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潮剧

深圳  John

 

 

(一)

    潮剧重新返回农村演出“广场戏”,究竟好不好,很难用一个字来回答。

    按道理说,潮剧四五百年的历史就是在潮汕农村渡过的,潮汕乡土养育了潮剧,解放后潮剧才真正在汕头立足,并登上大雅之堂。目前对比全国很多剧种萧条的景象,潮剧能经常出国,下乡演出,应该说,还是具有很强的生命力的,最起码来说,能解决养家糊口问题,正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但是新时代毕竟不同于农业社会,社会经济中心已经转移到城市,尤其是发展第三产业,城市更是重点,文化是上层建筑,自然要适应经济发展。潮剧如果放弃城市的演出场所,久而久之,导致剧种演出水平的日益下降甚至逐步衰退和消亡也是有可能的现实。

    浙江的越剧之所以能成为全国第二大剧种,与其紧紧抓住上海这个文化中心有关,如果长期在农村打转,相信目前仍然是个“小歌班”。

    潮剧自然要抓好汕头这个中心城市作为自己的立足点。

(二)

    "粉墨衣冠药石心",这是一位戏协名人给潮剧团的赠词,潮剧团一向被认为是精神文明建设的单位,可惜到了上世纪末,潮剧团也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重操旧业,到乡下演起"老爷戏"。在演出现场,虽然人山人海,可那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观众在欣赏,我想肯定很少。其实欣不欣赏不重要,潮剧就象供桌上的"三牲"一样,烹饪得好不好味,是无人过问的,主要是有就行。有时侯天不作美,且演出一般,人们纷纷作鸟兽散,虽然没有观众,舞台上还是要演出的,这时候潮剧演员只能在舞台上孤芳自赏。几次回家乡,看到瑟缩在街头老爷宫旁的潮剧从业人员在为"神明"唱曲,且无人问津,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道我们潮剧为何要落到这种地步?

    有人说,潮剧下乡能解决生存问题,我想也是权宜之计,只能是暂时的,要知道,某些风俗也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的,天下没有永远不变的东西,潮剧如果没有"大老爷"的保佑,就真的不能生存了吗?

(三)

    潮剧在农村演出市场红火,可是数量不等于质量。

    回到农村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美其名曰,“回到哺育她成长的大地”,但实际上是失去活力的表现,类似于“告老归田”。

    潮剧回归农村,潮剧依旧仍然可以生存,比起很多在夹缝中生存的艺术品种,要演出,就得出有绝活,潮剧更是宽松得多,在农村,目前潮剧仍然是一枝独秀,于是就没有了压力,没有了动力,于是演员更加平庸,剧目更加庸俗。有人说,过几年潮剧可能会在大都市消失,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好在事在人为,潮剧是要继续如此这般在农村“红火下去”,还是要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城市面前,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四)

    农村是潮剧的摇篮,但总不能老在摇篮里面生长。

    在农村,潮剧可以常回家看看,因为这里是潮剧的根,但不要忘记,与时共进,勇立潮头,才配得上潮剧这个美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