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梦,梦敦煌,追梦到敦煌

普宁  后生人

 

 

论坛相关链接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578&show=0

《丝路花雨》剧照链接

 

    我这里还保留当年澄海团在汕头大光明(还是工人文化宫?)彩排《丝路花雨》时的剧情介绍。印刷质量差些,当年这出戏叫《英娘》,而且大书“实验演出”,呵呵,说明当时编剧和导演们对这出戏心中也没有底。我记得很清楚,这出戏应是在83年的元旦前后,在汕头彩排的,我当时正读小学5年级,陪我外婆去看的,看得我外婆直叹气,哪里出来这么多漂亮的媚媚?呵呵,今年我外婆已98了(今年可是99了),还健在。我外婆最大的特点就是头脑最现代化,跟得着形势,什么神明都不信,就只供奉祖宗,前段时间和她聊起我跟她观看这出戏时,她老人家还记得一二。

    小小的心中从此对敦煌有了一个好美好美的梦,我终于知道了潮剧原来可以演得这么美,跳得这样好看。到了初三时,知道一位同学父亲还有一大本潮剧《丝路花雨》的剧本,直追我同学借我一用,可他父亲是搞潮剧研究的,对这出戏倒是很讨厌,听说他儿子的同学对这戏有兴趣,所以专门找我和他一聊。他搬了一大套道理,讲了许多这出戏的“坏话”,可我却找不出什么大道理,只会讲我喜欢看。后来对潮剧几年不闻不问,可能是对此心冷,原来这么好看好听的潮剧却有人评得一文不值,5555。倒是此位叔叔借了潮本给我一观。我最记得了,初三的寒假,我一笔一笔把这个剧本的唱词都一字字抄了下来。

    从此我知道了作曲林立勤,编剧宋麟锵,副导演蔡有光(剧中演伊努思,就只这出戏看过他演过,真有波斯人的气质,真是一个大气的导演),我还知道这戏是专门到甘肃省歌舞团取经,还特地请了舞剧的副导演前来潮汕授艺,出任这出戏的导演。知道了跳英娘的林丽玲(可惜歌喉在澄海团算中等,难与郑莎,李娜相比,但舞艺出众)。当然还有蔡植群,郑莎,王文华等。

    虽然潮剧与我从此结下不解之缘,但心中更多的是敦煌之梦。梦中的飞天,仙女,伎乐女……还有敦煌的西部音乐,这些都是我的梦。

    93年大学毕业,因为直升本校的研究生,所以当别的同学为匆匆就业忙碌,我却和另一好友,用做毕业设计的报酬跳上了256次列车,直奔甘肃的省会兰州,圆我心中多年的梦。出门之前,我已几乎把广州中图和广图的所以西部藏书认真地看过一遍,对佛教的故事还是半懂半识,但对敦煌文化还算是一个非专业人士中的专业了,呵呵,可惜不是读文科,不然可从此志向。

    当别人一个下午看完敦煌的莫高窟,我却和好友用了足足两天的时间各个洞转了一次,可惜不能拍照,现在没有什么留下作为纪念。以后我还去过大同的云岗,洛阳的龙门,但心中最美的还是少年时留下的敦煌梦,也终于圆了一个少年从小立下的梦。

    95年象现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季,甘肃歌舞团到广州黄花剧院献上一出《敦煌歌舞》演出,我掏出近1000元,请了另两位喜欢敦煌文化的同学前去观看,现在记忆优新。

    潮剧到了现在这个年代,还有很多人为当今潮剧的繁荣昌盛叫好,说什么有200个潮剧团体啊,一年演多少出新戏啊,但是背后却是多么可悲的境界,越来越受年轻人的背弃,受我们这些30而立之人的唾弃。唉,真希望有识之士振兴潮剧吧,如果不再进行一点改革,这个古老的文化真的就成了古董,为历史学家和文化专家研究了。当时作为改革,有好的一面也有差的一面,我非常佩服当年澄海团的胆量,将彩排定性为实验演出,呵呵,可知这出戏的戏服要投下多少金钱和人的精力。

    我期望有更多的这样实验演出,就如最近看到的郑舜英艺术专场(当然不能叫演唱会了,都是提前录音的),让有更多后生人喜欢上潮剧这一传统的文化。

    如果喜欢这[丝路花雨]的朋友,我极力推荐大家去找《琵琶记》一观,也是一出改革力度很大的潮剧,但这一出戏倒是走回了历史的年轮,走到了宋元古道上了。

   

     2003/04/03 09:11pm(原作写于20027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