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潮州半天游

——四团活动札记

揭阳  封火

 

论坛原贴http://www.chaozhouxi.com/cgi-bin/topic.cgi?forum=1&topic=1108

论坛相关链接:为李四海先生叫好——观剧院一团上演的《春草闯堂》、《张春郎削发》有感

  应潮州lvkissinger(即辉老师)盛情邀请,四团部分成员:KEDOU先生、老陈斑猪、陈三同志和小的——封火,在林宏团长的带领下,一支五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冒着烈日强晒,不远40多公里驱车来到粤东文化古城——潮州城。

  到了潮州自然受到了望穿秋水的lvkissinger热情的招待,已毕业分配到韩山师院的陆海同志的微笑服务——一路上为我们朗读名胜古迹的联对,以及大只肥有福气的庵埠潮剧团的诚意代问好(庵埠潮剧团有演出,没有空暇作陪),直教我们感动不已。正是:辉兄情重,陆弟礼全,福人送福,四团全收。

  在lvkissinger宿舍享受了个把钟头空调后,便由他作导游,一行七人便驱车向名胜古迹出发。从九六年初来过潮州后便一直没来过,这次真让我大开眼界,形象建筑护城围墙雄伟壮丽,城墙下绿草如茵,树茂花红,鸟语吖吖,叫人不喜欢也难呀。
 
  首先来到的名胜——北阁佛灯。进入景点,拾阶而上,便来到玄天上帝的宝殿,玄天上帝庙宇正对着潮城的北面。绕过宝殿,再登阶而上,进入北城门便来到景点的最顶端,临江而起的是观澜亭,走进亭内俯望韩江,这时是旱季,不见韩江水滚滚,却见江的两岸细沙高高堆积,使江中之水犹如一位千姿百媚的睡美人一样侧躺在香裘之上,别有一方意境了。望北而建的浪西楼共有三层楼层,走进一层,正面便挂着潮州城的全方位版图和地图,左边是记载着自有潮州地的年号及所属、名称,右边则记列着潮州市各种级别的保护文物单位。lvkissinger在潮州城版图上指出了潮州美女黄五娘的城西地,这引发起我们七嘴八舌谈论起《荔镜记》和《益春》来,谈的无非就是要同去的陈三同志快快交代黄家可有七八九娘,也可让四团的单身们来演绎一出现代的《荔镜记》,陈三同志微笑道:自与五娘喜结良缘离开潮州后,今天算是第一回归,待我去问问我岳父大人。真是笑谈。浪西楼的前面是一口古井,该井是于一九八九年修复此景点时发现的,据记载该井能饮万人,足见其深大,该井还是爱国英雄的殉难处,但建于何年专家尚未考究出来。

  向着浪西楼的左边望去,是一个连接围城墙大道的门,lvkissinger指着那门向我们说:某日清晨,为增强学生体质,我带十几位男女学生晨跑到这里,在学生的一再要求、鼓动下,我也想到里面看看,便带头翻过这个门,哎呀,学生个个动作利索,我还要求他们如果遇到有人询问时暂且不要称我老师,事后学生都说太有意思了,永生难忘。是呀,学生永难忘这件事,这件事也成了lvkissinger津津乐道的话题,因为在这短短时间里我便听了二次。走出一天门顺着古城墙而下,又见到一神佛庙宇,绕过庙宇便走出了该景点。

  我们顺着围城墙大道来到了一位改变潮州山水姓氏的先贤圣人——韩文公当年的祭鳄台。显然祭鳄台是近年才兴建的了,它是建在围城墙大道旁边,面江而建,由二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一个小亭子,中央立有石碑,碑上刻着祭鳄文,亭子的四柱上都是联对,后面一对是饶宗熙先生写的,前面一对联极有写意,可惜现在记不起了;第二部分便是祭鳄台,就在亭子的前面,台上能容三人。当时lvkissinger高唱潮曲《一封朝奏九重天》,我也兴起,但只唱了“一封”二个字便立马收口,觉得此情此景,在此嚣声高叫对先贤大为不尊。

  Lvkissinger则抑扬顿挫地背起《益春》里的唱词来了,就是黄九公遵从官府之命要把五娘许配给林大时五娘唱道:“官府糊涂强匹配,儿誓死不进林家门庭。爹爹你纵似韩祠橡木亲圣教,也须念儿效那金山古松志坚贞。儿爱陈三龙湫宝塔冲霄志,不慕林大西湖渔筏荡平生。任凭那湘桥春涨浪涛急,鳄渡秋风欲我转帆也不能。爹爹你若坐看凤台时雨摧弱柳,儿情愿北阁佛灯了此生!”,真服了lvkissinger脑袋——装真多。现在亭中一卖杂食的中年男子听到我们在谈论潮州八景时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八景的原来位置,以及由于种种原因,现在一些景点不复存在了,说得极好。作为潮州人,他对潮州如此熟悉,而我作为揭阳人,别说是指出揭阳八景位置所在,就连八景的名称我都说不全,真上羞愧!

  游兴正浓,但陈三却想念起潮州的名小食——鸭母稔(不知是否这个字),其实就是大汤丸。原来陈三早就要求了,lvkissinger还专门花了半天的时间去打听那一家做得最好,陈三这么好食,难怪好好的身材不象小生胚了,他自己说现在还好:才80多公斤。车子随着lvkissinger转过了西湖旁,再上条老街,来到一家说是潮州最有名的“鸭母稔”店子,于是大家便吃了一碗凉透心脾,舒服至全身的“鸭母稔”。

  时间才到下午16:30,游兴未尽,肚子却已填饱。林宏团长说不能一下子游完,要留一些景点等下次来再欣赏。于是便挥手作别,然而lvkissinger和陆海同志却驱车送了几里路才依依离去,车子才走没多久便起风下起雨来了,我回头看看已无法搜寻到的背影,不禁暗道:冒烈日而来,谢风雨送归。

 

2003/08/08 03:55pm