应该是妇女们,应该指责的是非人的社会!我们带着沉重心情看戏的同时,对这些妇女们更多的也是寄以“哀其不幸”的感情,“怒其不争”是有点过分的了!直至黄五娘、苏六娘等人的出现,我们观众一口恶气才得以发泄!

    看《葫芦庙》中的娇杏,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潮剧女性艺术形象。对比于庞三娘、刘兰芝、尤二姐,甚至黄五娘、苏六娘等人,在某种程度上,娇杏可以说是幸运的。当然,她也有大幸中的不幸。相对于庞、刘、尤等人的任人摆布,娇杏却是有着自己独立的人格,在戏中不断闪烁着理想人格的光辉!她懂得抗争,也善于抗争。只不过是她势单力薄罢了。   

    在爱情上,娇杏可以说是个幸运儿。当年的“偶因一回顾”“便为人上人”。婚后,尽管她和贾雨村性格上有着诸多的不同,但贾雨村却是自始至终把她当作“风尘中的知己”看待,从未易心变节!我们可以在娇杏请求休掉自己和弃家归隐中觉察到贾雨村对待娇杏的一腔真情。“为夫怎能将你休了”说的是那样的情真意切!在听到娇杏“老爷不愿休妻,妾身也要离老爷而去”时,他是一声发自肺腑的“哎……”;娇杏留下当年盖匾的红绸要走时,他是何等的眷恋!——从他颤抖的手指、不断抽搐的面部肌肉我们可以感觉到。在滚滚红尘,特别是世风日下的那时,能碰到一个钟情与自己的人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我不敢说贾雨村是真正爱娇杏。因为真正爱一个人是愿意为她做一切的事情的。贾雨村做不到这点!)   

    戏的最后,娇杏的人生归宿也是幸运的。“家在青山绿水间,莫把他乡当故乡,粗茶淡饭心自在,春风秋月送天年”我想,娇杏的后半生一定过得惬意自在。与青山相伴,以绿水为邻,婆娑的绿竹、小桥、流水、人家、还有几缕袅袅吹烟,再加上一群同样有着“秉真情性”的淳朴村民,谈笑往来,这对于一个“不惯趋炎附势虚虚假假,受不了负罪熬煎岁岁年年”的人来说应该是何等的享受!我想:放弃金钱权势的娇杏一定能得享天年!   

    封建社会的妇女更多的是不懂得反抗。偶尔有反抗也多是从“情”的角度进行。象戏迷们推崇备至的黄五娘、苏六娘他们是为自己的爱情婚姻反抗。我觉得,娇杏的反抗主要是在“理”的角度进行的。她是针对“违背天理人情”进行反抗。如果说,争取爱情婚姻自由是为自己的“小反抗”的话,那么,为“天理人情”的反抗就是“大反抗”了。   

    娇杏的反抗在《葫芦庙》中主要有两处。这两处也是剧中的高潮。第一处是:娇杏从贾雨村口中得知 “菱花已遭六月雪,香消玉殒魂归天”时,她悲愤交加,情难自禁,大声怒骂,“你这无义书生狠心汉,丧尽天良为哪桩………我问你今生怎赎这罪愆?”。对贾雨村胡乱判案的作为,娇杏疾恶如仇、义正词严,斥其违悖天理人情。掀起戏的第一处高潮。第二处:当感觉到“君心难劝转”时,她下定决心,“拼残生,我要归回那真情至性美人间”。面对迷恋金钱权势而劝转无效心困难解的贾雨村,她坚定了去意。最终以“休夫”表现其向违背天理人情的抗争。(潮剧人物中,娇杏是否真正“休夫”第一人?)如果说娇杏的第一次抗争是“语言上”的抗争,那么,第二次就是彻彻底底“行动上”的抗争了。表面上看,她的抗争没取得重大意义,实际上却是含意深远……

    既然贾雨村不忍她离开,那么她来个“以死抗争”也是可能的;或者,她也可以接受甄员外的邀请,随甄“脱尘出世”,但娇杏都没有,她最终选择了“归隐林下,继续活着”。其实,“以死抗争”是愚蠢的表现;“脱尘出世”更是虚无缥缈!我赞同娇杏的选择,人毕竟还是要活着的!归隐林下,回归自然,对得住自己,对得住天理人情!虽平凡却伟大!   

    我想,观众会为娇杏的选择高兴的!

    我欣赏娇杏。欣赏她的清醒!欣赏她的至情至性!更欣赏她的选择!   

    2003/04/17 12:33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