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娘”真美

——走近潮剧《龙井渡头》中美娘的扮演者吴丽华

揭阳(江永)[揭阳电台潮艺节目主持人]

秀才你勿假痴呆,妾身配你已数载,每

日间糟糠之粮三餐度,厚布苎麻来剪

裁。你今远行将妻弃,空误我青春一

世。我莲步忙移到渡口,请君速速出主

意。

 

    看过潮剧《龙井渡头》的观众,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个好逸恶劳、欺贫负义、装束妖艳、灵魂丑陋的主人翁余美娘。她的确很美,浓墨重彩,穷尽粉黛,梳起了在潮剧旦行头饰中傲视群芳的“大蓬头后尾”,一身衣裙大红大紫。可是,珠钿簪钗,不饰头脑愚钝;皓齿丹唇,难掩出言轻狂;粉面凝脂,犹如逐流桃花;纤纤细腰,恰似随风杨柳。这种美,美得有点夸张,美得有些炫目,使人招架不住。因为有了这个人物,闾里巷间增添了许多的笑料,也正因有了这个人物,潮汕妇女才有了更多的处世宝鉴。

    多年来总想采访美娘的扮演者吴丽华,几经周折才联系上她。 初次见到吴丽华,我总觉得生活中的她与舞台上的形象完全对不上号,眼前这位四十开外,端庄清秀、温娴静淑的“邻家大姐”就是演《龙井渡头》那个趋利嫌贫、水性杨花的“美娘”?这位朴实无华、亲切和蔼的文化工作者居然能演活那个刁蛮泼辣、举止轻浮的“蠢妇”?而且是淋漓尽致、入木三分。随着与她的进一步交谈,我心中的问号终于一个个解开了。毕竟对潮剧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丽华姐娓娓道出了从艺十多年的酸、甜、苦、辣。她的父亲也是从事潮剧工作,浓浓的戏曲氛围耳濡目染,艺术的种子在她心中慢慢萌芽,她渐渐迷上了潮剧表演,好在上天给她一幅好嗓子,加之生性聪慧活泼,在读初中时就“锋芒毕露”,成了当时曲溪业余宣传队的“当家花旦”,演出的剧目有《搜书院》,现代戏《桃花红》等等。

    1979年揭阳潮剧二团慧眼识珠,将吴丽华纳为麾下一将,给她一个展现艺术才华的大舞台。她虽然生于梨园世家,但非科班出身,业余的表演水平难以适应艺术的要求,她认识自身的不足,虚心求艺,在团里的众多新老艺人和陈尾、陈美松、杨培群等导演的指导下,勤奋学习,刻苦训练。为了练好嗓音,天没放亮她就起床,由于怕吵醒周围的人,她常常提早跑到郊外,在晨风朝霞中对着空旷的田野吊嗓子、练工功,清晨的阳光拂去大地上的点点露水,却褪不去吴丽华的满身汗珠。为了掌握好“弓步”、“云步”等动作,她不知练了多少日日夜夜,练得双脚不能走路、下蹲,近乎麻木,痛楚难言,她总是咬咬牙关挺了过来。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苦练和实践,她全面系统地掌握了潮剧旦行的表演功底,包括青衣、闺门旦、彩罗衫旦和刀马旦等,唱、做、念、打样样俱佳。成功地塑造了《段红玉》中的段红玉,《佘赛花镇关》的佘赛花,《龙井渡头》的余美娘,现代戏《李队长筹粮》中的书记嫂,还有《秦王李世民》、《担水伯审案》、《招财进宝》、《千金女》等十多剧目中的重要角色,成了揭阳潮剧二团的台柱,多次参加全省的汇报演出,还曾到北京中南海为中央领导献演。她的角色悟性很好,又注重表演的创新,在现代戏《李队长筹粮》中她扮演书记嫂,出场时,她蹂着碎碎的“云步”穿越整个舞台,宛若粉蝶阅花,犹似仙姬临凡,莲步轻盈如行云流水,肩挑的竹篓纹丝不动,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该剧曾到广州的友谊剧院表演,观众如雷的掌声一直伴她走完近五分钟的“云步”。为了走好这几分钟的“云步”,她不知磨穿了多少双鞋,脚上磨出了多少个茧,真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啊!正因该剧赴省晋京表演得到高度评价,使揭阳获得了全国“小戏之乡”的们美誉。

