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20021229汕头之行

揭阳  封火

 

论坛相关链接http://www.pn163.net/chendizi/bbs/cgi/topic.cgi?forum=1&topic=322

  二十九号真是个好日子,暧洋洋的太阳早早便把大地洒得一片金黄。我也起了个“小早”——八点,则则洗刷完便接到JIANG的电话,说他已经动身往车站了。哎呀,看来我的脚手也得放快点了,三嘴饭当作两嘴吃,干净利落地在正九点时来到了车站,可惜车站的时钟快了一分钟,九时出发的车已经开走了,我的如意算盘也打错了,唉……。于是只能“打的”了,坐上的是一辆空车,TAXI司机为了拉客,三转圈四转圈的,快九点半的时候还在绕圈子,一气之下便下了车,坐上九时半的专线快车。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还以为好好的天就要下雨了,不过是小小的一片而已,那能够挡住好几天没露面的太阳此时能出来逛一逛的激动的心呢?

  十时多到达了目的地——汕头岛鮀岛影剧院,今晚这儿要举行“潮剧票友演唱会(第二回)”,这时正在走台。刚走进剧院,见到JIANG和一位女记者正在采访来自新加坡的票友陈国来先生,陈先生温文尔雅,谈吐谦逊大方,很有修养。陈先生说,此次非常荣幸能够来参加此次的盛会,给他一个交流学习的好时机,一定认真演好今晚的角色。随后JIANG便去采访远从美国而来的林美君小姐。

  剧场内歌乐升平,演员们认真的在走台,台下的专家和工作人员不时给演员提出建议。在过节目的间隙,我扫视了一下剧场,忽然眼睛一亮:那不是范泽华女士么?与相片一个样。于是前去询问,果然是范老师。范老师虽然年近古稀,但那种艺术的气质却使得这位艺术家风采依然。问及范老师除了市面上流传的那些音像外,可还有其它宝贵的潮韵?回答是:否。真想能拜听一下范老师的整出《孟丽君》呀。又问及范老师可否有收徒,回答也是没有。她说:如果有上门求教的,她一定不遗余力。可惜现今年青的演员大多没能如以前爱业敬业了。正在闲谈间,又过来一位名家——朱绍琛老师。真叫人高兴呀!朱老师留下的音像极少,范老师开玩笑说是少而精。一场《急子回国》使得每一个人都记住了她,九八年录下的“曾把菱花来照”虽然是降了调子的,却是韵味仍然。问及年已古稀但神采奕奕她,早期演唱的《赤叶河》和“曾把菱花来照”是否有录音,回答也是叫人失望了,真真可惜。两位名家虽然退休了,但还热心于潮艺事业,这不,一场票友的演唱会都赶来指导了。朱老师说:办这样的演唱会真好,让人看到了潮剧在汕人心中的位置,这也是一个扶助潮剧的方法,再看看海外票友们真诚,真叫人感动,他们一接到邀请便不远万里来到潮汕,一到达便投入到紧张的演练中去,他们目的只有一个——热爱潮剧,海外赤子都能做到这些,我们作为潮汕人更应做到。一方话便能见到老一辈艺术家们当年的爱业与敬业精神。

  看完走台的演出,便叫来小鱼夫过来请客。早上到达时他与小林子手机都关了——原来与周公相会呢,李四也还钻在被窝猫冬。知道小鱼夫向来小气,只点了几个小菜便了事。本想看完戏吃饱饭便走之大吉。小林子却“半夜出日”要来陪我们玩玩聊聊,于是在他的带领下来到剧院知名男小生林初发的宿舍,阿东和LAIHONDA两个也随后到来,一共七人欢聚一室,气氛与太阳一样暧洋洋的。在我们的要求下,林先生播放其此次获金奖的作品《忆十八》其表演儒雅,比较恰当地表演出梁山伯“书呆子”的可爱形象,由于是现场录音,则音色不佳,再而,因为这折戏有几个人演出,为照顾其他人故曲调偏低,很不适合林先生的嗓音。再而播放几年前其获奖作品《薛丁山哭灵》,这一折可以说是其演艺至今的代表作,唱、做具佳,音色亮、润而又有穿透力,表演娴熟而充满激情。林先生说由于种种原因,现在排一个戏时间短,是难出精品的,这也足见艺员们内心期待的是精品而非劣品。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李四便来凑一八仙桌了,阿东作东请吃了汕头最有名的牛肉火锅。饭饱足后,便早早来到鮀岛剧院,会见了小生,小生热情地送票与我们。潮阳的马先生也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原以为是他儿子,原来也是一个潮剧痴。

    演出的时间到了,潮乐起了,心情便更轻松舒畅了。一张张笑盈盈的脸写满春意,一套套亮丽的盛装映出喜悦。每一曲都迎来掌声,每个人都评上几句……

  晚会圆满地结束,我们揭阳的几个人也平安地回到家中,酣然入梦…… 

 

 

2003/01/02 01:15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