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团赴深圳龙华演出《告亲夫》所想到的

深圳  号头站

 

论坛相关链接

http://www.pn163.net/chendizi/bbs/cgi/topic.cgi?forum=1&topic=249
 

    一团这次赴深圳龙华演出,连演五场,我看了三场,最后一场演出为《告亲夫》,我对《告亲夫》演出的总体感觉是音乐“武热文冷”,中台“凤头貂尾”。

    武热文冷,当晚的演出司鼓为蔡建臣老师,蔡老师虽为国家二级演奏员却是目前演出界中顶级鼓师,有他坐镇打击乐当然没得说,整晚演出武畔可以说是热火朝天,高潮迭起。相比之下,弦乐就舜色不少,当晚的演出领奏为郭麟书,郭为中青年演奏员,虽为二级演奏员,基本功却嫌一般,整晚演出文畔可以说是冷冷清清,平平淡淡,司鼓几次要调动气氛或加快节奏,领奏都没领情,蔡老师实在是在“热单畔”。黄壮茂老师您在哪里?黄老师可以说是当今潮乐界顶级领奏,可听说他提前两年就退休了。

    凤头貂尾,演员方面前部分有郑健英,刘小丽担纲,二位为目前潮剧界顶级演员,水平自然也没得说,当晚的演出还算可以接受。最后一场《审子》应是压轴好戏,万众一心期待着张长城老先生的演出,张长城老先生堪称目前潮剧界老生行泰斗级人物。但是,“心脉脉长盼待,就是不见长城来”。这场戏没有他就是不行,压轴戏没有重量级人物怎么能行呢?张长城老先生您到哪里去了?听说他也离开了一团。

    以前的一团可以说是重量级人物云集,人才济济,家珍无数,可现在的一团怎么就一个个都留不住了呢?缺少了这些重量级人物,一团可是没有了什么优势了呀!长此下去再多老本也会吃完的呀。

       我本为一团拥足,最近“胃口降低”,开始欣赏“老县级”剧团的戏,这也许是本人的无奈,也许是一团的悲哀。“笛子”同志说得好,如果不是这样,我会被“饿死”所谓饥不择食嘛!

2002/12/02 00:59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