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政碑》观后感

揭阳  老人畔

 

 

论坛相关链接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1089

相关链接后生人(普宁)《德政碑》观后感

郑信尺(广州)《德政碑》观后感

 

 

    《德》剧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尝试,我看不必过于苛求。其实该剧无论从演员的表演还是舞台动作设计,应该有一种对新的表达方式的追求初衷。我认为应该从这一方面去理解它。

    后生兄是对剧里人物的假、大、空表示憎恶,其实该剧也确实假了一点,作为狄景辉,自幼跟在他父亲这个老官精身边,又经过风浪,(他父亲入狱,他能替父亲申冤)夺宝这一环节显得太过肤浅。不象一个城令的所做所为,他应当相当于一个厅级干部了。哪有一个市委书记这么强取豪夺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景辉的素质这么低,狄仁杰怎么能举人唯亲呢,所以更显出狄仁杰的假,使整出戏看来狄仁杰就是最大的反角。郑人更是愤世嫉俗,对一些不平事深恶痛绝。但认为鞭挞的力度大大不够。该剧确实演得和现在的事世情一样。从借古讽今的角度来看,也未曾不可呀。

    我认为第八场不错,运用一种新的表达方式,电影是不是叫什么蒙太奇,各人可以有不同地理解。

   

    戏曲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它不能是生活的简单再现。单从这一方面来说,《德》是成功的。

    我们以前看戏为什么能一遍遍的看,其实不是看它的剧情了。而是看演员如何表达和再现剧情,包括音乐和一些舞台的动作,谁都知道陈三是走不成的,但都喜欢看益春拉雨伞这一场戏,从中得到一种享受。一些悲剧为什么能一次次地让观众流泪,其实都是演员感染力。

    所以我看戏一是听曲,一是听戏文,再次才看剧情。当然剧情也不能一榻糊涂。一出好的戏,并不是全没漏洞。例如折子戏《白兔记》中《回书》明明是刘咬脐迫不及待地去迎接亲生母亲,那又哪来的磨房会呢,不过戏好听,又能感动人,大家也就不大讲究了。所以欣赏潮剧,从唱腔戏文以及其他的表达方式去溶入剧情,去磨坊体会十六年生离死别后重新相会的悲欢,而不要去计较是刘咬脐先到还是刘智远先到。

   

    2003/08/05 04:44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