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张春郎·结发》新旧戏文

深圳  John

 

 

论坛链接

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1168

 

    雨伞虽然漂亮,但也要有恰到好处,拿来送人,尤其是新婚夫妻,就会适得其反,《张春郎削发》最后一场《结发》的初版戏文写得很好,但放在全戏并不恰当,就象把雨伞送给一对新人一样。

    这出戏说到底就是个轻喜剧,所以初版中春郎和父亲的对话,春郎和双娇公主的“舌战”,尽显深沉、厚重,如“请罪,请罪!春郎削发为僧,备受凌辱,到头来还是春郎不对,还要请罪!爹爹呀爹爹!恕儿不肖,难遵爹爹之训,难领公主之情,难招全家之福,难慰双亲之心了……”,已经是接近正剧的写法了;两个小冤家在寺会里面已经“舌战”了一番,最后一场又来唇枪舌剑,唱个没完,观众也烦。如“感谢公主多厚爱,追来禅房情相招,感谢公主肯恩赐,削发为僧得逍遥。”讥讽口气蛮重的。给人感觉就是张春郎这个人太没雅量了。

    新版唱词是比较直白,甚至有人感到不够含蓄,但这毕竟符合当时的情境和双娇的性格,双娇勒令春郎削发本来就是一种“蛮”的折射(对自己和春郎都爱过了头),她不是黄五娘,不需要考虑很多的礼教和家规,他们本来就是皇上恩准的一对,从第四场开始,就是双娇一直在采取主动。有戏迷评论这样评论:“《张春郎削发》我喜欢听最后的一个版本,听双娇公主的全情倾诉:‘泪滴八千并非假,君不见枕头浮起可当船。’在女人矜持、娇贵的面具下,我寻找到她最本质的柔弱和多情。”(《亦浅亦深潮剧缘》,林渊液)。

    并不是什么都需要含蓄的,苏六娘托桃花给表哥赠送金钗的情节,就非常的直截了当,假如象五娘一样,端盆水也要左思右想,投荔后也要交代一番,那就假了。反过来也是一样,总之,最重要是要和人物、情境相符合。

    在唱词设计上,新版的《结发》采用了第三者的伴唱手法,使得整段唱情浓而不凝重,嘲笑又带有善意。当然少机趣也是这段戏不好的地方,所以到现在,如何给《张春郎削发》结尾,应该没有一个最好的方案,旧版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折子保留在舞台上,晚会唱哪个版,我认为都不会很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