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政碑》观后感

普宁  后生人

 

 

论坛原贴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1089

相关链接

郑信尺(广州)《德政碑》观后感

老人畔(揭阳)《德政碑》观后感

    对我来说,没有一出潮剧象《德政碑》一样这样伟大,不是连看七次八次,只是断断续续用了七次八次才看完,而且前后差不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因为这出碟是借来的,也用不了《书非借不能读》的借口,搞得现在要来写观后观还怕有些人物的姓名与坐号对不上眼。

    1、讨厌武则天。有关武则天的戏我都讨厌,不是“大男人”的逆反心理作崇,而是有关武则天有关的戏,不是把武则天贬得象个烂货,就是把武则天捧得高高在上的一个奇女人。《武则天夺昭阳》是我看过的第一个武则天戏,这出把武演得象个荡妇。《金叶玉叶》把她演得象个圣女贞德。《亲断梨花案》把她演得象个女包青天。《谢瑶环》最讨厌,假惺惺的嘴脸,谢MM死后还来做法场。《女巡按》又演得太伟大了,谢瑶环临死前还能在鬼门关前将她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粉黛冤家》最造作,用现代刘晓庆的语气说“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男能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这出《德政碑》的武则天更是讨厌,最后一场还与狄仁杰来个自我检讨,充分暴露其虚伪的嘴脸。

    2、一只披着“古代羊皮”的“现代狼”。这是喜欢看这出戏的感觉,但我最讨厌看政治戏,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当代政治色彩来里面,而是更多的现代人情伦常,我可能会更喜欢这出戏。

    狄景辉—当代高干子弟的典型。看过该戏的人,我就不用多说了。陈鸿飞还是有一把,面孔转得非常溜,时阴时阳,意气风发时得意洋洋,受难时令人可怜,特别是探子一场,将整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很好地表达出来,将整个艺术形象进一步提高,不是一味的坏人形象,是当代影视界“坏人不是彻底的坏”的具体表现。我喜欢这个人物,也喜欢演这个人物的陈鸿飞,这是他进入潮剧院后令人割目相看的一个舞台形象,如果他还在澄海潮剧团,相信没有这么高的艺术形象出现,表演也没可能这么淋漓尽致。

    狄仁杰—当代的包青天。我一直不相信在现代的生活中有这样的包青天出现,相信是我们穷苦老百姓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吧。说实话,陈秦梦演的这出戏我不是特别喜欢,虽然做功、演技是非常出众,但人物形象我觉得是假的,就难以喜欢了。

    狄景辉的老婆—我相信古代女子并不会象她这样廉不知耻,只能是想当然:这是一出当代的讽刺戏,一个当代官僚老婆形象就能释然了。

    狄仁杰老婆—当代走“夫人”路线的典型。他宝贝儿子能不死,最大功劳要归功于她。这出戏是一个关键人物。所以在当代社会,我们一不能小看官老爷的轿夫司机,更不能小看夫人路线的伟大作用,想升官发财的看官们要注意哦。

    武则天—虚伪的“岳不群”。放在当代社会,这个形象就不难理解了,都是互相利用,互相交结,你狄仁杰要为我卖老命打江山,我当然要小恩小惠罗,所以彼此彼此,MISSMISS

    石玉儿父女—危害社会稳定团结的最大火种,但这种不怕死的硬骨头你不能一棒子将他们打死,只能采用怀柔政策,让他们相信社会主义制度是优越性的,法制建设是公正无私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真正为人民谋利益的,你们要相信政府的正确领导,一切会为你们做主的。

胡里、狱卒—真正劳苦大众阶层。

    哦,漏掉了中纪委的代表--张宗昌。哈,这出戏,这个人物的改造最搞笑,一付中纪委的人物形象。看了很多什么《幕随新》、《王向国》等当代高官落马记,就没有一个中纪委的可笑形象,这出戏终于可以看到了,也给我们老百姓出了一口冤气,这种中纪委形象可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哦,所以嘛,只能是这种穿“古代羊皮”的“现代狼”才能演得的。不知道当时写此剧的陈英飞老先生会不会有担心有政治家对号入坐?

    一句话,喜欢这出戏的手段,将当代社会的各方各面表露出来,但不喜欢里面的政治讽刺意义。

    3、一出高调的咏叹调歌剧。我喜欢潮剧的一切伟大改革和尝试,这出戏给我感觉是意大利式的歌剧咏叹调表演方式。特别是导演将人物的表演形象树得特别高,站在高高的台子上,这里是高山、这里是巍峨高楼、这里是高耸入云霄的皇宫大院、这里是深深不可见底的牢狱~~~~~~~~,我伸开双臂,昴首呼啸、慷慨高歌~~~~~~曲子作得和另外一部伟大政治式悲喜剧《葫芦庙》一样,句子末尾都在拉长长的“啊~~~~~、啦~~~~~、呀~~~~”。但人物的感情通过这些曲子表达就不好,演员们要好好地总结经验教训,下一次在另外的《德政碑2》要好好把握了。

    还想再写下去,因此出戏是我们潮剧史上最为伟大的一部杰作,可以让人一写再写,现在没空了,等有机会再续。

 

 

    再论石大山与石玉儿的刁民根性

    狄老大人辞别魏州之时,你石匠还假惺惺的来献什么宝物,当然是料想到以狄大人的人品,不会把你这家传宝物看在眼内的,所以你石匠可在魏州人民之中做了一次免费宣传,让你石家从此名扬天下。

    神皇武则天向天下大招宝物,魏州就你石家有家传宝物,谁个不知,谁个不晓得?所以狄老大人的儿子为了神皇这个重任正无从下手之时,第一感觉从你石家触发灵感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天地之大,莫为王土,神皇令出,莫有不从之理。而且你石家还曾有露宝之举,要怨也只能怨自己太出风头了。

    石匠与玉儿与狄城令一场怎样摆姿态,摆谱的对白,不用我再打出来,对任何看过这戏的人都一清两楚,这两父子太过分了,已经想送出的礼品吗,送给人家的儿子也没什么不该啊,而且人家儿子又不是自己独占,是神皇的伟大献礼,从此你石匠一家名扬天下,谁都知道你的好手艺,还在这里摆什么姿态,难道想要多几个工钱?

    申冤一场,更是离谱。要告状,魏州之上还有省人民法院,省之上还有高级人民法院,法院系统之外还有政府的信访局,再不然还有刑部、吏部可告状,难道你石玉儿就非要狄老大人的难堪才好看吗?难道你要狄老大人手刃亲生子才够刺激好看吗?而且戏中还有大幅偏激的词语,激动的舞台动作,向狄老大人来个下马威。十足的刁民形象了。

    好了,在神皇的伟大创意之下,圆了你石玉儿的心愿,也十足给了你的面子,但结局是你想要的吗?

    所以还是安份守纪为好,做个乖乖的好公民,你好、我好、大家好、社会稳定,国家繁荣昌盛。

    其实我并不是讨厌这出戏,但是觉得这出戏有很多可观性。看来可能我的文笔产生了误会。这出戏主要还是在戏情上比较可观。但在戏剧舞台的表达、唱腔的设计、演员的演技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起码个人认为这出戏比起《葫芦庙》来说更值得一看再看。我是很讨厌《葫》一剧的。

    2003/08/04 02:5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