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潮剧需从打假做起

普宁  后生人

 

 

论坛相关链接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383&show=0

     带着顶礼膜拜的虔诚,我看了去年潮剧演艺大赛《金奖荟萃—第三届广东戏剧演艺大赛(潮剧赛区)金奖剧目》VCD,看着看着心里越不是滋味,这里不说比赛水平的低劣,也不说整场比赛就是一场杂耍汇演,我要说的是振兴潮剧需从打假唱做起。

    整整一套VCD,总共花了15元,真难为了老陈的付出。七个比赛剧目,按我如此低下的音响知识,一听就听出里面最少有两个节目是假唱的,不知道是当时评委的耳朵问题,还是其它因素,这些节目还能得一等奖,甚至还有一等奖中的第一名。这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

    第一个假唱的节目是《乾元山》,虽然演员胸口还挂着小麦,但在打斗的很多动作中,口型就是对不上,不用很细心就能看到和听到。表演演员姓甚名谁我不清楚,我一贯对演员没有抵毁之意。

    第二个假唱节目是口称获得本次比赛一等奖最高分的《失子惊疯》,也是号称潮剧界泰山北斗姚璇秋老师的得意弟子张怡凰美眉表演的,张MM这个假唱就掩饰得还较好,但只要有一点音响知识的人一听,就可听出其中的唱段是假唱对口型的,因为念白带有很大的混响,空间感很强烈,而唱段却口风甚重,当然细心一点还可看出有些唱段尾音还在响,演员的口型已经闭合了。最突出一段是唱到“儿上凌宵”一段,有一句音响在放,演员却忙于舞水袖,忘记跟口型了,这一句最为愚劣。

    我不知道此次演艺大赛的初衷是什么,但在获一等奖的七个节目中却有两个节目假唱,“唉”一字怎能了得啊。所以对此次比赛提出很大的质疑,一等奖已是如此,那其它的二等奖、三等奖更不是假唱风行了吗?

    前不久,崔健还在大声地对流行音乐大声喝打假,想不到我们的传统文化也跟风来这样的假唱了,想起来真是可怕,有朝一日,我们的潮剧表演可能是舞台上全是音配像了,这样也好,有人很喜欢看此类电影,有人口口声声说喜欢现场感的现场表演,但又最最喜欢电影的对口型(甚至还来个A角演来,B角配唱的滑稽电影),真是想不通啊。

    春节晚会对打击假唱已提了好几年了,听说今年还是会出现假唱,我想在一台暨大欢喜的晚会上出现假唱无可厚非,但在比赛一类的舞台上出现假唱就是组织者们的失误,甚至是致命伤,在当近潮剧界优秀青年演员青黄不接的年代,还容许比赛场面出现假唱,甚至还获得高分,能给观众什么交代呢?还能给其它没假唱的比赛者什么交代呢?

    讲起这句话,讲点题外话了,我想起以前在回小生的一个贴,说澄海班的几位出色演员没有报名参赛,好象是讲到王怡文、王文华吧,陈俊苞好象也没有出线,既然他们知道自己总归是二奶的命,何苦为了一个很虚的名号而去付更大的泪水呢?还是到乡间演些帝皇将相的谢神戏,赚些大钱才是正理,所以对此种有点避世的、看得开的精神,我是非常佩服的。

    还有,七个获奖节目,好象除《寇准闯殿》有点象潮剧外,其它六个戏的曲子听了好象不大象潮剧哦,嘻嘻,有变革总归比没有的好,我很高兴看到有如此的进步。但是,为何没有演员来表演我们潮剧老祖宗的镇山之宝呢?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