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谈《金花女》的舞台装饰

深圳  John

 

 

    八十年代初期郑小霞主演的潮剧《金花女》令人百看不厌,可谓潮剧戏宝,这里我先来谈谈这出戏里面的舞美设计。

    这出戏,室内戏成份很重,除了金花送郎、金花牧羊、南山相会外,基本都是室内戏,这就意味着潮剧传统(亦是戏曲的传统)“一桌两椅”有很大的使用价值。“一桌两椅”在潮剧也称为"三牲",只要是室内戏,往那一摆准没错,就象祭品“三牲”一样,若摆放其他,反而不伦不类。这出戏有五个场次都得以“三牲”为舞美设计的中心,很容易落入窠巢,令人感到非常欣慰的是天幕上的布景装饰,它使用中国传统花卉,使得整个格局不再单调乏味,而且五个场次都有变化,达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第一场是下聘出嫁,布景是菊花,菊花向来有“宁可枝头抱香死,不随黄叶舞秋风”的千古高风,与戏中金花赞美刘永的唱词“他敢将荆钗作聘礼,高风亮节夺奴心”似乎不谋而合,这里的菊花装饰,多少带有一点“意境”形态。第二场是成亲后两夫妻的戏,舞台装饰是几朵梅花,这里点明了时间,是在下聘出嫁之后,气候是冬天,刘永卖文受辱回来,金花劝郎,希望他“忍得气,养得志……劳心辗志,天将膺重任,劝郎切莫把壮志磨”,雪里红梅的象征意义在此不言而喻。第三场的场景使用水仙花,点明时间是春天,刘永即将“春闱赴试”,金花到娘家筹资,反而受辱,幸兄长帮助,才能送郎上京。第五场用“莲花”作为装饰,相关的情节是巫氏逼嫁,金花不从,其品格如莲花般高洁,芬芳。最后一场使用“牡丹”作为背景装饰,衬托了夫妻团圆,苦尽甘来、以和为贵的美好结局。

    戏发生的地点在潮州,舞台天幕上的花卉装饰,是采用潮州独特的抽纱工艺做成,潮味非常浓郁,布景装饰也“入戏”了。其中体现的意义,充分展示人物的内心与情感的精神环境,赋予潮剧舞台更多的象征性、写意性和空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