采访中谈得最多的还是《龙井渡头》这个戏,该剧是原揭阳玉春香潮剧团的招牌剧目,满台皆丑、丑丑生辉,剧情紧凑,台词风趣,让人们在笑声中明辨是非,悟出人生的哲理。吴丽华对自己塑造美娘这个角色感到满意,提起“美娘”还得从“头”说起,美娘的头饰“大蓬头后尾”在潮剧旦行中唯她独有,云髻高耸,满头钗钿,珠光宝气,流金溢彩。这个头饰是玉春香潮剧团已故的化妆师江海泉的绝活,剧中美娘的戏份很多,六场戏都以她为轴心,有很多复杂的形体动作,为了在表演时能挥洒自如,顶着这个重值二

斤的头饰能顾盼自若,梳头这个环节丝毫不能马虎。梳完这个头饰前后要花很长的时间,左右两片对衬的云鬃必需先用芦荟胶粘贴,然后定型晾干近二个小时,正中间的龙首云髻也须提前绑制,脑后插上型似风帆的“大后尾”,前额绕贴二根细若牙签的发丝,这是为了协调面容与高耸头饰的比例,体现美娘挖空心思、工于心计妆扮自己,这二根发丝看似简单一绕,却尽显功夫,上面一根是与眉宇平衡横过前额,下面一根绕到眉心旋了一个小圆圈再绕回至后脑,二根发丝要平行一致,小圆圈要圆润平整,要通过这个“瓶口”,就得讲求配合默契,化妆时演员要纹丝不动,化妆师须全神贯注,才能一举成功,稍有分神就得重新再贴,丽华姐说,每到这个时候,她与化妆师都屏住呼吸,相互捏了一把汗。

    美娘这个角色是丑行,语言尖刻,动作夸张,要演好这个人物这对工于青衣的吴丽华来说是一种挑战,她得到玉春香老艺人、美娘的原扮演者许艳娥的恭身亲传,她经常揣摩人物的心理活动,善于观察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并把生活中的部分动作艺术化应用到舞台上,还利用参加汇演调演的机会采纳其它剧种的精彩表演,使人物形象更加生动逼真。如表演美娘出门将去追讨林绍写离书时,她巧借手帕表现人物形象,口中唱着:“锁了房门赶路忙,欲与冤家拆西东,开!”手中罗帕向舞台对角凌空抛出,旋了几圈后又转回到她跟前,被稳稳地接住,干净利索,这个好似魔术表演的动作是从其它兄弟剧种中学来的,恰到好处地刻画美娘决意欲与穷儒拆离另觅高枝的丑恶嘴脸。《龙井渡头》这个剧目每每演出,场场观众爆满,笑声不绝于耳,大家由衷地赞叹吴丽华的精湛表演。可能观众还不知道,当初吴丽华演饰美娘还是不情愿的呢,她对“美娘”是又爱又恨,因为美娘是一个丑恶的人物形象,她的品行德性备受人们唾骂,演这个角色最受气,老是挨骂。而自己青春妙龄,光彩照人,为人娴淑,与美娘秉性截然相反,却被蒙上“不白之冤”,而且对每一个演员来说,谁都想得到观众的欢迎,哪个愿意被人辱骂?导演一再解释,戏是人演的,观众骂的是“余美娘”,夸的是吴丽华,他们骂得痛快就证明你演得精彩。有一次剧团到乡下演出,她又演活了美娘这个人物,谢幕时,还沉浸在剧情中的台下观众指着她骂个不停。提起挨骂的经历,吴丽华至今印象尤深。

    在舞台上活跃了10多年,成功地塑造了许多鲜明人物的吴丽华,于1987年转行从事文化工作,现在她拥有另外一番事业和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离开了深情眷恋的潮剧舞台,但她仍然关心着潮剧事业的发展,转行之后她还曾应邀到香港演出,偶有上门求艺的,她都热情接待,悉心指导,凭自己的感悟和经验,传授潮剧的唱功和表演技巧。她是一个朴实无华、不求名利的人,很少提及自己在潮剧舞台上的成功表现,当我转达众多潮剧迷对她的赞誉和问候时,她对观众的关心深表感谢,同时她谦

虚地说,自己只不过是沧海一栗、梨园小草,比不上名家、名角,只是靠着一份刻苦与热情,圆了一个自己从小就追求的潮剧梦。她常告诫自己要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虚心探索使人进步,淡漠名利令人平和,这种做人做事的态度使她在单位里备受尊重,由于心态乐观,同事都把她当成“知心大姐”,烦闷请她分忧,快乐与她分享,她总是乐呵呵地关心着每一个与她相处的朋友。

    采访将要结束时,她的几位同事问我说,你觉得丽华姐这个人怎样?我真诚地说:美娘真美!

http://www.chaozhouxi.com/ 联系方式:chendizi@21cn.com

潮音如水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