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听《红珊瑚》讲起

普宁  后生人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193

    有时怀旧有些要不得,一触动了这根弦,就象吸白粉一样不能自拔,沉迷于些。呵呵,有相同感受的人好象不少哦。而回忆有时还是要花点心思,慢慢地搜寻记忆。

    想想没有听《红珊瑚》起码已有1516年的时光了,记得以前电台的中午潮剧连播,每播《红珊瑚》、《江姐》、《七日红》等现代戏(不过好象就只播这三出革命戏,其它的蝶恋花、沙家浜、江秀卿等好象都没连播过哦,只有在周六晚播过全剧),因为这些戏机会难得,我都会听到最后一句(好象是1345分播完的),当然,赶到学校上课都要迟到5分钟左右,所以给老师很坏的印象,不过还好,上课迟到,学业却不怎么差,老师不会课堂点名批评,最多课后提醒:“晚上不要太晚睡,中午就不会睡过头了。”呵,老师可不知道我是个顶级的戏迷,痴迷这些潮剧而翘课。

    去年刚逢纪念建党80周年,多谢电台把这些老宝贝重新拿出来放了,虽然放在仓库里太多年没动过了,音质有很大的噪音,但有现代的电脑处理技术,已能把这些好宝贝做到尽量的提高。当然,要录下这些好东东,我们尊敬的潮剧戏痴老马同志功不可没,如果没有他每天早上5点就准备录音,我们现在就不可能听到这些好戏了,所以如果大家有什么好宝贝,尽量不要藏私,互通有无。

    因为电台播放的原因,红珊瑚最后一段合唱有两句没能录完,但这并不影响全剧的欣赏。讲起欣赏,话题就多了,与这些现代戏相比,现阶段的潮剧确实存不可比拟的差距。

    第一当然要讲起编剧了,当年编这些现代戏都要有一股革命热情,可能要通宵达旦地埋头煤油灯下,虽然移植自其它剧种,但有时为了一句押潮州韵,我想可能要想破脑壳才能有较好的字眼,才能达到效果吧。

    第二要讲起作曲了,这个年代的人都有破除一切旧框框的思维。前些日子重看《霸王别姬》的DVD,讲起了京剧的现代戏,里面讲了什么才是京戏,有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只要是用西皮二簧,就是京戏”。京剧就离不开京胡,潮剧呢就当然离不开二弦了,现在听听这些现代戏的潮剧,我们可发现唱段的伴奏还是用潮剧的二弦,但许多现在潮剧根本就不可能听到的伴奏乐器就用得多了,如小提琴、铜管乐器(黑管、长笛、短笛),大提琴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了,整个伴奏乐队,听起来很有交响乐的气慨(当然气势没有那么磅礴)。重听红珊瑚的第二场,虽然作曲用了不少的歌剧红珊瑚曲调作铺垫,但作为潮剧还是离不开潮味的,里面还是运用了一些潮剧的传统曲牌(当然也作了不少的修改、润饰),反线活五调就用了不少,“十九年前...我娘临死生珊妹...”唱者唱得呜咽欲泣,听者听得也有些感动。

    第三要讲导演,不知道这出戏的导演是谁人?在戏的感情处理上也可框可点,演坏人七奶奶的赖舜娥、麻副官的杜共稀简直面目狰狞,而管家孙富贵的郑若发则是活象个狗腿子的形象。当然珊妹的形象则是争取自由、争取解放、甘舍生死的正气凛然的反压逼、不甘愿受奴役的正义人民群众。

    第四要讲讲演员本身了。最近是听了这出戏才知道了王妙婵这个演员,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可能在当时多得随手可得,但对好演员奇缺的今天来说,则是件稀奇宝贝,同样听了郑莎的红珊瑚唱段,确实是唱得比王差了些些。正如忽略谈起李秀芸,只要是一个好演员,只怕在这个世界只留下一点声音,戏迷就能永远地记住这个声音了。但对那些没录过音的好演员来说,则有些遗憾了。

    听说70年代初期,汕头地区潮剧团刚成立时,编排过不少的样版戏,这些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现在《龙江颂》的唱段已有CD出来了,我还期待红灯记、海港、智取威虎山、杜鹃山等好戏能与广大戏痴见面。

 2002/11/06 12:04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